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造物:何以销烦暑

中国人讲究避暑。避暑差不多成为夏天必须离家几天的意思。陆上的人到海边去,平原的人到山区,国内的到国外去;花些钱,长些见识,其实受点热也值得。

在北京生活的人到北戴河,住在海边的民宿酒店,有一间房睡一家大小的,有两三家合住一套别墅的,住上几天,大家的享受正如打湖边的鱼,日日露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觉得热的太阳底下,时隐时现的快乐着。

也有驱乘高铁达天津、青岛或者上海,和其他地方玩的,统称避暑。屋内睡觉屋外拍照,谁受累谁知道。当然,真正的阔人应真是去避暑;因为他们到哪里也不会感到热。

世间很多安排都自有深意。大自然安排暑伏这个事情,自有他的天道。要都去避暑,人还有粮食可吃吗?暑是顺势而为的事,是避不开的。避暑并不等于避热,不正确的避暑反而让自己中暑。中医上说湿症:近湿为蒸;说热症:近热为烘。仲夏忽至,草木毓秀,世间万物正宜生息。如果打着避暑的旗号而弄得家宅人仰马翻,舟车劳顿,弄得人人大汗不歇,心慌不已,实在大可不必。当然,有人说玩的就是心跳,那是个人的自由,不在话下。

在一年当中最热的日子,我的避暑法很简单: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饿了有烧饼,渴了绿豆汤,闷了读书。一切可用的东西都在手边:凉席,竹枕,蒲扇、冷乳、冰糕...要什么都伸手可得,这是夏天独有的乐子。泡一壶茶,喝几口酒都行。有风便到阴凉地里坐着,何况屋内还有空调,暑热也可以避了。

用白居易的话来说:“何以销烦暑,端居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绿风。”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滋味含在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暑是不应当避的,就像患些小病也是必然的,一个道理。首先,免疫力是人最好的医生,小病两日而能自愈,是人精神的一种胜利。再者,患病能让你多关注自己的健康。这里边大多蕴含生物求生欲望所赋予的本能,因为自知有病,常能珍惜和保养自己的身体。长期调理得当,往往比那些壮实而忽视自我保健的人来得长寿;自觉没病的人反而容易麻痹大意,以致忽视了各种危险信号。

生活是种律动,生活也是生命律动的损耗。好比调节灯泡儿,明了过度,容易忽然烧断,而适时微微暗些,然后再亮起来,延缓使用寿命。健康是幸福;生活要趣味。

精于生活之道的人,往往有独立的人格,他能看轻一般人所看重的,也能看重一般人所看轻的。他知道大暑是不应当避的,患些小病也是必然的。在看轻一件事物时,他知道摆脱;在看重一件事物时,他也知道执着。世间很多安排都自有深意,于是在这混沌的世界里,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柴米油盐酱醋茶,工料人心技艺真!

文创造物,正心 正念 正器,感谢您的支持!

书于文创造物精工局2019.7.19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文创造物精工局:和光同尘 · 手工茶则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文创造物  驿站
文创造物
10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