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中国画的世界“形象” 一

  重塑中国画的世界“形象”


--------------为中华文化呐喊、广而告之,三生有幸!


【摘要】 

1、自从1918年5月14日徐悲鸿《中国画改良论》主张改变了中国画近百年来,是以西方绘画的评价标准来评判的(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都需要“东施效颦”的话,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请记住:民族文化的发展,主要在于自身;外来文化,只能是参考借鉴;如果“本末倒置”?便丧失其存在的价值!),因此,我们必须要有“新时代”的《中国画评价标准》。

    2、我们必须弘扬国粹、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民族文化自信!艺术是一种或多种技能发展到一定的高度(高峰),给人们创造出一种精神(思想)上的享受(或美的熏陶)。历来有诗 、书 、画同源之说 ,三者的最高境界是 “诗情画意”;都是写心 、写思想 、抒发感情的。因此,强烈建议创立“中国画的诗情画意”中心!学科应该设置:古诗文,古文字,儒释道,礼节礼教(仁义礼智信),国情思品,书法。


    安贫乐道,初(痴)心不改。出于《后汉书·杨彪传》:“安贫乐道,恬于进趣,三辅诸儒莫不慕仰之。”【释义】安贫:安于贫困;道:原指儒家所信奉的道德;后引申为人生的理想、信念、准则。处境虽很贫困,仍乐于坚守信仰 。理念决定思路,思路决定出路。做任何事情,必须要了解“我在干什么,我在哪里?我的认知、能力如何?我的努力方向怎样?”

    


    习主席指出:“有一些老前辈就跟我讲,作为中国的领导人要干什么呢,
就是不要把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文化搞丢了,还应该在你们手里传承下去。”(http://www.sohu.com/a/190421772_210889




    《钱文忠教授: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在哪里》https://www.ixigua.com/a64627204 ... iao#mid=52912644774告诉我们,牺牲了珍贵的民族文化换取现在的经济发展------,是很可惜的!我们不能把发展经济与保护传统文化艺术并重吗?(延伸阅读:钱文忠教授讲国学与国运(全集)https://www.ixigua.com/a64627204 ... iao#mid=52912644774)

    “没有精神内守的真气,必然没有好的书画。不是文人大约画不好中国画,因为没法通达笔墨的精神内蕴。没有文化而成为中国画家,是20世纪才有的事。为什么呢?审美标准发生了变化,“西方绘画的理论、西方绘画的教学、西方绘画的评价、来造就'中国画’”岂不是“笑话”?这样的“民族文化自卑”已经伴随中国画一百多年了!

    早在宋代,中国画的诗情画意形式已经很成熟;赵佶(1082年6月7日-1135年6月4日)第一幅“中国画的诗情画意”作品,比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早三、四百年。宋画之美,美在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艺术态度,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于山水、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在整个中国绘画传统中,最独特最辉煌的成就正是山水画。而宋代艺术最突出的成就,就是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的山水画。《万壑松风图》(北宋 巨然 现存于上海博物馆)以水墨为基调,罩染清淡的黛青,景色葱郁氤氲。以全景高远式构图,体现出水深林密的意境。宋以来,诗画一律的观点成为主流。苏东坡称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不直白,以比兴手法抒心志创设境界,这需要丰厚的文化积淀。在“第一幅中国画的诗情画意”作品中就能够清晰看出:“画上题诗曰: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释义为:秋天美景正浓,“冲淡了”寒冷,漂亮的锦羽鸡,君子行为如儒家的五种品德:'温、良、恭、俭、让’;那么人间舒服轻松的生活,应该胜过凫鹥(凫和鸥——泛指水鸟) 逍遥的日子!”




    从上图看来,中国画的诗情画意形式已经完备,“诗画本—律,天工与清新”成为北宋中后期士大夫品画的标准,而西方绘画还只是“启蒙状态”;元代以来的大画家几乎都能诗,有些甚至是优秀的诗人,如倪云林、八大山人、唐寅、文徵明、徐渭、恽南田、郑板桥、吴昌硕等等。画贵有诗意,自宋以来成为风气。像清代以来王鹏运、朱孝藏、陈寅恪诸人的诗,没有知识积累怎么能读得懂呢?”

    中国画艺术是东方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灿明珠,古往今来,它一直在向前发展,犹如一条长河,虽有时狂暴湍急,有时滞流平缓,但从没发生断流,它一直在发展中向前、向前,终于汇成今天这样一条浩浩荡荡的艺术大河,中国画的发展中凝聚了多少代画人探索奋斗的结晶,这需要每一位有志于中国画中求索的学人(爱好者)珍视的。 

    但是,中国画在“洋为中用,古为今用”过程中,越来越丧失民族特色。由于(圈内人)对于中国画的认识存在偏颇,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中国画需要“与国际接轨”(或者全盘西化)……。几年前,曾发生某画家的布幕国画被归类到油画展的事情,震惊了国画界……于是产生诸如“中国画末路穷途”、“笔墨等于零”等悲观论调。而我却认为:中、西方文化没有孰高孰低的问题,两者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艺术并没有先进和落后的区别,只有形态的不同。……任何事物都要遵循自身的发展规律来,不可有失偏颇;在中国画的发展上,吸收其他艺术长处无可厚非,但要有度,不只能局限在以“术”求“术”的 思维之中,而重点是要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假如没有了中国传统文化底蕴、没有民族特色,那么中国画且不谈“发展”,就连“生存”都是问题;因此,“诗情画意”是中国画的发展方向。也许,“诗情画意”今后会领引世界绘画的发展。 

