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益峰:仰天狮子——罗经石上的小地

文/陈益峰

罗经吸石有真穴,仰天狮子惟刚烈,

谁人插到此穴位,代代将军威名显。

这个断语,有人说是杨公亲口说的。传说罗经石,是地理仙师杨救贫,从福建赶来江西省兴国县的三僚村,把守水口的。这当然是传说,不合自然法则的,杨公也是人,不是神。但是关于罗经石的断语,是不是杨筠松仙师,亲口留下来的,还需要讨论。

仰天狮子,罗经石上的小地

1、罗经石和金盘玉印

当年杨筠松和徒弟曾文辿看见此山时,曾文辿认为是金盘玉印,是把黄土嵊看作金盘,把罗经石看作一方玉雕官印。杨筠松则把黄土嵊看作罗盘,把罗经石看作了磁针,断定这里是个世代传承其堪舆术的宝地,于是他携弟子隐居于此。

曾文辿认为,罗经石是金盘玉印

罗经石,是一座四面悬崖的孤峰,又名独寨子、独石岩。位于三僚盆地的东部边沿,由北向南走向,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200多米。海拔387.3米。山上土质较少,大部分为裸露的石灰岩,树木很少,山上山下有不少坟墓,东、南、西三面陡峭,北坡有小径通往山顶,山顶尚存古代山寨寨墙残迹,山顶平坦。

正面看罗经石,为金镂马鞍

罗经石的形象很独特,从四个方向观望,是四个形态,东边望为玉兔望月,西边看为仰天狮形,南边看为金镂马鞍,北边看为牛牯下山。

侧面看罗经石,为仰天狮子,穴位在狮子的鼻子上

2、仰天狮子

罗经石的后龙,发自三僚盆地南侧的高峰,祖山形似凤凰山,凤凰头中间出一宽乳,一路跌到山脚底,再次起大顶,成一高一低两座金星,后低前高,形似狮子坐在地上,屁股高头高高昂起,喝形:仰天狮子。

仰天狮子俯瞰

最后一颗金星开口结穴,阴来阳受,阴阳转换,穴前吐出一大块平地,穴位在狮子的鼻子上。穴前溪水左水倒右,朝山上,一块块的猪肉挂在山梁上。狮子食物充足,水源充足,身体健康,威猛雄健,近看倒是像发坟,貌似为真龙真穴的大宝地。

近看,穴在狮子鼻子上

墓碑近看

站在狮子屁股,看狮子的颈部和头,穴位就在狮子头前的鼻子上

朝山下的一块块猪肉砂

3、后龙毫无剥换,煞气重重

退卸剥换粗者秀,凶星变吉气,

老龙抽出嫩枝柯,跌断不嫌多。

穴情倒是合法,但是后龙太差,龙从高出下来,毫无生气,毫无剥换之意,注定就是一块小地。真龙行脉,必多顿伏,断而又连,连而又断,形断而势不断,山不连而气相连。

站在狮子屁股,正看后龙下脉,宽大蠢笨,毫无生气

侧看仰天狮子的后龙,剥换不好

一剥一换大生小,从大剥小最奇异。

剥小如人换好裳,如蝉退壳蚕退筐。

龙不剥换,龙脉就不显贵,剥换越多,龙脉越好。因此寻龙点穴的关键之一,就是能够识得龙脉剥换变化。

三僚村的多数后龙都有问题,后龙过于直硬,下脉过于陡峻,剥换不够。三僚村的地理要实事求是的看,并不是像网上吹嘘的那么好,那么神奇,三僚村居住的村民,多是普通百姓,经济条件平平,作为并不大,三僚村的经济状况,与内陆一般村子没有太大差别,仅仅是杨公有历史联系,而有一定的文化意义。杨公和廖公、曾公等,后来点的大地,多数在江西于都、兴国等其他地方,三僚村的地形,未有大地出现。

站在狮子屁股,细看后龙下脉

站在狮子头左侧,鸟瞰三僚村和御屏峰

站在狮子头右侧,鸟瞰三僚盆地的总水口


4、后人小贵、略发

早闻罗经石的大名,笔者当时和湖北徒弟邓习红先生登上罗经石,虽然现在修了路可以上去,但是一路怪石乱岗,陡峻脉急,龙脉煞气极重,没有脱换干净。仰天狮子鼻子前的正穴上有一个老坟,为解放后五十年代下葬,周围的村民说,人丁七八个,后人出过一个很小的官,乡里的副乡长,仅此而已。

此地即使得到小的富贵不会太长,穴星虽然端正,但是后面星峰太低,越来越低,后龙越来越差,顶多富贵一两代而已。


5、罗经石奇遇

笔者常年痴迷地理技术,一直听说罗经石的大名,我们在罗经石有一段小的奇遇。我与邓习红、占文祥(邓习红与其半师半友)三人,上到罗经石查看地形,那天一直都是阴天,四处雾蒙蒙的。

在山顶上,想起罗经石朝南的,邓习红拿出罗盘试试,对着罗经石测向,我站在身后看罗盘。罗盘刚刚拿出来,突然太阳就出来了,天下大明,阳光直射罗盘。邓习红本是无神论者,也觉得很意外,赶忙念叨了几句:祖师爷,请赐予我力量。

我们二人在杨公祠求签,签文均提到,将会天下大明,一片光辉,最后在罗经石上应了。执着地追求地理,常常还是有一些执着的外应。

站在狮子屁股右侧,鸟瞰三僚盆地和外局水口

我摇得山天大蓄卦。签文说:

大畜者聚也。

笃实光辉蕴畜奇,何须家食效蚩蚩;

天生才子须大用,涉险偏能透天衢。

邓习红得晋卦,签文如下:

晋者进也

日出扶桑天下明,三接应为王家宾;

策马乘牛君得意,谈笑功名自有成。

大地时常有感应,前天,笔者前往河北涿州西面的大山看地,得到一块宝地,喝形大象戏水,后龙形如大象,穴结象鼻眼的位置,穴前湖水连天。下午驱车回家,半路上,暴雨如注,冰雹像蚕豆一样大, 我开的越野车感觉要被风吹起来。这是我来北京十四年,遇到最大的雨。

全文结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