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当圣人太累,做行人正好!

 儒风大家 今天


来源 | 国学精粹



曾有人这样评价苏轼的一生:入世与出世相统一,内圣与外王相统一。


如此评价,是拿苏轼当一个圣人。


苏轼自己则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中写道: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


他一生起起落落,心境变换,而本心始终如一。


读懂这个行人的人生态度,也许五首词足矣。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


观古今文人生平,人生的起点往往是年少成名,苏轼也没能免俗。


二十一岁,他进京应试,被欧阳修盛赞“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从此名动京师。


他一直渴望得到朝廷重用,大展身手。偏偏赶上王安石变法,由此开始,朝野动荡再未平息。


三十四岁,苏轼上书谈论新法弊病,之后自请出京任职,倒也做出一番政绩。


他畅想着“挽雕弓如满月,射天狼”,亦明白“人生似飞鸿踏雪泥”。


千百年来的壮志未酬者,多他一个并不算多,唯有一路向前。


随遇而安也好,勤勤恳恳也罢,能做些事,一切都不枉费。



百日归期恰及春,残生乐事最关身。

出门便旋风吹面,走马联翩鹊啅人。

却对酒杯浑是梦,试拈诗笔已如神。

此灾何必深追咎,窃禄从来岂有因。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中不斗少年鸡。

休官彭泽贫无酒,隐几维摩病有妻。

堪笑睢阳老从事,为余投檄向江西。


——《出狱次前韵二首》


四十三岁,调任湖州知州的苏轼给皇上写了一封《湖州谢表》。


其中“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两句让苏轼为新党所不容,陷入断章取义的文字狱。


这便是苏轼的人生转折点,让他几近丧命的“乌台诗案”。


百余天的牢狱之灾后,他被贬黄州。


入狱前他写: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出狱后他笑:此灾何必深追咎,窃禄从来岂有因。


他因文章独步天下,也因文章累及性命,但文章依旧会作下去。


在苏轼看来,人不过是天地间的蜉蝣,沧海中的一粟,不必深究。


身不死,心就不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四十五岁,已是被贬黄州后的第三个春天。


在野外偶遇风雨之时,苏轼不禁想起亲历的政治风雨。


再郁闷也无济于事,不如一笑置之。


他做起了东坡居士,开荒种地,与友人闲游,说着“莫嫌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


初到黄州时,还夸“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无论在朝为官,还是在乡为民,任凭人事变迁,路总要一个人慢慢走。


人生不过是或风雨来,或晴日至,没什么可畏惧,什么都可以接受。


且站在那里,以平静之心应人生万变。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尊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五十四岁,踏尽红尘。


几年前新帝继位时,本已打算在常州终老的苏轼被召还朝,升了官位。


新旧两党依旧斗个不休,他不懂得独善其身,又是谏议,又是抨击,导致两方都容不下他。


诬告陷害再次降临,他再次自请外调。


五十七岁,被一贬再贬。


苏州,颍州,惠州,所到之处,都筑了长堤。


虽然几经浮沉,但似乎一切外物都无法真正撼动苏轼的内心。


在哪里就为哪里的百姓做事,造福一方,无愧于心。


可怕的不是他人容不下自己,是自己放弃自己。


人生旅途已过大半,作为一个行人,看淡一切,一切自然。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六十三岁,一生接近尾声。


仕途同命运一起一路直下,苏轼落得被放逐的下场。


一叶小舟,身寄儋州,余生则寄江海。


人到暮年,备尝流离苦,他却把儋州当作第二故乡,转身办起了学堂。


问是否有怨,他说:九死南荒吾不恨。


问一生功绩,他答:在黄州惠州儋州。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人生打击,他泰然自若,坚韧不拔。


超然物外的人,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都能活出自我。



朱光潜先生曾说:人生有价值正因其有悲剧。


如果人生从头到尾,每件事都尽善尽美,着实没有趣味。


苏轼一辈子都没有在政治上得意过,却是一个雷打不动的乐天派。


无论入世出世,他自始至终都是一副豁达的态度。


苏轼并非圣人,他是岁月长河里的一个行人,只是活得比旁人通透。


婉转深沉皆浮云,人间有味是清欢。


拘泥于聚散离合,不如学学苏轼的不悔与坦然!转载儒风大家的作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