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发拉底大河的河水干涸了”,正在应验,美元霸权即将崩盘

最近国际上发生了几件大事:中国举办70周年庆典,国家元首11日-13日访问印度、尼泊尔,土耳其与叙利亚合演双簧,收编库尔德武装,清剿IS恐怖分子;中美经贸磋商11日达成实质性第一阶段协议;普京14日起先后访问沙特、阿联酋。


中美经贸谈判,不仅仅是谈两国贸易平衡问题,诚如特朗普所言:“中美两国将达成一个‘伟大的协议’,其意义将超越关税问题本身”。中美经贸谈判,也不仅仅关乎中美两国利益。中方反复强调,“处理好中美关系,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外交部发言人今天确认中美已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并指出这份经贸协议,“对中国、美国和世界都有利,对经贸与和平也都有利”。可见,应该站在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繁荣这个战略高度来认识中美两国展开的所谓经贸谈判。


一定要认识到,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实是世界正义力量在发动一场革故鼎新的“世界革命”。美国霸权主义这个躯壳,与金融黑帮赖以寄生的美元霸权这个内核,本来是合二为一的。正义联盟既要颠覆旧世界秩序,又要降低“世界革命”带来的震荡,保持世界政治、经济的稳定性与连续性,必须把美国从贼船上给拉下来。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正当世界正义联盟与金融黑帮集团进行短兵相接、激烈鏖战时,一旦美国洗心革面,主动配合实施战略收缩,等于在金融黑帮的背后开了一枪,美元霸权就要崩溃了。


美国负责从内部破坏一个旧世界(破旧),中国致力于面向全球开创一个新时代(立新),这才是中美经贸谈判的真相。“破旧”与“立新”必须实现无缝衔接,就像一架连续航行的飞机,在关闭一个旧引擎之前,另一个备份引擎必须打开。


为什么中美经贸谈判效率这么低下?有时向前进一步,有时却退两步?因为它是中美两个大国对话的平台,经贸谈判的内容与国际时局的演变息息相关。中美两国谈判一直负重前行,除了金融黑帮集团通过各种手段围堵特朗普政府不得跳船以外(如3月“通俄”调查结案,制造“埃航空难”围剿特朗普提名的防长沙纳汉),特朗普还念念不忘“让美国重新伟大”,如果给美国的“拆迁补助款”达不到标准,人家特朗普精打细算,不愿意“起义”以配合世界正义联盟摧毁美元霸权。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选择10月9日这一天对土叙边境库尔德武装发动攻击,中美经贸团队10日在华盛顿展开新一轮磋商,这一前一后时间也太紧凑了,让人们不免产生丰富的联想。


要看到这一打一谈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埃尔多安10月6日与特朗普通电话,特朗普表态“不支持、不参与”,如他真能控制住美国驻叙利亚军队,并从叙利亚北部撤军,这也成为谈判中美方向中国要价的筹码。


中美经贸谈判还没结束,特朗普11日上午就急不可耐通过推特宣布“有好事、大事将会发生,大家可以放心了”。中美谈判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据说中国以后每年要从美国采购四五百亿美元的农产品,特朗普心潮澎湃,又在推特上发文:“到目前为止,我跟中国刚刚达成的协议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对我们伟大的爱国农民最好和最大宗的协议,事实上,问题是能否能生产这么多的农产品?我们的农民将要解决这个问题,感谢中国!”


特朗普9月24日在联大发表演讲,为什么众议长佩洛西在那一天宣布对特朗普启动弹劾调查?现在回想起来就清楚了,根本不是因为民主党拜登父子在乌克兰那点破事。相关国家利用联大会议这个平台秘密串联,把下一阶段的行动路线图给规划好了,金融黑帮布下的耳目侦察到特朗普要跳下贼船,想孤注一掷以弹劾特朗普为要挟,来挽回败局。


但特朗普跳船的决心坚如磐石,土耳其进攻库尔德武装,美军从土叙边境撤退了,为土耳其军方的行动开了绿灯,只是象征性对土耳其三名部长实施了经济制裁。特朗普在推特上为自己的收缩政策辩护:“在100%击败了IS之后,我把美军基本上都撤出了叙利亚,让叙利亚和阿萨德保护库尔德人吧,他们要为了自己的土地与土耳其作战。我对我的将军们说,我们为什么要为叙利亚和阿萨德而战,难道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敌人?不管是谁想帮助库尔德人,我都不在乎,无论是俄罗斯、中国,还是拿破仑,我希望他们都很好,我们有7000英里远呢”。又说:“有些人希望美国保护7000英里外的叙利亚边境,那里由我们的敌人阿萨德统治,我更愿意关注我们的南部边界,它与美利坚合众国毗邻,并且是美国的一部分。顺便说一下,非法移民人数在下降,隔离墙正在修建中”。


