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晚二课特辑(二) |早晚二课、经忏实修与佛教复兴的关系2

早晚二课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

宽见师父:怎么样振兴汉传佛教?怎么样复兴汉传佛教?首先就要恢复大众对汉传佛教的自信。之所以现在有些大众对汉传佛教没有自信就是认为它存在一些问题,哪些问题呢?


首先,是实修的问题,汉传佛教到底有没有可靠的实修,有没有实修的仪轨,或者仪轨丰富不丰富。藏传佛教不管哪个教派都有个实修仪轨。汉传佛教念佛、诵经什么的,感觉太一般了,不像在实修,感觉不到汉传佛教有什么实修。有些人学了好多理论用不上,遇见问题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烦恼来了不知道怎么办,人就愁眉苦脸、惨惨兮兮的。
其次,是传承的问题,汉传佛教的传承是不是很可靠、很清晰。藏传佛教就是第几代、第几代,一代传一代,好像很清晰、很明确。那汉传佛教呢?比如说“净土宗”的祖师,好像跟他们都隔了很远,甚至见都没见过,是怎么传承下去的?到底靠谱吗?
还有,是次第的问题。比如说藏传宁玛派讲“九乘次第”:声闻、缘觉、菩萨——这是显宗;事部、行部、瑜伽部、大瑜伽、随瑜伽、无极瑜伽——这是密宗。无极瑜伽就是“大满”,大圆满里面又分一些很细的部分。那汉传佛教呢?总感觉有时候讲得挺高,又好像觉得次第不很清楚,是不是汉传佛教本身就没有次第?
我想实修、传承、次第,这三个问题如果解决了,大众对汉传佛教的自信自然就树立起来了,汉传佛教的复兴也就不再是一个梦。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但是我认为这三个是最主要的。
早晚二课是古德定下来的,它的形成是有一个脉络的,并不是从佛教在汉代传入就这样子的,也不是说跟古印度一样。早晚课的内容,发展到汉地,是有它的发展轨迹的,具体的内容我们可以参考观月子兴慈大师(1881—1950),一位天台宗的比丘,做的专门对二课的注解《二课合解》,还有当代的理海法师的《佛教课颂要义辑》。理海法师也很注重早晚课,一直讲早晚课,听说也是讲了很多年。
典籍当中,最早关于早晚课诵的记载是在《吴书·刘繇传》附记的东汉笮融的事迹里。从东汉(25—220)一直不断地发展,乃至到了曹魏(220—265)鱼山梵呗的开始。根据《法苑珠林》卷三十六的记载,“鱼山梵”或者叫“鱼山呗”是中国最早的课诵梵呗。
课诵的仪制遵循了古印度奉行的三启仪制。首先是讽诵(抑扬顿挫地诵读)马鸣菩萨所集的赞佛的诗文,其次再正诵经咒,然后再陈述发愿,全部过程分为节段三开,也称三启,这是古印度仪制。
汉地佛教早晚课念诵仪轨制式始创于东晋的道安法师(312—385)。道安法师非常了不起,非常有智慧,他是庐山慧远大师的师父。他制定了《僧尼轨范》三则:常日六时行道饮食唱时法,也就是课诵斋粥仪(包括用斋、课诵);行香定座上讲之法(即讲经的仪式);布萨差使悔过法(诵戒、忏悔的道场忏法仪式)。这三条对佛教的影响很广,后来成了各种法事仪制的开端。
我们现在的朝暮课诵从宋明有了它的雏形,到了清朝(1644—1911)确定形成,然后不断地演变发展到现在。那么它是谁制定的呢?是古德制定的。古德包括了历代的祖师,也包括没有被尊为祖师的高僧大德。我们现在通行的朝暮课诵有些地方会有小小的差别,也是大家共许的,也都有它的依据。
