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里“守望庐”的故事

每次去黎里,总有新发现,不是多了几家富有地方风味的小吃店,便是冒出几家颇具规模的民宿。

黎里古镇

最令人注目的要数风格不同的博物馆,比如中国锡器博物馆、6悦博物馆。新韵日翻杨柳枝,古韵每现前时月,这个江南的黎花村落,虽不见梨花,却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中国锡器博物馆


6悦博物馆

古镇每天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让李海珉老师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是的,李老师每天行走在古镇的角角落落,时刻关心着古镇的变化,朝着美好的前景发展正是他努力的方向,也是他多年的愿望。

 黎里古镇浒泾路入口处 

黎里古镇一景

李海珉

李海珉老师是地方文史专家,也是我的文学前辈。自从去年中秋显宝开幕式上见识了李老师提供的守望书画系列,我一直有个心愿,想登门拜访李老师,亲见“守望庐”。

 

这个愿望终于在2018年6月实现了。

 

黎里镇的东北部有个新落成的动迁安置小区——“黎里人家”。从事古镇开发和保护工作的李老师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于2016年秋天,把家从黎里老街木排浜搬迁到这里,新居取名“守望庐”。

守望庐匾

 守,看守,守护;望,观望、期望。守什么?望什么?正在书房里整理书籍的李老师神情严肃地引领我走到客厅,站在一幅画前。这是黎里画家赵政运用写实手法仿照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绘成的《赵磻老黎里镇守望鼻祖》。画中的老者儒雅朴实,和蔼可亲。他手持一册书卷,站在一座木桥中间,与几位头戴草帽、手持锄头的劳动者交谈着,旁边的妇女孩童也在专注地倾听……这位老人就是黎里镇的奠基者、守望鼻祖赵磻老。据说,宋淳熙年间,被贬后的赵磻老心离宦海,人归田园,江浙交界的梨花村成了他漫吟归去来辞的佳地。江南好,梨花白,面对温山软水,他为当地百姓做了三件事:调停邻近村庄本地居民与北方移民之间的纷争,使得黎里由村庄升格为镇;倡议整治市河,整顿街道;倡议修建了吴江第一座私家花园——赵家花园。为了纪念这位奠基者,当地百姓在“东圣堂”树了一尊赵磻老的塑像。

东圣堂赵磻老像(毁于文革)

 黎里画家赵政的《赵磻老黎里镇守望鼻祖》

与赵政合影

 当我还沉浸在对赵磻老的崇敬中,李老师却换了个主题,与我谈起了徐达源。徐达源也是黎里文人,从小天资聪颖,三十多岁就取得了太学候选布政使理问的身份,后来又被选入翰林院待诏。徐达源生性淡薄名利,不喜做官,在京师翰林院仅仅呆了一年就辞去职务,回归黎里,然后住在一幢八进深的大宅里,过着士大夫的悠闲生活,他结交名流,整理乡邦文献,著书立说,还与朋友诗书酬唱,笔墨流芳,并留下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如《涧上草堂记略》《修养杂录》《水利节略》《南北文钞》《禊湖文拾》《禊湖诗拾》《紫藤花馆文钞》《新咏楼诗集》《无隐庵笔记》等。著名的《紫藤花馆藏帖》是徐达源在清嘉庆十六年(1811),将与袁枚、刘墉、洪亮吉等20余位著名文人来往的诗词书信手迹,勒石刻成31方石碑,真、草、隶、篆各体皆备。此石刻现嵌置在浙江南浔小莲庄的长廊石壁里。


徐达源

《紫藤花馆藏帖》

除了著书立说,徐达源还在当地做了很多善事:重建凌太常祠;与同镇人创建众善堂,修建秦太尉庙和施相公庙;独资或集资,重建、修建了南栅浜的第二桥和天随桥(俗称袁家桥)、灞桥和坝桥。此外,徐达源还多次捐出田亩,设立义冢,让无地安葬的穷苦之人,得以入土为安。

 

徐达源对于黎里的贡献是巨大的,但最为重要的应当是他编纂的《黎里志》,这部志书记录了自宋至清八百年的历史,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史实资料。也因此,徐达源被称为黎里第一文人。


 徐达源嘉庆乙丑年《黎里志》

 听完两位黎里先贤的故事,我继续聆听李老师对古镇的描述,黎里的人文历史、前世今生,一如太浦河水滔滔不绝地从他口中流出。从梨花村落到赵磻老,从赵磻老到徐达源,黎里的一弄一巷里储存着他们的身影和信息,黎里的一草一木记录着他们的贡献和情怀。再看看对面的李老师,不仅博学多才,钟情古镇文化,而且着力保护古建筑,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李老师为什么把居室称之为“守望庐”。原来,他是决意要像赵磻老、徐达源那样守护着黎里古镇,为古镇尽心尽力。

 

事实上,李老师已经这样做了。小时候被古镇河埠头上的图案吸引,年轻时在古镇的学校教书,47岁调入柳亚子纪念馆,退休后留在黎里旅游公司……冥冥中,有根丝线把他与古镇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这就是缘。因为与古镇的缘分,因为热爱古镇的文化,李老师始终为这个古镇奔走呼吁,一幢幢古宅,一座座古桥,一条条弄堂,都留下了李老师忙碌的身影。2013年2月,黎里镇的恢复建制,2014年2月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2015年3月被增补进江南古镇申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应该说,黎里古镇能有今天,李老师功不可没!


