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军旅作家诗人汪孔周新作


《回家》
汪孔周
离开家乡40多年了,可我总想着回家。“回家"二字对我来说太沉重了,可常常挂在嘴上,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可我的家究竟在哪里?
多少次了,我坐车回到家乡,真正到了家,我的眼前却是一片茫然,明明知道父母不在了,可还要偏偏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走啊,走啊,我的心都要碎了……到了家,走近当年我和弟弟、父母曾经住的小院,门紧锁着,透过矮矮的土墙,我看到小院里杂草丛生……进了老屋,看到墙上父母的遗像,叫声“爸爸妈妈”,告诉她们,我回来了。此时觉得自己好可怜,我泪流满面,有时放声大哭。我过去是这里受疼爱的孩子,今天我变成了故乡的客人,家的客人,变成了一个孤儿。
父母在时,每次回家都是提前告诉他们,妈妈总会在村头等着我,有时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记得有个夏天,我考上了军校,报到前我从部队回家探望父母,从一个镇上下了长途汽车步行回家二十多里,给爸爸妈妈买了很多香蕉,还买了很多冰糕,下了车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在进村之前,我老远就看到妈妈在村头等我,当时我很高兴,妈妈看到我就哭了,由于天气炎热,买的冰糕也融化了……
参军前,父亲就得了糖尿病,身体消瘦,并发症很多,最后造成眼睛失明。那时我还在石家庄军校进修,父亲病重我回去看望。分别时的场景让我痛不欲生,爸爸知道我要离开他,从来没有流过泪的父亲突然在病床上哭得格外伤心,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放,出了家的大门,我还在听到父亲不停地哭喊,于是,我忍着泪水再次回到了父亲身边安慰他。由于假期已到,当天,我还是回部队了,母亲送了我很远很远,说家里有她呢,让我安心在部队工作,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和父亲的永別。
母亲去世已经三年多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是致命的,好多个日日夜夜我像得了大病一样。时至今日,我总觉得她还活着,还在天天关心着我。和母亲最后的一面也是撕心裂肺的。当时她住在弟弟家养病,我最后离开她那一刻,妈妈依然拉住我的手不愿松开,不时她喊着我的小名……
父母走后,我还是每年都要回家看看,可回到家不知到何处去,不知住在哪里?
有时候,我独自在父母住过的老屋前后徘徊不定……
想哭哭不出声,想叫叫不岀声,心里的苦啊一言难尽。
有几次朋友从县城开车送我回家看看,到了村头,我怕乡亲们看见我回去,就打开车窗,朝老屋的方向看上几分钟,然后再到父母的墓地远远地鞠上几个躬,告诉他们我又回来了,一次、两次、每次我都这样。
多少次我梦见父母,他们在我的梦里还活着,那种温暖和幸福……我会在含泪带笑中醒来。醒来的我会马上闭上眼睛想让梦继继做下去,可留给我的多是痛苦和忧伤。
多少次我就写诗:《妈妈,今晚我想回家》、《妈妈,您究竟在哪》、《母亲的小院》、《忆父亲》、《梦中那座山》……
父母不在了,家也不是我的家了。
这里成了我永远的回忆,也是我永远乡愁。
在举办怀念父母的诗歌朗诵会上,我的泪水总是不停地流淌。
思悠悠
念悠悠
冷月恰似钩
锁心扉
困作囚
谁解万般愁
……本条信息由中华优秀文化传播郭越月女士宣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名人文化苑
5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