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加精 鸡鸣古驿 不仅是苍茫的历史

雄山堪障,苍古泰然。鸡鸣乡野,瑞丽如画。鸡鸣山在历史上已成为北方最热闹的佛院道场之一,那时的鸡鸣山是极负盛名的地方。

 

鸡鸣驿

 

    每逢秋至上谷,我的思绪总能从雄浑的钟声中触摸到这片土地上曾过往的云烟。铁马金戈也许会淹没在历史的尘堆,但自然的物象和人文景观的留存,即使是残垣断壁,杂草丛迹,也能让人从那古色凝重的墨香中,读出上谷的神奇和伟大,让我深深地理解和体会了这山的巍峨,水的悠长,天的高远,地的辽阔。

  

  透过古城南楼之窗,眺望黄羊滩上的漠海长风,品味鸡鸣山的万古尊容。鸡鸣山虽老态龙钟,但气宇轩昂。犹似莲花座上的仙家道人,正穿过历史的每一条缝隙,攀上逶迤的羊肠山道,看着永宁寺沧桑的背影。洋河夕照,晨光沐雨,鸡鸣和唱,俱与日月同辉。

       

  元代诗人刘秉忠曾为鸡鸣山留下这样的诗句:“烟蒸山腹晴犹湿,河带冰澌暖渐流。独上鸡鸣看日出,五云多处是皇州。”虽然壮写春景,但又好像是在秋里觅花。登高望远,祥云弄彩,皇州东南,慷慨激昂。在壮丽的山河中,酬志满怀,其精神风貌怎不令吾辈钦佩矣。

  

  雄山堪障,苍古泰然。鸡鸣乡野,瑞丽如画。鸡鸣山在历史上已成为北方最热闹的佛院道场之一,那时的鸡鸣山是极负盛名的地方。

         

  依山傍水而居,鸡鸣山巍巍而立,右挑燕山山脉,左踏洋河浩水,南瞰中原平畴,一般人看来,也会感到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古来它更是军事要扼,北塞之腹。元朝指疆为营,于鸡鸣山下设军事要塞作传递信息和储存物质的场所。到了明朝,同样的驿所功能,让当权者更为看重。夯基垒城,建筑了一方实实在在的驿池,这就是屹立在鸡鸣山脚下的鸡鸣古驿。

  

  鸡鸣驿建在古商道上,南可入飞狐,西可抵大同,北可过大境门直达库伦。这是北方的重要商道,也可以说是张库大道的发端。鸡鸣山上常年香火缭绕,道场一派鼎盛,来此朝拜的人川流不息。

  

  我无需有意追寻鸡鸣驿的历史,走进它古老城门的那一瞬,就看到了城中的断瓦残砖散落于萋萋荒草中,到处散发着远古战火的气息。我想,它的衰败是必然的。倒是那修葺一新的书院,让我感到此驿的一时安静。我仿佛听到了那位穿着明服的童女琅琅的读书声,是那样的清丽,宛如丽鸟的歌唱。我也仿佛看到了童女眸中嵌着热润的泪水,映出她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解放后,这里曾改为女子学校,我想,从这里走出来的学子们,一定带着一份历史的厚重。

 

              

  经年的风雨,总会侵蚀沧桑的古驿。今日这沧桑的古驿重放异彩华光。作为世界上保存最为完整的邮驿,鸡鸣驿让慕名来访的游客,顺着古道,就能重新感受一次元明清的历史,从萧太后怡亭、慈禧西逃,到邮驿飞马、剑指北塞……历史如浩浩秋风荡来,给我们留下的不止是肃杀和冷冽,更多的是深深的思考。

  

  攀上古驿宽阔的城道,从鸡鸣山荡来的秋风夹裹着一股凛冽的寒气,扑打在我的脸上。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极目远眺,鸡鸣山愈加巍峨,像一枚重玺,在洋河北岸,在苍茫的大地上印下“千秋万古”的朱痕。“绝壁秋空冷,荒坛露气清。野僧留客饭,山鸟为人鸣。以极登临兴,无穷吟古情。浩歌一尊酒,四海共升平。”金人郝天挺《永宁寺》之诗,满怀抒意,也正合我心头上涌出的潮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释源祖庭慈云寺
下一篇:山西鹳雀楼
返回中国古建筑  驿站
中国古建筑
86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