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艺术狠狠地谈了一次恋爱(小说)篇章3

有一次肖战跟我要照片看,说你的头长得还行,不太大,嘴唇很厚、性感。身体如何?我想了一下,说你在意淫我。他说,我在心里描摹一下你的身体。我说,怪不得很多人说画家都是流氓。肖战说,那只能说他们对美更加敏感,流氓一词外延太小了……我说你呢?他发给我一张坐在暗室里的脸谱脸,然后哈哈大笑,说吓坏你了吧。这是他们在西安的一次行为艺术,一个女老外给他画的。他说,每个人都以自己认知的方式来画一张对方的脸。我忽然问,你渴望过成功吗?渴望过,年轻的时候特别强烈。现在不了。为什么不了?小妖精你的问题不如你的诗歌有趣。

下午的阳光落下去,江堤的风就有些冷。我说我们回去吧。肖战说,好的。那我先走了。好的,他没有站起身,没有期待中的拥抱或是亲吻,更没有暴力的撕碎。我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浮灰,我说,你不一起走吗?肖战说,你先走,我看着你走。我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情走完那段长长的江堤。孩子们在尽情的嬉戏,吵闹声和渡轮的鸣笛声让人似乎忘记了痛苦这回事。

晚上肖战给我发来以下这样一段文字:你很沉默,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你的身体很小,也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以为我们的见面会是一种蓄势待发的激动和忘我,但不是。这不是你的错,我已经习惯于沉浸在你热血沸腾的诗歌里,而不是你这个人当中。某一时刻,我觉得我们极其相似,都只是喜欢对方的作品而非创作者本身。还是谢谢你。

我没有回复肖战,一天后我飞回了南通,开始写作停止了好几个月的思政论文。我在不停地找各种官方定调包括哲学定义。肖战偶尔会发一些文章和笑脸,我也仅仅出于礼貌回复一两个笑脸。元旦前一晚我的两万字论文终于收工了,我在家喝得酩酊大醉。元旦一早听到手机叮咚叮咚地响,居然是很久没有联系的肖战。他说,快告诉我你住哪里,飞机刚刚降落。啊?这是什么意思呢?什么什么意思,告诉过你,某一天也许你一抬头我就站在你的身后,忘记了?

我和肖战在我租住的小屋床上呆了足足三天,第三天两人饿得实在不行叫了外卖。他说,我们都把手机关掉,就这样忘我地呆几天。第三天叫外卖的时候,手机里噼里啪啦出现一堆留言,都是问你死哪里去了?天天发圈的人,一天不发我们都觉得你出事了……

肖战回北京的时候我告诉他,再过一个月我准备去荷兰看画展。肖战拍拍我的肩膀,帮我带句话给老梵高,就说中国有个老头向他致敬。我微笑着看着在闸机口即将离去的肖战,高大的背影,很刚毅。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撕碎的含义,他把我的心撕碎了,而我的身体还那么完整。所以我一动不动立在那里,任泪水横流。

在我快离境的前一周,我收到了肖战从北京快递过来的夔风系列5,这也是他的珍藏。他把它装饰在有机玻璃里,既淡然又霸气。我盘腿坐在地上,阳光洒在镜面上,产生了紫气升腾的幻影。音响里播放着Vincent的音乐,这也是肖战喜欢的音乐。他说,小妖精,别总是听没有歌词的交响乐,听点别的吧。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六度心心小苑
8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