你会二时课诵《佛教念诵集》,你到哪个汉地的寺院都能很快适应,因为这个通行。我们一般讲“汉传八宗”,不管是汉传佛教的哪个寺院,二时课诵基本上都是通行的。不能说所有,不能那么绝对,现在有一些地方就不按这个了,因为受些其他的影响,对汉传佛教不太自信。但是总的来讲,一直到现在二时课诵还是通行最广、应用最广的一个仪轨。从宋明一直到清,这期间出现了多少祖师啊!二课能流传到现在,从总体上来说都是被主流的佛教代表人物所认可的。否则,就不会这样去流传了。而且,现在大多数寺院也是非常重视,早晚课是不可或缺的。这就说明什么呢?二课是古德祖师共许的、公认的,如果它不够权威的话,早就有人出来批评它了。所以,从它的权威性上来讲,我觉得就像《大藏经》一样,无可置疑。二课作为实修仪轨,在汉传佛教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也是无可置疑的。它经过了历史的考验,包括祖师大德非常严谨的眼光的考验、勘验、判断,所以它的可靠性也是无可置疑的。传承有一个演变的过程,什么叫做“可靠的传承”?比如说,从印度到现在一直不变,从哪位祖师发展到现在,一代代不变,师父传给徒弟,徒弟传给徒孙,徒孙再传给重孙、玄孙……从它的内容到各个环节全都不变。这当然也是一个,可以说是一种传承比较可靠的方式。
但是我想也许还有另外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就是什么呢?比如说藏传或者南传佛教现在实修的仪轨,往往是由某一位祖师做的。这位祖师我们都很尊重,祖师的话我们都奉为圭臬,我们就一代代按这个去做,流传下来。但是汉传佛教早晚课的修行仪轨还真说不清楚具体是哪一位祖师做的。但是我还没有听说哪一位祖师或者高僧对早晚课有非常明确的反对或者说是质疑。如果说经过历史的考验,经过各位祖师一直传过来,大家都一直还把它留下来,那么从它的正确性上来看是毋庸置疑的。
这里还有个与时俱进的问题,现在讲佛教中国化,它是不是适合我们汉地的土壤和文化?藏传佛教的法本和仪轨,有很浓厚的藏地的文化背景,这是必然的。早晚课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它就是有中国汉地特色的功课。我个人认为汉传佛教传到现在,对佛法的传承有它自己的风格。包括“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其实也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产物。
早晚课流传最广,汉传八宗基本上都用它。我想这在藏传、在南传都不可想象。可能我是孤陋寡闻,但是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哪个实修仪轨能和汉传宗派都共许的早晚课实修仪轨相媲美的。
汉传佛教的宗派,我个人感觉和藏传的教派不一样。藏传教派比如萨迦、格鲁、宁玛……这个是非常分明的,而且哪个寺院、哪个师父都有传承,它非常的清晰;汉传其实不是特别讲究这个。我们虽然说有八宗,但实际上汉传佛教的宗派也并没有那么壁垒分明,很多人都是各方面都有所涉猎,禅宗、净土、密宗、天台、华严……它们互相学习、互相参考、互相融合。你说你是多么纯粹的天台、多么纯粹的华严、多么纯粹的禅……纯粹到和别人一点都不沾边儿——我禅宗绝不念佛,我念佛绝不参禅!这种情况基本上很少。很多祖师,比如天台宗的开宗祖师智者大师临终还念佛,你说他叛变了天台吗?
这可能和汉文化的特点有关系,汉文化比较圆融,包容性强,可以和别人水乳交融地相处、借鉴、交流。汉传佛教特别愿意兼纳并蓄,愿意去了解、愿意去借鉴,它没有那么的壁垒分明,又不失去自己宗派的特色。包括现在也一样,你看汉地的出家人、学佛人到藏地、到南传去学习的很多,但从藏地、南传到汉地来学的不多。(未完待续)



录入 | 德英

一校 | 德凤

二校 | 海华

终审 | 惟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天开讲堂
7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