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的姨母窦淑到底是燕国夫人还是邓国夫人?




忽然发现唐朝的燕国夫人还真不少,数一数唐朝将近三百年的历史中,有多少个封燕国夫人的:


唐高宗的乳母卢氏,燕国公李谨行的妻子刘氏,唐玄宗的乳母莫氏,姨母窦淑,燕国公张说的妻子元氏,唐宪宗的保母卢氏,等等。


不过令人注意的是,尽管这些女人都被冠以了燕国夫人的诰命,但就唐玄宗时期的几位燕国夫人来说,乳母莫氏、姨母窦淑、大臣张说的妻子元氏,这三位的诰命在史书和墓志上的各处记载明显有些混乱。所以今天我们就来好好分析一下,唐玄宗的姨母窦淑到底是不是燕国夫人,以及唐玄宗时期燕国夫人这个封号到底都曾属于过哪几位女子。


窦淑作为唐玄宗李隆基的姨母,在史书上是有迹可循的:


《旧唐书·张皇后列传》:

祖母窦氏,玄宗母昭成皇太后之妹也。昭成为天后所杀,玄宗幼失所恃,为窦姨鞠养。景云中,封邓国夫人,恩渥甚隆。其子去惑、去疑、去奢、去逸,皇姨弟也,皆至大官。


唐肃宗的张皇后列传中曾提及张皇后的祖母窦氏,就是唐玄宗生母昭成皇后的妹妹。


众所周知,武则天临朝称制后,曾下狠手剪除过李唐宗室里有才干有名声的各枝亲王皇孙,甚至就连儿子李显、李旦的后宫也没有放过。唐玄宗的生母窦良娣,就是在当时与太子妃刘氏、孺人唐氏、崔氏等人一并被扣上厌蛊咒诅的罪名后不幸遇害的。


窦良娣意外早逝,而年幼的李隆基却需要人抚养。就在这个人心惶惶朝不保夕的时候,窦淑作为李隆基的姨母挺身而出,亲自将这个外甥抚养教导在自己的膝下。这样莫大的恩情一直被李隆基牢记在心,等到他登基为帝了,立马就将姨母窦淑册封为了邓国夫人。


等等,说好的燕国夫人呢,为什么又忽然变成了邓国夫人?别急,刚刚我们看的只是《旧唐书》上的一处记载,现在再来看看《全唐文》中的另外两封诏书:


○封乳母蒋氏莫氏诰

皇帝乳母蒋氏莫氏等,行藉柔良,心惟静顺。襁褓祗事,夙效於勤劳,井邑分封,宜申於宠命。蒋氏可封吴国夫人,莫氏可封燕国夫人


○赐乳母窦氏俸料准三品诏

燕国夫人窦氏,慈慧和顺,掌执礼经。女宪母师,独高柔则。朕在孩幼,躬劳乳养,远惟恩义,宁忘夙昔。瞻既往而莫追,见如存而永慕。抚渭城之事,未足为言;视南阳之书,益增其感。俾锡朝宠,微申朕怀。俸料禄课等,一准职事三品。


这两封诏书里提到了唐玄宗时期的两位燕国夫人,一个是乳母莫氏,一个就是窦淑。再看看时间,莫氏是先天二年五月封燕国夫人,而窦淑是在先天二年九月受封。如果按照莫氏先封燕国,不久之后因为病逝或改封,燕国改封给了窦淑的说法,似乎也能解释得通。那么事实是否当真如此呢?我们不妨看看窦淑本人的墓志上是如何记载的。


《大唐故燕国夫人墓志铭并序》:

先天二年九月十四日,制封燕国夫人,俸料准职事三品。


“先天二年九月十四日,制封燕国夫人”,窦淑墓志上的这一句话,再明白不过地佐证了唐玄宗乳母莫氏先封燕国,后燕国的封号改封给窦淑的这一说法是可靠的。


可是,如果窦淑封了燕国夫人,那么为什么史书上还会记载窦淑封的是邓国夫人呢?有没有可能,窦淑其实是先封了邓国夫人,然后才由邓国改封燕国的?


这一解释看似可行,但是通观窦淑本人的墓志,全篇都不曾提到过她是由邓国改封燕国的事情——从邓国夫人改封为燕国夫人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窦淑的墓志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呢?


最靠谱的解释就是:窦淑从来都没有封过什么邓国夫人,从先天二年九月开始一直到开元九年七月病逝,窦淑自始至终都是燕国夫人,所以墓志上才会找不到邓国夫人的痕迹。


这一点相信大家还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是很快就有人提出来,《全唐文》里收录了张说所撰写的《邓国夫人墓铭》,这位邓国夫人看上去也是唐玄宗的姨母,如果窦淑没有封过邓国夫人的话,那么这个邓国夫人又是什么人?


