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日本“昭和维新”

资本主义是一个绝对病态的社会,它卷席全世界,让“国家”沦为一个虚名,真正掌权的是代代世袭的少数金融寡头世家。

 

   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世界分为大大小小的国家,一个国家的国君只能在他的统治范围内作威作福,且权力的独裁,统治的残暴,终归是显露出来的“恶”,如日月之食,人皆见之。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邪恶的“黑手”覆盖了整个世界,自由民主的光鲜外表背后却是垄断资本的黑暗专制统治。自私与贪婪,萌生了邪恶,少数金融寡头世家隐身于幕后,一级一级推出它的代理人,为了维护垄断与独占,从核心到外围搞团团伙伙的小圈子,处心积虑打造一个权力与利益交织的黑暗网络。


   亚洲国家都遭受西方殖民者的侵略,唯有日本发展强大起来,既不是日本这个民族发愤图强,也不是上天眷顾日本,而是那个隐秘的野心家集团把黑手伸向亚洲,需要一个前台的打手,便“拣选”了日本。所以,明治维新后的日本表现出来的富强,只是假象,买办性质的大财阀已经扶植起来,渗透与操控已经细致入微,广泛深入到日本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假装给日本松绑,废除与欧美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收回关税自主权,取消治外法权,只是让日本表面风光,以便更好地欺骗日本国民。


   上世纪20年代起,日本部分国民觉醒过来,发觉国家被秘密操控的真相,自下而上发动“昭和维新”,掀起“改造国家”运动,斗争目标直指几大财阀和政界元老。其主要政治主张为:铲除“君侧奸佞”(即元老、重臣、政党首领和财界巨头),建立以“天皇”为中心的“一君万民”的政治体制。


 

一、“昭和维新”掀起“改造国家”运动,为什么导致了惨烈的“二二六兵变”发生?


   1930年,一名年轻的日本海军军官创作了《昭和维新之歌》:


汨罗渊中波涛动,巫山峰旁乱云飞;昏昏浊世吾独立,义愤燃烧热血涌。


权贵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豪阀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


贤者见国衰微征,愚氓犹自舞世间。治乱兴亡恍如梦,世事真若一局棋!


昭和维新春空下,男儿连结为正义!胸中自有百万兵,死去飘散万朵樱!

 

腐旧尸骸跨越过,此身飘摇共浮云。忧国挺身立向前,男儿放歌从此始!


苍天震怒大地动,轰轰鸣鸣非常声。永劫眠者不能寝,日本觉醒在今朝!


且观九天云垂野,又听四海浪哗然。革新机会现已到,夜起暴风扫日本!


天地之间落魄人,迷茫不知道何方。尘世曾夸荣华者,谁家高楼还可见?


功名不过梦中迹,唯有精诚永不销。人生但感意气过,成败谁复可置评!


离骚一曲高吟罢,慷慨悲歌今日完。吾辈腰间利剑在,廓清海内血泊涌!


   1936年2月26日,日本陆军部分“皇道派”青年军官率领千余名士兵,唱着昭和维新之歌发动 “二二六兵变”,刺杀了部分政界元老、政府要员。最终兵变遭到镇压,直接参与者多被处以死刑,“皇道派”在军中影响力迅速衰落。


   “昭和维新”掀起“改造国家”运动,为什么却导致了惨烈的“二二六兵变”事件的发生?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觉醒了的中下级青年军官期待国家实施政治“革新”,但那时日本政治已经被高度操控,他们的主张不可能得到政界、军界高层的支持,自上而下的“维新”之路被堵塞。


   社会舆论被买办类媒体操控,觉醒了的维新派只是少数人,得不到普通民众的支持,自下而上的“革命”之路同样被掐断。


   “维新”与“革命”,均走不通,又不能蓄积力量以待时机。因为1934年以后,日本陆军中的“皇道派”被“统制派”打压清洗,逐渐式微。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上慢下暴,压抑多年的怒火就像火山一样,最后以血腥的暴力形式喷发出来。

 



二、要揪出躲在幕后操盘的神秘 “黑手”


