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万事,难不过一个“熟”字!


“熟”《说文解字》,形声,字从火,从孰,孰亦声,本义指把食物烹煮到可口。


后来引申为我们常见的词汇,如“成熟”、“熟能生巧”、“驾轻就熟”、“瓜熟蒂落”等等。意思是做某种工作时间长了,精通而有经验。


曾国藩对“熟”很有见解,这源自他早年科考和做官后的经历,关于“熟”的哲理有以下4条供我们学习。



1

天下万事贵熟


常言道:“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


一件事不论有多么艰难,只要我们认真对待,久久为功,再难的事情都会熟门熟路起来。


曾国藩在日记里也说:“由熟而得妙,则不能与人之巧也”、“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任何事情都有从生疏到精巧的过程,若把一件事情做到熟悉的地步,那么离日益精进的阶段就不远了。


《孟子》上说:“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荑稗(tí bài)。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五谷,是庄稼中之优良品种,但倘若不使它成熟,还不如荑米和稗子。比喻条件素质再好,如果最后不能有所成就,那就还不如素质条件差的。


曾国藩对这句话甚是喜爱,常常拿来勉励自己。他是一个天分不高的人,算不得天才儿童。


曾国藩凡做事必定坚持一个“熟”字,一点一点精进,断不求速效,从而学有所成。


他劝弟弟们说:“无日不看书,虽万事丛忙,亦不费正业”,“只要日积月累,如愚公移山,终久必有豁然贯通之候”。


曾国藩承认自己天分不慧,他评价自己“余性鲁钝”“秉质愚柔”,左宗棠形容他“才短”“欠才略”“才亦太缺”。


虽然他天分不好,但是靠着“精熟”,成为了晚清的“官场道德楷模”。



2

先立定规模后求精熟


“先立定规模后求精熟”,这句话出自《曾国藩家书》。


原文为:“凡天下庶事百技,皆先立定规模,后求精熟。即人之所以为圣人,亦系先立规模,后求精熟”


这里的“规模”指的是目标,凡成大事必要先立志向,就像盖高楼大厦前要,工程师要先画蓝图一样。人生有了长远的目标,才可以不断进步。


同时,他还认为说话做事,重在“精熟”。


唯有达到“精熟“的境界,才能少犯错或不犯错,才能在文章、书法等学识方面和修身悟道方面达到一种至高的境界。


曾国藩十分喜欢书法,他倡导“写定规模”要立在三十岁前,若是等到三十岁以后,年老手钝,毫无长进,不能得巧。


就像是朝圣者一样,“立定规模”只是找准方向,而“精熟”才是最后的终点。


古人说:“十年磨一剑”、“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把一件事情做到精熟,这是需要极大的耐心和超常的毅力。但是只要忍耐下来,那么出成就是很容易的事情。

 

曾国藩有一副名联:“不为圣贤,便为禽兽;莫问收获,只问耕耘”


可见,曾国藩给自己定的目标和方向是追求高尚,做一名圣贤,并且把不学圣贤的野蛮人比作禽兽。


定了目标之后,就不要在乎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只用用心的做好自己,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就好了。



3

“熟”道之体:不挫于物


“不挫于物”出自《孟子》,意指不要受制于物而限制或损伤自己。 要配道与义,要养足气。


唯有保持自己,不忘初心,不被世俗红尘所纷扰,才能做到“不挫于物”,然后持之以恒,最后步入“熟道”。


李瀚章这样评价曾国藩:“其深识远略,公而忘私,尤有古人所不能及者”。


曾国藩的过人之处很多,且不说他的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单他“深识远略”的眼光就高人一等,他坚持己见,不人浮于事,因此识人看人很准。

 

胡林翼,是湘军的重要首领,其见识和品行与曾国藩不相上下,尽管两人都位居“晚清中兴四大臣”之列。


但是胡林翼一生成就却比不上曾国藩,原因是什么?


就在于胡林翼没有曾国藩的“深识远略”、修身不够。曾国藩的幕僚说胡林翼是“纨绔少年”,“常恣意声伎”;胡林翼的幕僚也说他“少年有公子才子之目,颇豪宕不羁”。


曾国藩自己也评价胡胡林翼:“于久经谋定之局,每至临事变其初计”。


意思是说,众人已经议定的事情,他只要有大压力,就动摇,嚷着要改变计划。


陆游诗云:“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世间的事情只要尽力去做,就算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自然会有新的路出现。


若是遇到挫折就畏缩不前,或是被他人的假话就吓去胆识,于是改变自己的计划,这样的人如何能成就大事。


所以,我们要有“不挫于物 ”的精神,在道义面前要勇敢,并且坚持,有定力,更要有“气血”!



4

熟”道之用:机应于心


“机应于心”出自韩愈的一篇文章,机,指事物变化的征兆。意思是使外部事物的变化与主观意念完全相合。


换句话说,就是心中所想的东西和生活中的事物,两者互相融合在一起。


庄子》中有“庄周梦蝶”的典故,对“机应于心”的道理做了恰当的诠释。


庄子梦中幻化为栩栩如生的蝴蝶,忘记了自己原来是人,醒来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庄子。究竟是庄子梦中变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中变为庄子,实在难以分辨。

 

梦醒后的庄子之所以纠结来纠结去,是因为他追求的是精神上的自由,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肉眼的层面上。


“机应于心”就是人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进入到忘我的境界,以至于分不清此时,此刻,此人。


曾国藩是一个把学问和修身做到极致的人,他对学问的态度,就像人们对佛祖的敬畏一样。


他说“学问之道无穷,而总以有恒为主”、“无所专宗,而见异思迁,此眩彼夺”、“发奋立志,念念有恒”。


 在修身方面,曾国藩创有“修身十二法”,每日都写课程表,记日记,持之有恒。


他在在日记上写:“周末诸子各有极至之诣。若游心能如老庄之虚静,治身能如墨翟之勤俭,齐民能如管商之严整”。


可见,曾国藩的在学问和修身方面的用功,是多么的用功啊!


学习曾国藩总是可以让人发觉自己的不足,更是会让人重新认识自己,这便是曾国藩长久不衰的魅力!请您转发分享,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文章来源于网络与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6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