    中国画重自然。中国几千年来,以儒教为中心。虽然儒教思想在政治上非常深厚,但是,促成中国艺术之发展和孕育中国艺术之精神的应该是道家思想。士大夫之崇尚自然,应该相信是山水画发达之原因,同时也是道家思想发展中之美景。中国人如果永远不放弃山水画,中国人的胸襟永远都是阔大的。中国画重气韵。六朝时南齐有一位人物画家谢赫,他是中国画最早的一位批评家。谢赫的气韵之说,最初的含义或是指能出诸实对而又脱略形迹,笔法位置一任自然的一种完美无缺的画面。中国画重笔法(即线条)。中国人用毛笔写字,作画也用毛笔,书画的工具方法相同,因此中国书画是可以认为同源的(画家一定要练好书法)。

    中国山水画是国人情思最为厚重的沉淀。 (西方绘画没有“文化沉淀”故称“风景画”)

    据文献记载,早在两千多年以前的战国时期,山水画就已经出现在丝织品和壁画上。经东晋顾恺之发展,历南北朝至隋唐,才逐渐摆脱作为人物画的背景,而发展成为独立的画科。

    唐代山水画开创了两大流派:一派是青绿山水,它继承了隋代展子虔的传统表现技法,发展成为工细巧整、金碧辉映的风格,此即后世所称的“北宗山水”。

    山水画至宋代,已达到完全的成熟,是山水画空前兴旺鼎盛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山水画坛名家辈出,灿若群星,画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首推董源、巨然、李成、范宽与郭熙。

    两宋的山水画犹如山花怒放,绚丽多彩,表现出画家们极大的创造才能。山水画的许多表现方法都创始于宋代。在风格上,董源与巨然一体,李成与范宽相近,是宋初山水画的两大流派,即“南方派”和“北方派”。北方派雄强挺拔,得秦陇山水之骨法,以李成、范宽、郭熙为代表。南方派“淡墨轻岚”得江南山水之神气,以董源、巨然为领袖,后世认为是南宗山水之正传。董源、李成、范宽被历史上并称为“北宋三大家”。

    文人画理论的兴起,认为“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提倡山水画重意境、重神韵。这对于宋代及以后水墨山水的发展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元代是山水画的重大转变期。从中国山水画的发展来看,表现形式由五代以前色彩为主,经过两宋色彩、水墨交相辉映时期,至元代则水墨占了画坛的统治地位。元初的赵孟頫强调书法入画,趋向于以单纯的墨色体现色彩的效果。这一提倡,大大丰富了山水画的笔意,使山水画向文人画的方向更前进了一步。代表元代山水画的“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从实践中体现和发展了当时文人中普遍出现的重法轻意的美学思想,提倡作画以意为上、形为次,轻视理法,重视意趣,强调借绘画抒发个人的情怀,从师造化到法心源,这样就从思想理论上冲击了两宋以来相沿成风的旧画坛。

    明代山水画从形式上看风格多样,出现复杂纷繁的流派,显示出山水画坛的兴旺;但从内容上看,却日益空泛,画家趋向于摹仿古人笔墨,因袭成风,有创造性的不多。明代前期,以戴进为代表的浙派势力最大,继承的是南宋马远、夏硅画风而无所创新;明代中期,以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明四家”为代表的吴门画派,统领山水画坛,上师董源、巨然,下接“元四家”的衣钵,所画姑苏山水,一派古风,特别到了明代晚期,经董其昌等人从理论到实践系统地提倡复古,以临摹前人为能事,中国山水画艺术陷入步履古人的圈子而少有创造。

    影响所及,直到清初的四王(王翚、王时敏、王鉴、王原祁)也都是如此,“摹古逼真便是佳”。他们虽有泥古之弊,但在摹古之中也总结了前人在笔墨方面的不少经验心得,对于绘画遗产的整理与研究,不能说是毫无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清初以“四画僧”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为代表的在野派画家。他们以新安江流域和黄山为据地,一扫临古之风,而开创写生之新径。他们不拘一格的画风使清代山水又出现新的高峰.他们强烈的个性及其精深理论,对近代画坛影响极大。

    特别是石涛,既采前人之长,又写生活之真,画了许多与众不同的山水画。他在所著的《石涛画语录》中,提出“太古无法”、“笔墨当随时代”、“借古开今”、“一画”说、“搜尽奇峰打草稿”等一系列创见,有力地冲击了几百年山水画坛的沉闷气氛,别开一条新路。

    中国地大物博,为画家们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灵感;丰富多样的地形面貌,成为画家抒情、言志的最佳寄托对象。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山水画按照“天人合一”的观点,将天、地、人、自然万物更加和谐地融为一体。这可能也是山水作为中国画重要创作题材的原因之一。一直到今天,山水风景仍然是中国画的主要表现对象。

  机器人审稿非常讨厌!尽是“文字狱”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