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 | 最具幸福感的朝代!

历史上,似乎没有哪个朝代比宋朝的幸福感更强了。宋人似乎更懂生活,更懂美,而他们收获幸福感的方式,也十分简单



春日案头上的一枝芍药,夏日消暑时的一方软枕,出游时的一把折叠交椅,读书闲居时的一炉篆香,这些简单容易的小细节,就是宋人对生活,最至深的爱与尊重,所以 他们的生活看起来,总是简简单单,自在又惬意。



插花的快乐


恐怕再也没有一个朝代的人们,比宋朝人更爱花了。春天,不管是大家女子的闺阁、士大夫的书房、富家人的庭院,还是路边简陋的小店、出家人的禅房、隐者的案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在花瓶中插上几枝最当季的花,把自己的小空间装点得意趣盎然。



宋代之前虽然也有插花,但一般只流行于宫廷与贵族家庭,或是佛堂供花。到了宋代,插花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生活时尚,深入到寻常百姓之家。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说:“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大抵洛人家家有花。”


出游的快乐


《春游晚归图》描绘了一幅宋朝士大夫春日出游晚归的场景。从画中可以看到,随行的侍从里,有一位扛了一把折叠交椅在肩。仔细看交椅的椅背上,置有一个荷叶形的托首。


《挥麈录》中记过一个与它有关的故事。清早五鼓,官员们等待上朝,这时临安知府梁仲谟看到一些官员在交椅上打瞌睡,姿态十分可笑。正好有人向他推荐了一种交椅,“木为荷叶,且以一柄插于靠背之后,可以仰首而寝”,于是梁仲谟为这些官员们都置办了一把,后来它就很流行了,但留存的实物非常罕见。


“宅”在床上的快乐



一直都觉得宋人过着宋瓷一样精致素雅的生活。一只香炉、一包蜡烛、一方床榻、一扇屏风,便足以应对世俗的烦忧。



在《槐荫消夏图》中,正在甜睡的文人,脑后枕的是一个软枕。由于出土的宋代瓷枕比较多见,以致很多人都误以为宋人用的都是硬枕,而且产生了疑问:硬邦邦的枕头,能舒服吗?这里只能说,宋人最懂生活了。他们只是在炎热的夏天用瓷枕,更清爽凉快。



这个架子叫凭几,但宋人习惯地称它为“懒架儿”,一个“懒”字道尽了宋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对宋代文人来说,身处名利场,即便俗务缠身,也要在夏日的树荫下,置一方榻,焚一炉香,头枕软囊,脚搭懒架儿,享受真正的生活。



读书画画、品茶抚琴、焚香点茶、簪花出游。这些都是贯穿宋朝人生活的调味剂,蒋勋曾经说宋人的生活是一千年前的示范,今天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是否比宋朝人还懂得生活的意义?时至今日,当我们被互联网信息流裹挟时,不妨试着放下手中的忙碌,像宋人一样慢下来,因为幸福不在遥远的地方,它就在当下。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和香传习馆
2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