少安毋躁,这里我们可以先好好看一下《邓国夫人墓铭》到底都写了哪些内容:

《诗》美庄姜,传称孟母。庶几绵邈,千载时有。猗嗟邦媛,柔明厚。龟玉毁椟,膏兰夭寿。远矣皇祖,肇自伯宗。灵基在晋,华胄陵江。尹兹西楚,宅是南邦。高盖结辙。圆冠比踪。魏馆虚待,周京长发。父对雄风,母膺姊月。珠浦渎润,玉林清越。昆弟三人,羽仪双阙。家芬淑女,国茂贤妃。具瞻四德,旁通八徽。步幛驰辨,连环定机。调弦鱼跃,弄杼鸳飞。娲后创业,轩宫多事。高行登闻,大家入侍。幽替日月,财成天地。温室不传,平城尽秘。大君命我,变礼断恩。卫妻空誓,息妫无言。均养七子,劬劳二门。始赋《つ木》,终歌《采蘩》。多难启圣,群凶构孽。朋家作仇,胁权相灭。临祸不惧,忘生蹈节。彼何人斯?碎此贞烈。氛消日朗,既安且平。皇心震悼,礼备哀荣。启国加等,复土陈兵。外姻来唁,中使临茔。恭惟夫人,宿精智刃。昭昭开士,授之心印。古无合葬,遗言别坟。栾栾孝子,敢废前闻?服不珍绣,盘无腻薰。室暗泉火,松残陇云。神合大化,谁为小君?


虽然《全唐文》有心收录了这篇墓志铭文,但遗憾的是,墓志的正文部分却已经佚失了,所以我们连邓国夫人的姓氏是什么、夫家为谁都一无所知。固然,我们大可以通过“昆弟三人,羽仪双阙。家芬淑女,国茂贤妃”这几句推断出这位邓国夫人有姐妹进宫充为内职,甚至还在后宫有着不低的地位,但光凭这两句话,并不能证明这位邓国夫人就是窦淑。


尤其是窦淑的墓志中提到了她实际上是“今天子第二姨,昭成皇太后之元姊也”。换言之,窦家至少有三个姐妹:不知名的长姐、窦淑、昭成皇后。而且从“元姊”一词可知,窦淑不仅是嫡出,且窦淑并非史书上所记载的昭成皇后妹妹,实际上是姐姐才对。至于那位无名长姐,则很有可能是庶出。


所以张说为之撰写墓志铭的这位邓国夫人,很有可能就是窦家的这个无名长姐。那么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邓国夫人的确不是窦淑呢?


有,而且还很明显。那就是窦淑是与丈夫合葬,而邓国夫人并没有与丈夫合葬。


张说所写的这篇铭文虽然有用的信息不多,但他写下了极为重要的一句话:


“古无合葬,遗言别坟。栾栾孝子,敢废前闻?”


《礼记》有云:“合葬非古也,自周公以来,未之有改也。”意思就是合葬并不是古制,而是自周公以来才有了合葬。


所以根据铭文所言,邓国夫人并没有和丈夫合葬,而是另起了墓穴。这一点就与窦淑墓志所记载的与丈夫张守让“合葬于咸阳洪渎原”产生了明显的矛盾,因为燕国夫人窦淑是与丈夫合葬,而邓国夫人却是与丈夫异坟


再者,如果窦淑就是邓国夫人,那么为什么不在《大唐故燕国夫人墓志铭并序》中直接写明窦淑先封邓国,后改封燕国,而是非要多此一举,以燕国夫人、邓国夫人的头衔写下两篇不同的墓志铭文呢?


如此种种再明确不过的讯息,足以证明燕国夫人是燕国夫人,邓国夫人是邓国夫人,两者并非同一人了。


且根据现有的史料来看,这位不知名的邓国夫人很有可能就是窦家的长姐。唐玄宗登基后因为追念母族,所以也一并将这位最为年长的姨母封为了邓国夫人。而史官很有可能是混淆了窦家的这两位姨母,所以才会在记载窦淑的事迹时张冠李戴,将邓国夫人的封号记在了窦淑的名下


当然,这一点这里仅作猜测,至于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们再把视线挪回到燕国夫人窦淑这里,从史书和墓志上的记载可知,窦淑先天二年就被封为了燕国夫人,且一生都不曾改封过别的封号。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


张说在开元元年八月被唐玄宗册封为了燕国公,其妻元氏本该随着丈夫一起封为燕国夫人,然而直到开元九年,燕国夫人的封号一直被窦淑所占据着。这种事情正常吗?


