我和艺术狠狠地谈了一次恋爱(小说)篇章4

没有能够如期去荷兰,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肖战打电话,出事了,我怀孕了。你说什么,是真的!不可能,你49岁,我63岁,o你说三天你就怀孕了。是真的,我快哭出来了。是别人的吧?你放屁,就是你的,我没别人!好吧,你说怎么办?我63岁喜当爹?孙子都上小学了……

我从微信上收到肖战转来的5000元,找了一个无痛人流医院。那天没有人陪着我。肖战自从接到我的电话,态度一下变得小心谨慎,也不是疏远,就是不再嘻嘻哈哈很大度的样子。一整个寒假我都躺在床上看书、休息,哪里也没有去。等等时而呆在床上时而跳下,显得很烦躁的样子。肖战除了早安和晚安几乎很少主动跟我说话。我问他在干嘛,常常很久以后才会发来两个字,冥想。

寒假过去之后开始高校职称评审,我凭借那篇两万字的论文和之前的一些课题通过了自己的高级职称晋升。那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些感慨,无非是感谢朋友们的鼓励和帮助。很晚,看到肖战的点赞和一句留言:祝贺!

暑假我拿着补发的两万多元工资,买了去荷兰的机票。谁也不知道我出国了。我把等等寄养在同事家,只说出门几天。

在上海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上,无意拿了座椅前面插袋里的art杂志。其中一篇竟然是对肖战的专访。撰稿人问他,是什么让你在2019年出现画风上的突变?肖战答,忏悔。撰稿人问,忏悔是一种自我救赎?肖战答,不仅仅是自我救赎,更是对人生的重新认识和体悟。我翻开那页印着他新作的纸张,是一个被无尽涂抹后若隐若现的狗的变形,但那双怒目圆睁的大眼睛是等等的。这是我请肖战给等等画肖像时发给他的。

在荷兰,我没有给肖战留下只言片语。整天流连于各大美术馆和博物馆,偶尔也去路边的小咖啡馆坐着,百无聊赖地望着来去的人流发呆。我已经很久不写诗了,我的诗歌像静止了一样,语言的血液壅塞在某一处。美术馆里经常有些情侣结伴而来,看累了就席地而坐,一个人靠着另一个人的肩膀休息。我注视着他们的样子,猛然想起和肖战在汉口江滩的初次见面。

荷兰国立美术馆里收藏着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1946年创作的油画小鹿。当看着幻身为小鹿的弗里达满身中箭倒在血泊中,那一瞬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写下这些诗句,发表在自己的朋友圈里:
不必唤醒那些休眠的箭
如果它们真的很痛
那我要从你的怀抱挣脱
飞向找寻不到的原野
树木哀婉着歌唱
你停一停那些画笔
从我坚强的眉心射入心脏
血因此染红你的决心
和誓言一起化为
泥土
和沉默一起
坠入深渊
…………

经过近2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乘坐的飞机徐徐降落在浦东机场。打开手机印入眼帘是好几个拍卖群发来如下消息:独立艺术家肖战罹患咽喉癌晚期,今后将不再发表作品。所有存世作品将全部无偿捐献给上苑美术馆作为馆藏。

此后,渐渐就失去了肖战的消息。有时非常想打一个电话问候一下,但转念一想,我能跟他说什么呢?他身体的转而急下,究竟跟我有没有一点关系?哪怕就是一点点的关系我都会追悔莫及。这时远在武汉的二姐打来电话,告诉我联系了磨铁出版社,那里的编辑对我和肖战联合出诗画合集的想法非常感兴趣,让我尽快过去商谈。

关于出合集的事情,也是在一次的闲聊中,我主动提出的。肖战说,要做就做做精美,做成中英文字对照的,一面画一面诗。还可以把这几年我们的摄影作品放进去,搞几个不太一样的主题。

和出版社的沟通非常顺畅,但他们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需要有肖战本人的授权才能刊登我提供的画作,我不能替代他。这是逼着我要跟他不得不再联系一次。我翻出肖战的手机号码,之前已经在心里预演了好几次我该说点什么,但每次似乎都说的不太一样和言不由衷。于是我决定别的啥也不说,就问下授权的事情。

电话打过去两次都是长久的无人接听。 两天过去,我决定放弃这件事。当我正准备给磨铁出版社的编辑写邮件的时候,肖战的手机号码突然跳将出来,一个苍老的普通话不甚标准的女声。我忽然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我还没有表达之前,那个声音平静地告诉我,肖战这周初已经去世了……

没有肖战或者他亲属的授权,这本合集就要泡汤。最终我找了一家私人印刷企业,没有要刊号自己付印了200本合集,并且给远在武汉的肖战妻子快递过去50本。

在这本叫做《给他》的合集扉页,我写道:
我爱你的呼吸,均匀地洒在耳边
入睡多么轻盈,苏醒多么沉重
我愿意睡进那些从不醒来的臂弯
岁月的冷
在时间的棉被中一层层封存
一层层碎掉
给你
我鲜活的呼吸
给你
我纷飞的诗歌

一个月后,我又收到发自武汉的快递,是那幅肖战2019年发表在art杂志上的画作。但我看到刻画着等等的眼睛根本不是怒目圆睁,是惊恐的、无助的、胆怯的。里面还有一张字体很恣意洒脱的小纸条,写着:他的遗愿。谢谢你的书。但我不会原谅你………

姨妹小敏:在吗?给你看张照片。
我:谁啊?这娘炮
姨妹小敏:肖战
我:谁?
姨妹小敏:这你也不认识啊。《陈情令》里的主演啊
我:你喜欢这个不男不女的人?
姨妹小敏:什么不男不女。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沦陷了,每天在各种平台上发他们的照片、视频。我原来不能接受同性恋的,现在接受了。他们不是同性恋,是纯爱。唉,我好像又相信爱情了。
我:纯爱?纯爱是什么?
姨妹小敏:不为权势、不为钱财、不为性,势均力敌,互相守护、惺惺相惜的灵魂伴侣。
我:你现在像个花痴
姨妹小敏:这些人都是在现实中失望,看了这么绝美的爱情都是祝福。我们磕的是爱情,100多万人,无私的爱着这两个人,为他们祝福。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六度心心小苑
8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