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教师的摄影之路与八个第一次


我是刘宇,固镇县一名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网名:阳光教师。固镇县建县时我刚好一岁,1985年从固镇县石湖中学高中毕业,第二年通过县招考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上班至今已有三十多个年头。


摄影之缘分
其实我上班比别人(多是我同学)晚了近2个月。原因是我并没考上,记得学校已经开学了,我没有复读也没有工作。一日,漫无目的地走在濠城镇的大街上,在一个艺光照相馆的门前停下了脚步,看见一个名叫蔡艺的师傅,正在给人家拍证件照,墙边挂一块红布,客人规规矩矩坐在这块红布前,蔡师傅将头伸进三角架机的蒙头布里不停地调焦并上下左右指挥着客人的姿态和表情,最后快门咔嚓一声响就拍好了。客人已打算离去,而我却仍在注视着那台三角架机,回想刚刚拍照的场景,随后我大步地走进了照相馆,和蔡师傅交流了一番。上高中时,我选的是理科,原因是我时常羡慕街道那些会修理收音机、电视机,摆弄各种机器的手艺人,他们为人民服务还能挣钱糊口,所以,当我见到照相机时瞬间来了兴趣。蔡师傅看我对照相如此好奇,便留下我给他帮忙。他晚上要洗很多照片,在暗室里我给他准备好水放进显影粉又帮晾底片把他洗好后的一张张照片放到定影液里泡,然后轰干、剪切……。总之,一晚上做了很多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蔡师傅答应我干一年后给我在华巷(当时是个乡)开一个自己的照相馆。
蔡师傅还有一架135照相机,能拍黑白照片也能拍彩色照片,每到集市时,需要拍照的人特别多,师傅怕我学艺不精,让我只能看看不能上手,怕我给拍坏了(其实我已经偷偷地学会了如何使用)。那时,洗照片需要拿到市里的蚌埠摄影中心去扩印冲洗。一日,我随他一起去洗照片,交胶卷、冲胶卷、取胶卷、填加洗张数……,比较简单的活儿上午去下午就能拿回来了。可师傅还是亲自带着我去了一趟,想要把我教会。后来我真的只身一人去了好多次,而且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蚌埠摄影中心门口一句话到现在我还记得:只要你按一下快门,其余事情由我们来做。从此我与摄影结下了缘分。
然而在1986年9月,正当我觉得摄影将成为我一辈子事业的时候,濠城镇中心小学校长董井录通知我考上了,让我到马庄小学任教。思来想去,最后我选择了从教,而且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在任教的三十多年里,我并没有放下我所热爱摄影,成为了摄影的业余爱好者。经常抓住身边的点点滴滴进行拍摄,并选取了较好的照片向电视台、报社进行投稿,也参加了一些摄影比赛。


我是阳光教师
许多网友都知道我的网名是阳光教师,但也有许多人见到我本人后,心里说我这个人一点也不阳光、不朝气。那是2009年,我在华巷小学任大队辅导员,一次大队活动中队辅导员刘磊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特别满意,并投稿了,没想到照片被发表在5月27日的《中国教师报》的《阳光教师》栏目上。同年10月,我想学习用QQ来在网上交流,女儿帮我申请一个QQ号,问我取什么名,我说随便,她给我取名:大人物,用了两天,我说不行不行换一个吧。她随眼看到了我收藏的《中国教师报》上的“阳光教师”四个字,就将网名改成“阳光教师”了。用到今天已经十年了,虽然有点不合适,但也没改,因为怕改了网友又不认识我了;再说我认为经常改网名的人可能更不阳光;我还以为长相不阳光没关系,只要我追求阳光、向往阳光就行了。我自认为在生活和工作等方面我是比较阳光的,在生活中,我经常参加各种摄影活动、体育活动、书法活动等;在工作中,我经常鼓励我的学生要积极进取,并带领学生参加作文竞赛等。所以,我就是阳光教师。


我的八个第一次
1. 第一次上安徽师范大学


我是高中毕业开始教书的,没教几年说我们文凭不够,于是我参加了卫电中师学习,上了蚌埠师范学校,毕业证也领了,又说小学教师要有大专以上文凭。所以我们继续学习,有的参加了电大学习,有的参加了函授学习,我、程广才和闫秀芹等参加的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考试越来越难了,一年、两年、三年,我才拿到8科合格证书。开始按乡镇报名自考的,改函授的8人,改面授的5人,最后坚持自考的只有我们4人了。考,我一定要自考!蚌一中、二中、三中、四中、铁中等几乎被我考遍了。到了2007年17门课我拿到了16个合格证书,最后一门实践考核课要求到安徽师范大学去学习电脑知识后才能参加考试。我们一行10人(有淮北的6人),我认真听认真记,小心翼翼地操作,以良好的学习成绩完成了最后一门课程考试,所以我现在的凭是安徽师范大学颁发的。算了一下,17门课程考试,花了我6年时间。在此期间,我不仅拿到了大专毕业证,而且学会了使用电脑,学会了上网。我常常利用电脑浏览全国各地的摄影比赛以及摄影作品,也学会了利用电脑进行摄影作品和征文的投稿,更加激起了我对摄影的热爱之火。
2. 第一次参加高考听证会


