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历史,千古一人王阳明,“以我家事,何劳费心如此”


七月二十六日,这对宸濠来说是最后的日子。天刚亮,李士实、刘养正照例带着文官武将们来“龙舟”“朝见”雇壕,宸濠也照例说了一番鼓励的话。正要下令进军,忽听得周围船上一片喧哗。宸濠正要命人前去查问,值班武士已手持一块木板进了“朝堂”。
刘养正从武士手中接过木板,却见木板的正面赫然写着三个字:“免死牌”。再看反面.也写着一行小字:宸濠叛逆,罪不容诛;胁从人等,有手持此板、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刘养正见了,大惊失色.连忙将木牌呈给宸濠。宸濠见牌,也是大为吃惊,口中不住嘟嗤:好个王守仁,以我家事,何劳费心如此。我朱家自己争夺皇位,你王守仁何苦费尽心机,将我逼上绝路!宸濠失神地向窗外看去,猛然发现,船外的江面上尽是木板、竹板.军士们弃刀丢枪,手持木牌,呼朋唤友。见此情状.雇壕连声长叹:大势已去.大势已去。李士实连忙提醒他:大王,时已不早,该退朝发兵了。宸濠喃喃而语说:发兵.发兵,哪里还有兵可发?话音刚落,便听得上游号炮连天,官军水陆两路,一齐杀到。
几只火船撞入寝壕船队的方阵,整个船阵成了火海。宸濠刚要下令撤退,军士们早已各白乘船,一哄而散。娄妃见状,领头投水自尽。殡妃们也学着她的样子,纷纷投入水中。宸濠和他儿子、孙子,李士实、刘养正等被宸濠封为太师、军师、元帅、参赞、尚书、都督、指挥、千百户等官的几百人,以及被宸濠胁迫随军的江西三司官员,全被官军俘虏。阂廿四等人乘乱而逃,却被官军在赣江口的吴城追及,或被乱军所杀,或受伤落湖而死。宁王宸濠从正德六月十四日起兵,到七月二十六日兵败被俘,总共才四十二天。但着手准备,却有十多年的时间。只是因为出了个王阳明,使得雇滚十多年的心机成了泡影。当武士将宸濠押至王阳明帐前,雇潦忍不住又是一阵高喊:“此我家事.何劳费心如此!”王守仁!我朱家自己的事情,何劳你费心如此!王守仁,你仔细想想.我难道不如厚照那荒唐皇帝!王阳明望了望宸濠,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吭声。宸濠似乎从王阳明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希望,又大声高呼:王先生!恳请你向朝廷说说.留我一条性命,降为庶民,行吗?
王阳明心中刚刚腾起的一丝同情又被鄙视和厌恶所压制,他冷冷说道:“有国法在。”说罢,挥了挥手.让卫士们将雇壕一行押了下去。宸濠一面挣扎,一面高呼:娄妃是娄谅先生的孙女,请看在娄先生的份上,替我收脸她的尸体!听到“娄谅”二字,王阳明心中猛然一震,娄谅先生与自己有师友之谊,而且.早就听说娄女引卜常贤惠,只可惜嫁给了宸濠。无论是就娄妃而论,还是就白己与娄谅先生的情谊而论,都应该好好收硷她的尸休。一回头,刘养正被卫士押着走来。
王阳明见了刘养正,心中升起一阵惋惜之意。惋惜之余.又有些内疚。虽然说人各有志,但自己却没有尽到朋友的责任。如果刘养正到赣州市,自己推心置腹地和他讲清道理、阐明大义,或许他会蟠然醒悟。即使不听,自己也算是尽了朋友之谊。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想和刘养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处说起。刘养正见了王阳明,也觉得有满腹心事,但欲言又止。王阳明挥了挥手:你好好去吧.令堂的后事,我自会替你料理。刘养正点了点头,大步而去。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