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易,格物悦己!【忍】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 | 來自網絡

格物,是一种生活态度。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

越来越多人开始装点居室

无论是书画,器物,珍玩

还是草木,池鱼,景观

有人是一间书房,卧室

有人是一个案头、茶室

空间内外,有大有小

大的可以是一方庭院

小的可以是一个阳台

有空间就有物质

那些物质的选择

便是一个人心性的体现

或是朴雅,淡雅,优雅

或是清丽,艳丽,明丽

所有器物的选择与搭配

都是一个人心性的呈现

它跟一个人的修养与审美有关

格物悦己,心生欢喜

它是一种生活态度



▲摄影 顽玩


关于格物致知的阐述,在王阳明之后,已经有很多的阐述,不管是以物观物,以物观人,还是以物观天地,在古人修齐治平的人生格言中,格物致知已经是一种普遍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文人常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等抱负,是中华文化得以源远流长的根本,而对于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来说,先悦己而才能悦人,甚至取悦往圣,取悦我们骨子里的文化,格物悦己,是一种生活态度,它让看似普通的生活,变得明媚如许,因为生活的背后,是格物致知的文化依托,生活有底色,才会有喜悦。



丰子恺先生以“人生三层楼”之喻

表明了对生命境界的理解

他把人生境界比作三层楼:

第一层物质生活;

第二层精神生活;

第三层灵魂生活。

而格物致知

对于我们的生活来说

也有三层境界:

第一,以物观物,可以安身,

第二,以物观人,可以安心,

第三,以物观天地,可以安神。



生活不是一场流浪,该心有所安。中国人的诗情,大概从《诗经》开始,便已经养成了,那些重章叠句,是最真情的流露,无论是劳作,出征,还是祭祀,祈祝,人们将这些“思无邪”的歌谣,辑录成章,谓之曰“风雅颂”,浸润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这是中国最早的浪漫与诗情,诗经中所颂草木,便是先人最纯真的选择。

 

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梅兰竹菊,松柏长青,那些几千年前的草木,最开始只是普通的尘芥,因为先人的吟唱,它们变得与众不同。至今我们在生活中,在庭院,园林,茶室,书房之中,便选择这些人间草木,装饰着自己的空间,那是一份寄托,更是对自己的一份关怀。




中国人是有自己的审美情趣的,这些情趣,在文人世界里,还保留着最初的那份记忆,我们可以从一切未受沾染的古书画中可以看出。书房中该有书,可以是往圣经典,可以是稗官野史;茶室中该有茶,可以是风炉蒲扇,可以是茶碾道具;案头上该有物,可以是篆刻闲章,可以是笔墨纸砚。一切的器物,都是以合适自然为主,合适了就对了,对了就可以悦己,而三两朋友来时,便可于雅室中谈笑清言。


 

这些情趣,在中国曾有三次,形成了至今人还在模仿追随的高潮。第一次是宋代,以帝王为首的审美情趣,影响了一大帮文人;第二次是晚明,以文人为首的审美情致,成为了当代人的生活指南,第三次是民国,以精英为首的审美情调,延续了前人的精致风雅。在前人的生活中,茶烟瓶炉,琴棋书画,珍器雅玩,一样不能少,有物,方可安心。



庄子说:“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我们生活中不断地与物发生关系。无论是山泉清溪,有人行旅;无论是草木花卉,有人清供。茶是喝的,书是看的,诗是诵的,画是游的,器是造的,物是观的,所有的这些,构成了中国人的审美和哲学,也正是所有的这些,不断的丰富着我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今天我们还在吟诵着那些唐诗宋词,还在欣赏着青绿山水,宋元笔墨,这些艺术中,有不少是先人观物所得,他们为我们一个广阔的天地,安放着我们的心神。生活之中有着这些艺术的滋养,心境不复荒芜,甚至还有一丝身入华夏的窃喜。


▲北宋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局部


格物,是一种生活趣味,更是一种生活态度。春林初盛,万物初养,生命中除了安身立命的物质需求,还有安养生息的精神涵养。生命的另一层境界,是如何格物以达真知,让人生的每一个过程都闪耀着精粹之光,如春水初生般滋养自己。


生活不易,格物悦己,当心生欢喜,便胜春风十里。


文章转自谁最中国

                                      

文章来源于网络与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6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