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到心碎的纳兰词,字字含情长相思

一句广为流传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让很多人喜欢上了纳兰容若,他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备,更是被誉为“清词三大家之一”。

品读纳兰词,就如同在冬雪飞扬的时候,坐在暖炉旁沏一壶热茶,只需轻嘬一口,一股暖流便袭涌而来,浑身通泰无比。

指尖的暖,词中的凉,恰如人世的喜怒哀乐在时光里流淌。


乡愁之美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山高水远,风雪无阻,不论身在何处,最眷恋的永远是家。

余生里,总有尚不明朗的时光,世事沧桑,如何都如意。

一个人的成熟在于,无论你经历怎样的挫折坎坷,最后都能微笑面对。


情思之美


《临江仙·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人群中匆匆穿行。

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从此欢喜为你,憔悴为你。


惆怅之美


《浣溪沙·我是人间惆怅客》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夜了,静了,想起往事,月色于无人处好像也朦胧起来。

只是,曾经的很多事情,当时只道是寻常。


牵念之美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

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

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

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贪享梦里相逢的幸福时光,画角声催断了离人肠。

梦是好梦,即便是梦醒一场空,但是仍值得高兴不是吗?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国学 • 国风
86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