   通行的历史教科书认定“二二六兵变”是日本近代史上发生的最大一次叛乱行动,也是1930年代日本法西斯主义崛起的一个重要节点。


   日本“军国主义”,意大利“法西斯”,德国“纳粹”, 这几个名词经过买办类媒体的反复洗脑,已经格式化、标签化,没有人再向更深处去思考历史事件背后的真相。


   按理说,经此事变,日本舆论应该支持日本文官系统重新掌权,以加强对军队的约束。奇怪的是,“二二六兵变”以后,日本进一步被激进的军国主义好战氛围所裹挟,军部在日本内阁的影响力与发言权反而大大增强了。


   输毒于外,把日本国内尖锐的阶级矛盾扭转为对外的野蛮侵略扩张,这“乾坤大挪移”功夫太诡异了。不得不让人怀疑,从“昭和维新”到“二二六兵变”,幕后有一个神秘的“黑手”在操盘。


   “二二六兵变”被镇压,不仅宣告“昭和维新”彻底失败,而且导致“昭和维新”被长期被抹黑,以致给它贴上了“军国主义”“法西斯”这类标签。


   “权贵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豪阀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通读《昭和维新之歌》这首歌词,能感受到他们忧国忧民的担当与壮怀激烈的豪情,绝对不会把“昭和维新”与“军国主义”以及联系起来。日本这些年轻的中下级军官,“所说的”与“所做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必须把幕后的那只黑手给揪出来,以还原历史真相。

 


三、“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


   1931年12月荒木贞夫就任陆军大臣后,“皇道派”的青年军官曾期待他实施革新,荒木贞夫成为这些人依靠的后台。正是由于这样的人缘,才得以阻止青年军官卷入“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但是在另一方面,这也造成了这些军官有恃无恐、言行动辄越轨的后果。(摘自百度百科)


   “荒木贞夫”作为“皇道派”青年军官的后台,阻止他们卷入“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这个“荒木贞夫”十分可疑,极有可能是“两面人”,假装支持维新变革来安抚笼络陆军中的“皇道派”。


   须注意,制造白色恐怖氛围的“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都是阴谋家秘密策划的,用心十分险恶。把刺杀的目标指向财阀与买办政客,显示他们与维新派人士志同道合,与“昭和维新”运动强行绑定在一起。但是,已经开始模糊焦点,施展“乾坤大挪移”,把国内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输毒于外。


   九一八事变后,以井上日召为首的血盟团对日本政府还不同中国全面开战不满,企图利用恐怖手段废除“政党政治”,于1932年2月9日和3月5日,刺杀了银行家井上准之助和三井财阀的领导者团琢磨。


   1931年底,犬养毅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对于“九一八事变”希望采取和平的途径解决,反对关东军扶植成立的满州国。日本海军军官以及部分民间右翼分子,于1932年5月15日光明正大地闯进首相官邸,刺杀了犬养毅。


   冷血凶手遭到起诉,奇怪的是,在审判前,一份由三十五万人以鲜血署名的请愿书被送到法庭,请求从宽发落。法院最后果然从宽发落,凶手被关押没几年就被释放。重罪轻判,凶手头上笼罩着光环,背后操控的痕迹太明显了。在幕后操盘者的秘密策划下,日本高层与基层“民意”相配合,故意如此践踏法律,来主动引导日本国内舆论走向,把“爱国主义”曲解为“军国主义”、“沙文主义”。大力营造对外战争的氛围,鼓吹日本是个岛国,国土面积狭小,资源匮乏,必须依靠对外掠夺和扩张来打开生存空间。


   “五一五事件”终结了短命的犬养毅内阁,同年5月26日成立以海军大将斋藤实为首的所谓“举国一致”内阁,日本政党内阁时代宣告结束。从中也可以看出,“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是幕后操盘者蓄谋策划的恐怖事件。它已经开始抛弃文官系统中的“棋子”(知晓太多秘密,正好借助叛乱者的残忍手段来灭口),转而扶植军队中的买办代理人,以便把日本带到军国主义的道路上,通过战争来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


