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

纳兰容若仓央嘉措,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他们都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他们都早早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后,他们都是我们最喜欢的诗人

但是,关于他们,也有一点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大概是因为,

纳兰容若曾说: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仓央嘉措曾说:

在那东方的山顶,

升起洁白的月亮,

玛吉阿米的脸庞,

渐渐浮现在我心上。

一个对悲伤的事情太过执着,好像永远都走不出来;

一个对美好的事情太过期待,好像下一秒就会失望而回。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大概是因为,

纳兰容若曾说:

此情已自成追忆,

零落鸳鸯。

雨歇微凉,

十一年前梦一场。

仓央嘉措曾说: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一个想要留住的时光太多,所以注定是大梦一场。

一个想要的太多,所以终究会两手空空。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大概是因为,

纳兰容若曾说: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仓央嘉措曾说: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一个感情太过细腻,忍不住让人感同身受,从而悲从中来。

一个感情太过沉重,好像人生在世,除了生死,没有什么再值得在意。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十分懂得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

他知道纳兰容若的词有太多伤感的回忆,容易让本应该血气方刚的男儿汉,变得温柔多情。

他知道仓央嘉措的诗歌塑造了人世间最美的情郎,容易让本来就感情细腻的女性,会对爱情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他忘记了,我们读诗,读的不是诗人的情绪,而是自己的期待和过往。

因为诗人在文字里动了和我们一样的情,我们才会在时空交错中感动同样的感动。

他们,都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我们,都是世间最心甘情愿的看客。

为男,

愿读纳兰容若;

为女,

愿读仓央嘉措。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国学 • 国风
85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