答案当然是不正常的。


尽管唐朝多的是丈夫的封号与妻子的封号并不匹配的情况,甚至屡屡出现妻子的诰命等级还在丈夫之上,但是像张说这里,明明原配妻子还活着,却不得封燕国夫人,而是硬生生看着另外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占据了燕国夫人的封号,这样的事情在张说之前仅出现过一例。而此事开山之祖始不是别人,正是唐玄宗的祖父唐高宗李治。


话说唐高宗登基后,先是将自己的保傅,荥阳郡夫人姬揔持从三品晋封为了一品,尔后过了没多久,唐高宗又觉得光有荥阳郡夫人的名头还不够响亮,于是又将姬揔持改封为了周国夫人。只是当时谁都没料到,后来唐高宗废黜王皇后改立武昭仪为后,武后的父亲武士彟被追封的爵位,不是别的,正是周国公。


这下子就尴尬了,因为武士彟的妻子、武后的亲妈杨氏当时仍然健在人世,所以按理来说,周国夫人这个头衔应当落在杨氏的头上才对。姬揔持自然也察觉到了自己无形中占据了武后的母亲杨氏的名衔,于是主动上表恳请唐高宗将自己改封为鲁国,好将周国夫人这个封号让给杨氏。


姬揔持的举动可以说是在世人的意料之中,毕竟杨氏是武后的母亲,唐高宗名义上的岳母,而姬揔持说起来也就只是个皇家的仆人,伺候皇帝的下人,两者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唐高宗居然没有准许姬揔持的请求,而是坚持让姬揔持继续当着这个周国夫人,并将杨氏另封为荣国夫人。


从人之常情来说,唐高宗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在他看来,姬揔持从自己一出生开始就跟在身边伺候自己,这份历经三十年的深厚恩情,远非杨氏这种因为婚姻而来的裙带关系可比拟的。所以哪怕姬揔持表面上看只是个皇帝的保傅,但就是这样一个保傅,被唐高宗认定了即使面对皇后的母亲也不需要让步,更不需要让出周国夫人的封号。


事实上也正因为唐高宗的态度十分清楚,杨氏和武后这对母女也深刻理解到姬揔持在唐高宗心中的地位有多高。所以武后眼看着姬揔持占据了自己母亲的位置,却从来不敢有所置喙,而姬揔持病逝后,荣国夫人杨氏还特地跟在皇太子李弘、沛王李贤的身后送上了祭奠的物品,以表自己对这位深受唐高宗恩宠的保傅的哀悼之情。


有了祖父唐高宗的前车之鉴,唐玄宗在做起同样的事情来也就更加轻车熟路了。


只不过对比荣国夫人杨氏,张说的妻子元氏显然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根据张说的墓志记载,元氏卒于开元十九年时已经是燕国夫人了。换句话说,在开元九年之后,开元十九年之前,元氏活着时就已经获得了与丈夫相匹配的燕国夫人的封号。


而反观荣国夫人杨氏,即便姬揔持已经过世了,可杨氏终其一生都不曾得到过周国夫人这个封号。更奇葩的是,杨氏死后,唐高宗追封她为鲁国夫人——鲁国这个封号,正是当年姬揔持想要从周国退居改封的封号。谁曾想的到,姬揔持想要表示谦让的封号,最后竟是被唐高宗封给了杨氏呢?


至于唐高宗此举背后到底是有什么深意,这里暂且按下不表,我们还是看回燕国公张说和他的妻子燕国夫人元氏。


其实张说能够在唐玄宗一朝做到位极人臣,当然不是光靠卖弄文采,而是因为张说也是个聪明人,明白人。张说心里是再清楚不过了,元氏对于唐玄宗来说,只是个大臣的妻子,而窦淑对于唐玄宗来说却不仅仅是个姨母这么简单,背后还有养育之恩的光环加持着。


因此张说从一开始就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深得唐玄宗的欢心,也不可能为了给妻子一个最合适的诰命而与皇帝的姨母,而且还是对皇帝有养育之恩的姨母较劲。如此有自知之明的张说,自然不会计较本该属于自己妻子的封号被窦淑给占去了——当然,就算张说心里真的有意见,他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地憋回去。


因为天大地大,皇帝最大。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给你妻子燕国夫人的封号,那是你的福分,不给,那也是你的本分,你又能怎滴?


看看荣国夫人杨氏,背景不比张说强多了,但唐高宗坚持让姬揔持当着周国夫人,那杨氏就算有武后撑腰也只能将委屈给憋着。就算后来姬揔持过世了,杨氏还不是连周国夫人的帽檐都摸不到,死后更是被唐高宗追封了一个鲁国——还是姬揔持当年为了表示自谦而愿意退守的鲁国。


而张说又何德何能,窦淑逝世后,妻子元氏还是被唐玄宗封为了燕国夫人。光是这一点,荣国夫人杨氏就已经拍马难及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章怀太子李贤到底是不是武则天亲生的?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传奇人物史  驿站
传奇人物史
22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