   “主人”对于前台的棋子总是用完了就抛弃,它垂青军中的好战分子,也是暂且的。等完成了任务,榨干了价值,就要给它们贴上“军国主义”、“法西斯”的标签,以“战犯”的罪行来审判它们。


   一战是策划好的剧本,为了掩护跨国野心家集团把大本营从英国迁移到美国。二战,本来应是分别在亚欧发生的两场局部战争:一是扶植德国法西斯崛起,瞄准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一是在中国扶植蒋介石买办集团,在日本扶植军国主义,通过中日之间的战争来消灭日本国内觉醒了的反抗势力,打碎了重来,重新稳固在日本实行的秘密统治。


   野心家集团附体于美国,向交战的双方兜售军火,大发战争财。所以,有学者指出,决不是罗斯福新政让饱受经济危机重创的美国走出泥潭。只是希特勒1939年背叛了“主人”,把给定的剧本抛在一边,不去向东进攻苏联,反而向西攻城略地,导致战局最后失控。


 

四、操盘者布下一个口袋阵,“昭和维新”以恐怖惨烈的方式谢幕


   发动“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的凶手被重罪轻判,获得舆论的普遍同情;在审判过程中,凶手们反而利用法庭作为舞台,宣传他们对“天皇”的一片赤诚与耿耿忠心,呼吁政治经济改革。须注意,这都是在做局,演戏给维新派人士观看,引导他们也采取过激的行动,从而把他们拉下水,借以抹黑“昭和维新”。


   前面有人引导,做示范,后面又有人在驱赶,犹如布下一个口袋阵。1934年以后,日本陆军中的“统制派”挤压“皇道派”的生存发展空间,只留下一个出口给军中的维新派人士:孤注一掷,通过白色恐怖手段来消灭政敌,夺取政权。


   须知,那个跨国野心家集团一贯使用阴谋诡计,它布下的间谍网络监控了维新派人士的一举一动,内部又被严重渗透,失败是必然的。


   “血盟团事件”和“五一五事件”的凶手,帮“主人”做事,所以从轻发落。军中维新派人士是要被彻底消灭的对象,“二二六兵变”主谋起事者多被判处死刑,从此,日本陆军中的“皇道派”势力一蹶不振。


   “昭和维新”必然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维新派以“清君侧”、“诛奸臣”为名,偏离了人民路线,不宣传发动群众,没有找到一个“正义”的支点,怎么可能实现“举直措诸枉”?


   维新派认为“天皇”被架空,他们发起“昭和维新”,剑指大财阀与政界元老,企图以“天皇”为中心建构起“一君万民”的政治体制。根本没有想清楚,他们念兹在兹所拥戴的“君王”是否跟他们一条心?要是“君王”也加入了那个黑暗体制,那就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再说,即使“君王”有心要与基层维新派联手,消灭旧体制,但王宫(宫内厅)被黑社会集团控制,必然也是力不从心。


   维新派所鼓吹的“一君万民”的政治体制,正好被幕后操盘者扶植的军国主义所继承利用。军中的买办代理人假装无限忠于“天皇”,实则绝对服从幕后秘密“主人”的调遣(希特勒后来的背叛,对它们产生多大影响,值得研究),对内集权,实行专制统治,对外穷兵黩武,推行沙文主义,发动侵华战争。


   战后,幕后操盘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再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变脸,审判战犯,“天皇”却逃过一劫,给人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


:“天皇”这个名号是僭越,日本长期作为华夏的藩属国,绝对不敢妄自尊大称“皇”,更不用说“天皇”。至于日本国用“日语”,如何给自己戴高帽,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但是在汉语体系中,决不可能出现“天皇”一词。中国历朝皇帝都是以日本国王来册封日本的统治者。日本使用“天皇”称号是在明治维新时期,弱国无外交,清政府后来不得不承认这个称号,这背后都有跨国黑暗势力在运作。它深知名器的重要性,窃取了“天皇”这个名号,就可以俯视亚洲各国。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