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与蒋介石合演双簧,把汪精卫拉下水

谶曰


惧则生戒,无远勿届;
水边有女,对日自拜

 

颂曰


觊觎神器终无用,
系翼小心有臣众。
转危为安见节义,
未必河山自我送。



《推背图》真能准确预言唐朝以后中国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大事吗?“水边有女,对日自拜”,与“精卫填海”的故事有关,“未必河山自我送”,说的正是汪精卫。


蒋介石这个魔子魔孙是中华民族迄今为止最大的汉奸,写这篇文章,倒不是要为汪精卫的所谓汉奸身份洗白,而是要尽可能还原那段历史真相,彻底揭露蒋介石那张邪恶、卑鄙、丑陋的魔鬼嘴脸。


为了看清楚那段历史,须要把相关背景给交代清楚。


资本主义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形态,它的内核是一个野心家、阴谋家集团。资本主义工商业兴起于欧洲,消灭了封建制度,收买欧洲的王室,瓦解原有的贵族阶层,扶植基督新教打击罗马天主教会,其实是在欧洲大地发生了一次“政变”,秘密夺取了权力。英国、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强国,别看它们耀武扬威抢占殖民地,侵略亚非拉各国,其实它们是最早一批失去国家主权的,只是幕后的的侵略者推在前台的马前卒,为那个阴谋家集团裁剪嫁妆。


资本势力的扩充,就像病毒繁殖一样。耶稣曾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为善”。又说:“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一定不要把明治维新后的日本看做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它只是“帝国主义”侵略亚洲大陆的一个“马前卒”。当“帝国主义”把黑手伸向亚洲,那个统治模式像病毒一样再复制一遍,所以“拣选”了日本作为亚洲版的“英国”,“英日同盟”就是这么来的。


通俗一点说,在国际格局的演变中,日本好比是一个四肢发达、精神却被深度操控的野蛮人,只是一颗被摆布的棋子,而不是主动参与的棋手,它被阴谋家集团打造成侵略亚洲大陆的战争机器,甲午海战、日俄战争、侵华战争,背后体现的都是阴谋家集团的意志。


一般把日本遭受西方侵略的历史,追溯到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以炮舰威逼日本打开国门。其实,像病毒一样的秘密渗透比武装侵略更可怕,更难以抵御。16世纪初,欧洲海盗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了菲律宾、马来西亚与印尼,荷兰侵占台湾,那时的日本当然与大明王朝没法相比,可是勉强也算一个“大国”,虽然没有被欧洲海盗殖民,但决不可能独善其身。1592年—1598年爆发了万历朝鲜战争,丰臣秀吉(被秘密收买)派遣日本军队侵略朝鲜,体现的正是欧洲海盗的意志,目标直指大明王朝。


拨开迷雾,透过伪装,识别出真正的侵略者,找出那个“动力源”,才能读懂中国乃至世界近现代史。


两次世界大战,都是那个阴谋家集团发动的。阴谋家集团策划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要目的是重创德国这个叛逆,让欧洲国家自相残杀,顺便消灭各国的反叛势力。一战后,它把统治中心从英伦三岛迁移到美国大陆,统治世界的方式也改造升级了。阴谋家集团之所以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是它对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失去了控制,通过“托派”分子渗透的办法想夺取苏联政权,却遭遇到斯大林的血腥清洗,只好通过扶植德国法西斯来以武力消灭苏联。其次,日本从20年代开始自下而上发动“昭和维新”,目标指向政界元老和大财阀等买办阶层,日本国内局势有失控的危险。阴谋家集团想输毒于外,把日本国内阶级矛盾转化为中日之间的民族矛盾,通过中日之间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战争来重创日本,从而消灭觉醒了的政治派系,再重新加强对日本的渗透与操控。


孙中山死后,国民党内论资历,应该推举汪精卫或胡汉民为接班人,根本轮不到蒋介石这个后辈。为什么蒋介石迅速登上权力的顶峰?原因很简单,因为幕后操盘者“拣选”了蒋介石。蒋介石,中苏两国的托派分子,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背后是同一个“主人”。


蒋介石从保定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被公费派遣到日本留学,它那时就作为“棋子”受到定向培养了。20年代初,蒋介石在上海“为革命炒股”,先赚后赔,欠下一屁股债,到了穷途末路,金融大买办虞洽卿伸出援手,帮助蒋介石摆脱困境。须注意,这是幕后操盘者设下圈套,钓蒋介石这条大鱼。蒋介石被正式拉上了贼船,秘密纳了投名状,从此,死心塌地为黑社会集团“打工”了。


1922年陈炯明炮轰元帅府,蒋介石在永丰舰上护卫孙中山不离不弃,陈炯明发动叛变,很可能就是在演一场大戏(孙中山始终是一副白手套,他应该被蒙在鼓里,陈炯明与蒋介石知晓内情,它俩是按照给定的剧本演对手戏),事后还出了一本《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为蒋介石积累从政资本,为它以后暂露头角创造条件。


几年后蒋介石当上黄埔军校校长,培养“私家军”,表面上是取得孙中山的信任和器重,其实幕后有更深的背景,既有黑手操盘,还有众多棋子们在秘密抬轿子。


孙中山24年底受邀北上,25年春死在北京协和医院,其死十分可疑。幕后操盘者抛弃孙中山这幅白手套,秘密策划围绕蒋介石为中心来重新打造国民党了。


1925年廖仲恺被刺杀,操盘者把祸水引向胡汉民、许崇智,赶跑了国民党中央一个元老,挤走了一个顶头上司,蒋介石不仅掌握军权,还开始染指党权,正式进入国民党权力中枢。