2008年2月安徽日报发出启事,2009年安徽省高考招生考试将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改革,要举行一次高考招生听证会,在全省范围内选听证代表。那一年我的女儿要参加高考,所以我向省教育厅提交了我的听证意愿申请,说明了自己是人民教师,也是摄影爱好者,经常向报社投稿,关注教育动态。没想到,省教育厅给我来涵了,同意了我的参会申请。4月4号我前往省人大会议中心参加了2009年安徽省高考招生听证会。全省共18名听证代表,能来到这参加听证会使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每个听证代表都对今后安徽省的高考改革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在发言时,被金燕厅长盯住了,当时我以为我说的不太好,自己紧张流汗了,但是金燕厅长并没有否定我的看法。
3. 第一次上央视


2008年5月12日我拍的照片,“农村娃‘玩打仗’”在CCTV2读报节目的《爱生活拍生活》栏目播出了,当时对于稿费没有很在意,只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可节目组仍然给了我半年期的《国家地理》杂志作为报酬,这可给我高兴坏了,拿到书后就废寝忘食的看了起来,书上面许多照片拍的都很好,让我受益匪浅。
4. 第一次去北京参加颁奖


2009年1月29日,我指导学生习作的作品《我的心里话》在中国青少年作家杯作品竞赛中获奖,通知我的学生王雅洁和我这个指导教师去北京参加颁奖典礼。
第十三届中国青少年作家杯作品大赛领奖会在北京大学勺园举行,组委会邀请我作为教师代表进行发言,我连夜写了发言稿,在主席台上发表了我的第一次获奖感言。当时参加领奖会的还有众多的老师前辈。当主持人介绍李幼容老师时,一个70多岁的老人,我喜欢他作词的歌《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我像小学生一样拿个笔记本找他答字,他听说我是来自安徽的小学教师时很快给我签字了,还送我一本书呢,可惜后来搬家的时候弄丢了。
5. 第一次上电视


2011年春节,安徽电视台“超级新闻场”将我评为热心观众,原因是我拍的照多,选用的也多,派主持人王小川来采访我,采访后我带他到华巷小学参观,和我的学生们一起聊天座谈,又带他到濠城看霸王像,带到我家拍全家福,当时现场采访近半天,可到大年初七早6:40在安徽卫视超级新闻场播出时却只有十分钟了。
6. 第一次听专家讲课


2014年,经常向《中国少年报》投稿(包括摄影作品),成为了《中国少年报》的通讯员,参加了《中国少年报》通讯员会议,真正近距离或零距离聆听了知心姐姐卢勤的讲座,卢勤的讲座富有激情,充满正能量,2个小时会场鸦雀无声,我龙飞凤舞地字快记满了笔记本,这是我第一次听专家讲课。回来之后,常常没有事就拿出笔记本来翻一翻。在那次讲座中我还认识了浙江老人俞明德,他当时84岁了,只身一人去北京,被授于中国少年报终身通讯员,去年受过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我与俞老交流了一番,使我颇有感想,我觉得做孩子的事业会使我们对祖国未来充满希望,会使自己的心态变年轻,我要向俞老学习。
7. 第一次上头版头条


2015年我在湖东小学五年级任课,一天,我把全班学生带出课堂走进了田野,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春游系列活动。学生们穿梭在绿油油的田间庄稼地中,唱歌、跳舞、跳高、跳远等,班长刘淑晴更是一蹦多高。春游活动开展的井条有序、充满活力。回来之后,我做了相应的总结,把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写成了习作《走,我们春游去》,配上我们拍摄的照片可谓图文并茂,发表在《农村孩子报》5月1号的头版头条上了。校长后来常说:要走出课堂去,写出好文章。
8. 第一次荣获大奖


我摄影多年了,有时还喜欢参加摄影投稿比赛。没想到我的2017年作品《秋收笑脸》在县委宣传部“践行新理念·开启新征程”摄影大赛中荣获了一等奖,作品《童心向党》荣获了二等奖,颁发了荣誉证书和奖金,我让我爱人去参加了此次颁奖典礼,颁奖典礼之后,爱人美得不得了,从那以后开始支持我的业余摄影爱好了。


摄影一直伴随着我的一生,摄影使我快乐。摄影能够更好地提升自我,摄影对小学教育能够起到辅助教学的作用,摄影能够使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这就是我阳光教师的摄影之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韵中国
25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