柳亚子纪念馆

东圣堂主祭厅

古镇一景

 因为心有守望的情怀,李海珉老师把居室取名“守望庐”。入住之前,同事、同学、朋友、师生知道后,纷纷以书画形式来表示祝贺,有题写三字匾额,有题匾附上跋文或诗句,有赠与诗词、对联和绘画,这份热闹的场面几乎酿成了黎里的一种文化现象。在李老师不太宽敞的书房里,他给我展示了一些书画作品。200多件赠稿中,少数出自名手大家,大部分出自擅长书画、爱好书画的友人之手,其中包括博物馆和江南古镇研究的同行,书画院艺术馆的朋友,南社后裔与南社研究成员,还有广大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李老师说,去年中秋显宝后,陆陆续续又收到了朋友们的赠稿,内容依然围绕着“守望”。这阶段,李老师一有空就钻进书房,埋头整理书画,对于没地方好好安置,李老师觉得很内疚。


穆昉洲、李海珉、殷元骐长子殷健学合影

2016年7月,苏州市原文广局长周文祥赠


说到200多幅作品,李老师感慨万千,原来部分作品的背后,蕴含着令人感动的故事。比如,南京的梁白泉老先生,年届米寿,手指不听使唤,“人家是写字,我是画字”。为支持李老师守望黎里古镇,老先生连画六幅“守望庐”,挑选出最满意的一幅,并在电话里说“守望斋”可能好画些,要不再画一些,再挑一件。电话这边的李老师感动得几乎掉泪。


梁白泉2016年“守望庐”五件另有一件印入守望书画集

 

再比如上海书法篆刻名家徐云叔,他把微信上的“守望”看成“可望”,题匾后还附上跋文,后来把“可望庐”和“守望庐”连同跋文都赠给了李老师。李老师自己草拟的一副对联,徐云叔又挥洒成一米九的长联,大为增色,成为中秋显宝展览上的压轴之作。


徐云叔守望庐纵40横60

徐云叔为李海珉书对联难乎易乎乐乎忧乎黎川守护精神旺强者弱者进者退者古镇望祈容貌娇二十余载保护乡梓本

还有出生黎里、现居吴江的苏佩文,她的《守望图》堪称乡愁的代表,此图附有小诗:梦回梨花邨,家在小桥边。儿时嬉戏处,泛舟倒影间。一股浓郁的乡愁仿佛正从诗画中慢慢溢出。


苏佩文的《守望图》

 吴江人朱海明,用心创作守望图,前前后后赠送给李老师的作品达20多件,几乎成为一个系列。

 

当李老师拿出四人守望庐题匾时,他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据说2006年,黎里与芦墟合并成汾湖镇,远在兰州的殷元骐先生知道后,特意回乡与李老师商议,最后确定由李老师牵头,团结黎里、吴江及苏州籍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民主党派,一起建言,为黎里正名。殷先生还写下了《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请命》一文,李老师又以殷先生的身份出面,写信给国家建设部、国家文物局、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市相关部门领导。经过多年的奔走努力,2013年2月,黎里镇又恢复建制。2015年10月中旬,殷先生回归故里,看到家乡新貌,十分欣慰。令人哀痛的是,同月30日,老先生突发心脏病去世。次年5月,殷先生的长子殷健学,会同书法家穆昉洲一起来黎里,赠送守望庐题匾并附跋文。



兰州殷健学穆昉洲守望庐纵51横70

 守望庐的故事实在多,几乎每一幅都有故事在里面,李老师娓娓道来,说到动情处,几乎是哽咽着的,他多次停下来,喝水,润喉,镇定。

 

我觉得应该换个话题,谈谈工作。

 

说到工作,忙,是70多岁李老师退休后的主旋律和主题词。从早到晚,他都奋战在工作岗位上,单位里需要他,游客们需要他,朋友们想见他一面也要提前预约。每逢节假日,他更忙,一拨拨人趁着假期来黎里,点名要他亲自接待,亲自讲解,“黎里活地图”“万宝全书”真不是好当的,他想谢绝都难!是的,黎里的历史还有谁比他更了解?还有谁比他更痴情?

 

“古镇的生生不息,就在于古镇人的生生不息,就在于历史长河中每一个兴衰轮回中古镇人的守望不息。”如果说赵磻老是黎里的奠基者,徐达源是黎里的太史公,那么,李老师就是黎里的守望者,他决意继续守护黎里的历史文化,期望古镇朝着理想的容颜不断迈进。


书房里翻书

李老师的书房


查找资料

 离开李老师家的时候,我忍不住又看了墙上一眼,画中的老者貌似书生意气却精明能干,虽平易近人却刚强稳重,现实中的李老师与他多么想象!

 

古镇的保护,不是一个人的守护,而是一群人的力量,但愿有更多人能参与到古镇保护的行列中,一代代传承下去。

 

附注:

部分史料摘自陈良的博文《黎里第一文人——清.徐达源》,也有部分资料来自《守望古镇书画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柳亚子与“国民党第一支笔”陈布雷的交谊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古镇黎里  驿站
古镇黎里
8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