1926年再通过策划“中山舰事件”与“整理党务案”,打击共产党的势力。汪精卫觉得蒋介石胆大妄为,超越了权限,要法办蒋介石。谁知无论是中共的陈独秀,还是苏联顾问,以及国民党的右派,都为蒋介石打圆场。一向清高的汪精卫气愤不过,出走法国,于是蒋介石攫取了党务与军队两个系统更大的权力。汪精卫出国没几个月,广州政府出师北伐,蒋介石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抢了头功。


北伐军才打到长江流域,蒋介石叛变国民大革命,调转枪口,发动“四一二政变”,屠杀共产党员与革命群众。北伐胜利后,国民党内的一批元老被架空,蒋介石最终登上了最高权力宝座。


蒋介石、日本军国主义者都是那个阴谋家集团收买的棋子,它们在秘密执行幕后“主人”下达的命令。蒋介石是中华民族迄今为止最大的叛国贼,但它不是向日本俯首称臣,而是向那个阴谋家集团纳了投名状。蒋介石与日本只是狼狈为奸、相互勾结的关系。当然,那个黑暗网络的权力体系等级森严,蒋介石与日本军阀应该有上下级的关系。蒋介石1927年以私人名义东渡日本向宋家求婚,其实是再次向那个阴谋家集团宣誓效忠。在日本逗留的那段时间,蒋介石还与日本政界高官秘密会晤。

 

蒋介石政权想通过发动联合抗战削弱中共这一支“异己”的政治力量,然后再把中共给同化了,这正是法家的那套阴谋,所谓“忧在内者,攻强”。托派分子王明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正是要配合蒋介石的统战,幸好被毛泽东识破。


阴谋诡计最怕见光,蒋介石心中藏着魔鬼,它勾结日本侵略者把中华民族推入战争的深渊。蒋介石做贼心虚,它为了伪装自己,从正、反两面耍阴谋诡计。


济南惨案与九一八事变,蒋介石对日本奉行不抵抗政策,卢沟桥事变后,它努力把自己塑造成抗战的领袖,在庐山发表抗战宣言,宣称:“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面对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内阁发表 “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声明,蒋介石把自己打扮成抗战英雄,装作决一死战、绝不屈服的样子,以欺世盗名。


另一方面,它把黑手伸向汪精卫,想把汪精卫拖下水,塑造成向日本卑躬屈膝的大汉奸,找到一个“替死鬼”来承担叛国罪行,才好把蒋介石伪装成长期坚持抗战的民族英雄,以汪精卫的卖国求荣来映衬蒋介石的“坚贞不屈”。


日本与蒋介石是同一只“黑手”操控的两个木偶,近卫文麿内阁发表三次侵华声明,就是要促使重庆政府发生分化,为引诱汪精卫从重庆出走创造条件。日本与蒋介石集团合唱双簧,抹黑汪精卫,就是帮助蒋介石来洗白。


在中国这一边,具体实施蒋介石这一阴谋的是高宗武、陶希圣这两个魔子魔孙。


说高宗武是双面间谍甚至多面间谍,完全是在有意混淆视听。几乎所有国家的情报部门,殊途同归,都掌控在那个阴谋家集团手中。蒋介石与日本军阀,都是被操控的木偶,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高宗武效忠蒋介石,还是秘密服务于日本,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唯有汪精卫是个“素人”,高宗武假装效忠汪精卫,直接把汪精卫拉下水。


周敦颐说:“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渗透在中共党内的托派分子曾希圣,上世纪50年代主政安徽,欺上瞒下,造成了大饥荒,饿死很多人。国民党的陶希圣,与托派分子曾希圣,都向魔鬼纳了投名状,竟然取名“希圣”,太他妈的无耻了。


1938年处,蒋介石交给高宗武一笔经费,把它派遣到香港名义上是收集日本情报。高宗武假装超越蒋介石的安排,自作主张秘密潜入日本,主动寻求与日本打开僵局的办法,受到日本陆相板垣征四郎等军部高官的接待。日本表示不以重庆国民政府为谈判对手,不承认蒋介石政权,要一直打到重庆国民政府崩溃为止。于是,高宗武向日方提出请国民党元老汪精卫出马来开启中日和平运动,并带回了板垣征四郎致汪精卫的亲笔信。


陶希圣是潜伏在汪精卫身边的棋子,高宗武假装背叛蒋介石而拥戴汪精卫,两人合伙把汪精卫引向“投日”不归路。当汪精卫1938年12月率其党羽逃离重庆,在越南河内公开发表“艳电”后,遭到全国人民的唾骂。日本答应的条件变卦了,蒋介石派特务去刺杀,汪精卫此时已经登上贼船,走不了回头路了。高宗武、陶希圣见已经完成任务,假装幡然醒悟,背叛汪精卫,把“汪日密约”向媒体曝光,汪精卫“大汉奸”的脸谱算是最终定型了。


高宗武完成任务后,必然受到阴谋家集团的奖励,从此告别政治,改名换姓,远遁美国享清福去了,实则被秘密保护起来。陶希圣也得到蒋介石集团的重用,还为蒋介石起草《中国之命运》,49年追随蒋介石逃到台湾。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