特朗普义正词严、气宇轩昂,高举“美国优先”的旗帜,宁愿花精力去修建南部隔离墙,也不愿意为金融黑帮守护“金融边疆”。黑帮集团恨得牙根痒痒,但又没办法直接反驳,只好颠倒黑白,通过欧盟、以色列这些“传声筒”污蔑特朗普政府背信弃义,抛弃了在清剿IS战斗中一起并肩作战的库尔德武装。须知,美军与库尔德武装清剿IS完全是在演戏,实则是与俄、叙、伊争抢IS的地盘,并把大批IS恐怖分子秘密保护起来。


叙利亚虽然不怎么产油,但中东石油要建陆路管道输往欧洲,必须过境叙利亚。阴谋家集团搞乱叙利亚,先扶植IS恐怖分子,后资助库尔德武装,就是想阻断从中东到欧洲的石油运输线,干扰中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


土耳其9日发起军事行动后进展顺利,库尔德武装迅速溃败。叙利亚政府表示,“决心以一切合法手段抗击土耳其侵略”,已准备好接纳“迷失的同胞”,只要“他们回到确保叙利亚领土、主权完整统一的正道上来”。土耳其、叙利亚两国在合唱双簧,俄罗斯假装到边境上进行调解,武攻加上文宣,彻底收编被金融黑帮集团操控的库尔德武装,完全消灭IS恐怖分子,已经指日可待了。要不了多久,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从中亚、中东一直贯通到欧洲,石油美元将被彻底颠覆,中国要为世界经济安装上“人民币”这台新引擎。


必须指出,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不搞封闭排他的团团伙伙小圈子。人民币作为世界经济的新引擎,行的是“王道”,不是“霸道”,“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为世界开辟一条互利共赢的康庄大道。以后世界金融行业完全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再也不会有尔虞我诈、巧取豪夺了。


黑帮集团感觉到危机正在逼近,不仅通过启动弹劾程序企图逼迫特朗普就范,还通过NBA几张脏口发表涉港言论,从言语上来激怒中国人,说白了,就是碰瓷。那个不可一世的黑社会集团,沦落到靠打口水仗来刷存在感,靠阿Q“精神胜利法”来享受虚幻的胜利,离彻底完蛋,大概为时不远了。NBA不仅是一个体育联盟或一个商业集团,一定看要明白,NBA的额头上打上了金融黑帮集团的烙印。明知道发表涉港言论在经济上会遭受巨大损失,但黑社会集团眼看着要垮台,进退失据,根本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金融黑帮燃放了一个二踢脚,选择火箭俱乐部经理先打前阵,然后以NBA总裁做背书,可谓用心险恶。大部分中国球迷都因为姚明在火箭队打球而被NBA俘获的,但是涉及到国家尊严,球迷首先想到自己是炎黄子孙,是不会丝毫含糊的,阴谋家集团太低估了中国人的爱国情怀。


伊拉克总理9月下旬访华,回国后立即做了两件事,得罪了金融黑帮:一是把金融黑帮的棋子,伊拉克反恐部队负责人萨伊迪给免职了;一是打开了伊拉克、叙利亚边境上的战略要点——阿布凯马勒。伊拉克国内有百万民众上街游行了,不用怀疑,与香港骚乱一样,伊拉克参加游行示威的民众被“黑金”收买了。


2018年4月,国家元首邀请印度总理莫迪访问武汉,“两国领导人围绕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行战略沟通,并就中印关系未来发展的全局性、长期性、战略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但国家元首那次在莫迪心中播下的种子,猜想不是被飞鸟吃了,就是被荆棘给挤住了,没有生根发芽。何以见得?继17年夏天印度单方面挑起洞朗事件后,今年夏天印度又挑起克什米尔争端,名义上是针对巴基斯坦,实则是要给中国在南亚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制造障碍。这次国家元首赴印度与莫迪举行会晤,形势逼人,大势所趋,相信莫迪这次心明眼亮、心悦诚服,选择彻底站队了。





俄罗斯总统普京14日对沙特阿拉伯展开了国事访问,两国在贸易、投资、军事技术和对外政策等方面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予以高度评价,称这次访问是“历史性事件”。整个中东地区快要被拿下了,石油美元正在走向终结,普京这次访问,就是要正式收编沙特与阿联酋,所以是“历史性事件”。



沙特国内有势力特别“念旧”,不能忘记以前享受的“富贵”,或者是接收到了金融黑帮的秘密指令,因而做出软抵抗,演奏出“跑调版”俄罗斯国歌(像燃烧时摩擦的声音)给普京欣赏。


沙特九月份石油设施遇袭,美国安装的导弹防御系统没管用,普京鼓动沙特购买俄罗斯的S—400导弹防御系统。这次普京给沙特国王带去一只鹰,蕴含着什么意思?大概要把沙特纳入俄罗斯的保护范围,解除沙特国王的后顾之忧,告诉他只要选择切割站队,就不用担心外来军事威胁了。


圣约翰在《启示录》中说:“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抽干幼发拉底河的河水,才好攻破巴比伦大城,“巴比伦大城”正是指金融黑帮赖以寄生的美元霸权,“幼发拉底河的河水就干了”,当下正在应验。“为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这条“道路”不正是中国带领一帮小伙伴们齐心协力开创的一带一路事业吗?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