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古今》——茶语古茶画(三)

茶画,兴起于唐代,是一种形象的艺术作品。
据统计,至今能查证的清代以前的茶画在120幅以上。
与茶诗词相比,茶画可以更直观地了解古代茶事活动的具体情况。
《兮·古今》——茶语古茶画系列文章将带领各位共同赏析若干具有历史价值,且极具代表性的古代茶画。
在此,我们诚挚邀请各位对书画作品有兴趣及研究的茶友、老师们与我们共同欣赏,一同学习。(“留言区”已全面开放,期待与您共同品评。)

《兮·古今》——茶语古茶画(三)

《撵茶图》是刘松年与茶事有关的画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幅,为工笔白描,描绘了磨茶、点茶、挥翰、赏画的文人雅士茶会场景。画面中生动的体现了宋代文人小型雅集品茗观书作画的生活场景。(《撵茶图》,绢本设色,纵44.2cm,横61.9cm,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画者介绍:
刘松年(约1155-1218),南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的宫廷画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因居于清波门,故有刘清波之号。清波门又有一名为“暗门”,所以外号“暗门刘”。
宋孝宗淳熙年间,其初入为御前画院学生。宋光宗绍熙年间,为画院待诏。宋宁宗时因进献《耕织图》,得到奖赏,赐予金带。画学李唐,笔精墨妙。山水画风格继承董源、巨然,清丽严谨,着色妍丽典雅。常画西湖,多写茂林修竹、山明水秀之西湖胜景。题材多园林小景,人称“小景山水”。兼精人物,所画人物神情生动,衣褶清劲,精妙入微。后人把他与李唐、马远、夏圭合称为“南宋四大家”。
刘松年画作题材不拘,涉及社会生活诸多方面,如潜含国恨家仇的《便桥图》,为南宋中兴张目的《中兴四将图》,著名的山水画《四景山水图》,而于当时流行的宗教画,亦有多幅《罗汉图》传世,对于李唐以来流行的风俗画也不遑多让。
由于遍及宋代社会各阶层的饮茶风习相应,绘有多幅茶画,既为美术社会生活茶文化史留下丰富生动的材料,并且在当时及后世即成为画家们反复描摹的范本。研究刘松年的茶画与相关画作,可以目睹宋代茶文化生活的鲜活的历史场面,为今人提供观览与借鉴。其存世茶画尚有《茗园赌市图》《斗茶图》等。

