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圣孔子与耶稣基督

《约翰福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生子的荣光”;“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基督教称耶稣是神的独子,这个“独”有特别的意义。“独”,意味着圆满无缺,无上的荣光,丰富的恩典。耶稣是“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从“一本”临到“万殊”,就有了“权柄”。

《马太福音》:“耶稣讲完了这些话,众人都希奇祂的教训,因为祂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

耶稣受天父的差遣,降临世间传道,作天父的工,宣讲天国的福音,与以色列的文士们不同,倒像是有“权柄”,所以,众人都希奇祂的教训。

耶稣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8-19)

这个“权柄”与恩典(神爱世人)是合一的,与世俗的权力不同,在儒家就是“德”与“位”相配。孟子曰:“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

信众认识“独一”的真神,作神的儿女,即是从“万殊”回归“一本”,对治“分裂”,洗清罪恶而进入永生。耶稣说:“圣父啊,求你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

做父母的,都希望他们的子女和睦相处,互爱互助,相互扶持。做子女的,唯有对父母能尽孝,他们之间才能真正实现友爱和谐,故“上下”是本,由“上下”派生出“左右”。

同理,基督教称“神”为天父或圣父,“父”表征着“位”,独一的真神(一本)创生了万物包括人类(万殊)。故耶稣教导信众首先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其次是“爱人如己”。“爱主”是根本,“彼此相爱”是枝叶。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在儒家,君父与臣子是一对范畴,君父为“一”,为“阳”;臣子为“多”,为“阴”。各国诸侯作为周天子的臣子,如果不能恭敬事上,对上不顺从“一”,“多”之间必然产生分裂,就开始计较利害得失,相互算计,乃至攻城略地,争夺地盘。《易》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如何理解“吾已矣夫”?孔子曾对子路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所以,孔子不是叹息自己,而是心忧天下万民,故曰:“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孔子有德而无位,没有“权柄”,道不能行于天下,不能实现“变习俗而成王化”,因此伤感不已。

但儒家说“威仪”,“威仪”植根于内在的德性,所谓“进退可度,周旋可则,容止可观,作事可法,德行可象,声气可乐,动作有文,言语有章”,就相当于基督教说的“权柄”。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孟子云:“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流”;“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中庸》曰:“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过化存神、不言而喻、感而遂通,都在说“权柄”。有德性,便有“天爵”,故曰:“为仁由己”;“大德必得其位”。

《大学》《中庸》均点出“慎独”,这个“独”字义深,不能落在物理时空上去理解。“独”,不是身之独居独处,而是心之独知独觉。君子做慎独功夫,相当于基督徒诚心实意信“主”,认识独一的真神。

“独”通“中”、“性”,回到这个“独”,才能“”,在《大学》为“明明德于天下”,在《中庸》则是“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回到这个“独”,才能“时”(时中),才能“”(至诚无息,不息则久)。

《约翰福音》:“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信子的人有永生”。基督教说“万有”与“永生”,对应儒家所言“大”与“久”。“乾”以易知,“易”则易知,易知则有“亲”,有亲则可“”;“坤”以简能,“简”则易从,易从则有“功”,有功则可“”。

“独”,不是唯我独尊,而是仁民爱物,道济天下。正如耶稣基督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但祂又是以“公仆”的身份降临世间,祂牧养群羊,“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

《大学》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中庸》云:“诚者物之终始”。言“终始”而不言“始终”,把“始”“终”位置颠倒一下,有深意,“在后的”反而“在先”,破除物理意义上的“时”,而进入德性之“时”。施洗约翰为耶稣作见证,喊着说:“这就是我曾说,‘那在我以后来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

耶稣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是初,也是终”,终、始一贯,即是“时”,如孟子称孔子为“圣之时者也”。

如何是“圣之时”?孟子进一步解释:“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

始条理而终条理,故孔子“是初,也是终”。耶稣是圣父独子,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道之“一贯”,即是“独”。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