文人雅集,大致始自魏晋时代。三国时期以曹氏父子为中心的“邺下集会”诗酒酬唱,首开文人雅集之先河,而王羲之在晋穆帝永和九年(353年)三月三日,与孙绰、支遁、谢安、王徽之等40多位名士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上巳修禊聚会,则是一次标志性的雅集,诗人墨客们于兰亭曲水流觞,饮酒起兴,创作诗文书法。自此,文人们雅集并从事多种文化活动,形成为一种新的文人生活风气。
茶会、茶宴的出现,大抵与唐代的宴饮会食之风习制度、文人游历之风、蕃镇使府文职僚佐征辟制度,以及寺庙住留文人士子的习惯相关。自唐太宗时的“廊下食”开始,唐代形成了以堂食为代表的公厨会食的制度。自中宗李显神龙年间(705-707)开始,在关试之后为新及第的进士在曲江畔杏园举行盛大的庆祝宴会关宴,又称杏园宴或曲江大宴,成为唐代一件很重要的风雅韵事。唐代宴会繁多,有皇帝赐宴、各种节日宴会、人生礼仪宴会、赏玩游乐宴会、家宴及各种迎送宴会等。公私宴饮之风的盛行,使得文人之间的雅集聚饮,日益增多,成为习常。
至唐中期,一般筵宴当以酒饮为多,然而茶文化的兴盛,使得以茶为题为载体的聚饮,也逐渐加多。渐渐地形成为茶宴、茶会——即以茶为主题的雅集——这样一种新的文化现象。从现有资料来看,代宗大历中后期茶宴初兴,主要可从文人的诗文中得见。如鲍防等50多位诗人在浙东雅集创作联句(又称联唱)诗,以颜真卿为首的浙东雅集联唱,“大历十才子”在洛阳结社唱和。在诗、酒、书法之外,茶也多次入集入唱。
现今可见最早明确题为“茶宴”的聚会,是大历年间鲍防、严维、吕渭(734-800)等人在越州云门寺举行的两次茶宴,并有联句诗传世,其一为《松花坛茶宴联句》,其二为《云门寺小溪茶宴,怀院中诸公》。而从颜真卿、陆士修、张荐、李㟧、崔万、皎然诸人的《五言月夜啜茶联句》则可以明确看到浙西文人以茶为题的宴饮聚会情形。
以茶宴集渐多,甚至出现“上巳禊饮之日”,以茶代酒的情形。如活跃在德宗至宪宗时代的诗人吕温(774-813)曾写有《三月三日茶宴序》文:“三月三日,上已禊饮之日也,诸子议以茶酌而代焉。……乃命酌香沫,浮素杯,殷凝琥珀之色,不令人醉,微觉清思,虽五云仙浆,无复加也。座右才子:南阳邹子、髙阳许侯与二三子,顷为尘外之赏,而曷不言诗矣。”三月三日上已禊饮,原皆用酒,吕氏代以“茶酌”而行茶宴,感受了一次“尘外之赏”的体验。
至宋代,文人们相聚林下,抚琴读画,啜茗观书,焚香赏石,侍花插花,诸般闲雅生活形式,无一不具,且无不不推至生活艺术的顶峰。宋人绘画,对于文人雅集的新形式与内容都有形象的反映。刘松年《撵茶图》,是宋人茶雅集生活的典型之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松年《撵茶图》得到了海峡两岸多位研究者的重视。台湾学者李霖灿、梁丽祝先后在《故宫文物月刊》第23、29期发表《刘松年的撵茶图和醉僧图》《撵茶图人物续论——钱起、怀素和戴叔伦》,认为“《撵茶图》的内容在于翰墨而不在于茶事,因而其命名从根本上是错了,应该更名为《高僧染翰图》或者《高僧挥毫图》。”并且挥毫之高僧为僧怀素,另二人则分别为钱起和戴叔伦。
大陆学者王元军在其《也论〈撵茶图〉中的人物及其他》文中,除了不赞同前二人所论图中人物所确切描绘的是唐代怀素诸人之外,最终还是肯定了应将此画改名之论:“将《撵茶图》更名为《高僧挥翰图》就已经足够了。”



从《撵茶图》画面来看,其中茶事部分的内容,与文人聚会的部分相比,占据了同样重要的比重。画面右侧长桌边一位僧人正在兴笔挥毫,他的正、侧对面坐着两位文士,其中一位双手展卷却并不看卷,而是都凝神看着僧人的作书作画。画面左部俩人正专心忙于茶事,所用器具与茶事流程,是典型的点茶法与相应器用。下部一人跨坐在长方形矮几(或长条凳)上,右手持石磨的转柄正在碾磨茶叶,磨好的茶末正喷薄而出,磨边叠放着一只茶匙与一尾棕帚。另一人站立在一张方桌边,左手持一茶碗,右手执汤瓶正往茶碗中注汤。方桌上放置着多种茶具:一叠盏托,平堆着一摞茶碗,两只末茶贮茶盒,一只盖罐(或曰盖碗),一只盛水水盆,还有一支水杓搁在水盆里,一只竹茶筅,以及一叠其他用具。桌前侧下部的横档上挂着一方茶巾。桌前地上的小方几上座着一只正在烧水的茶炉,炉上烧着的,是带盖、带流、带提梁型执手的水铫式煮水器。执瓶注汤侍者的右后侧,镂空雕花的器座中,安陈着一只大型的贮水瓮,瓮口盖着一个卷边的荷叶形器盖。

《撵茶图》茶事部分较全面地描摹了宋代点茶茶艺从碾茶、煮水到注汤、点茶的点试过程,以及所用的大部分茶具,是宋代点茶法清晰的图像展示。而这样一幅文人雅集与茶事并重的图画,舍文而以茶为题,表明作者敏锐地把握住了茶与文人生活内在共通的一个“雅”字。以茶集指称雅集,以备茶指称文会,这是唐五代以来茶宴茶集之风的延续。
(上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素白语茶
3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