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我们和死亡之间的一堵墙

《我们一直在疏忽父母和长辈的生命》

作者/阎连科 摘自《我与父辈》

 

我们这些做晚辈儿女的,总是要把父母对我们少年的疼爱,无休止地拉长到青年和中年,只要父母健在,就永远把老人当作当年三四十岁的壮年去对待,永远把自己当成少不更事的孩童去享受父母给我们的心怀和疼爱,哪怕自己已经是壮年,而父母长辈们已经步入老年的行列里。

因为这种疼爱河流一样源远而流长,我们便以为那疼爱是可以取之不竭的;因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所以我们也并不把那爱放到心上去。许多时候,甚或把那疼爱当作累赘和包袱,当作烦琐和厌恶,想把长辈的疼爱扔掉,就像扔掉长在我们背上的瘤。

直到有一天,长辈老了,父母病倒了,我们才明白父母和长辈,都早已为了生活和儿女、日子和碎琐,精疲力竭,元气耗尽;而我们,也已经早就不是了少年和青年,不是了青年和壮年。

对父母和长辈生命的疏忽,如同我们常年在暗暗吮吸着父母和长辈的血液而当作可有可无的水。到了这时候,我们想起我们原是父母的儿女了,是长辈的晚辈了。

父母和长辈,在此之前,他们为我们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可我们,能做的一切却都不是为了他们呢。

现在,他们年迈了,不能下田耕作了,不能到车间工作了。而陪伴他们的,只能是赋闲的无奈和一日日的衰老时,甚或从他们迎面走来的日子里,只能是疾病和死亡时。

我们该明白我们的角色不光是自己儿女的父亲和母亲,不光是妻子的丈夫、丈夫的妻子,不光要为自己的事业、贪念努力和钻营,我们还应该把我们欲望中的努力拿出那么一丁点儿给他们,把我们十个指头中的二十八节指骨分出一节来,让他们使用和抚摸。应该让他们清楚地感觉到,他们这一生,是确确凿凿生过儿女、养过儿女、有着儿女的。

……

从那儿望出去,我们都已可以清楚地看到死亡了,可以听到死亡走来的脚步声,可以听到死亡在路上的交耳言谈和细语,可以看到死亡手持的通知和预告。

这样,我们就不能不正面去考虑与它的答对、应酬了,不得不去考虑今后面对命运与死亡时的态度和同死亡答对、争论、打斗时的说辞和尊严。 

因为活着终归是要有着最后那一日;因为终归有着那一日,也才必须要认真地去考虑、安顿那些活着的事。

图/视觉中国


当我们谈论父母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



01/10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论语》



02/10

他们是我们一出生就看到的人,

但是要真正读懂他们,

可能需要用掉我们一生的时间

《朗读者》


03/10

父母健在的话,

你和死亡之间有一层垫子;

当父母离开以后,

你就直接坐在死亡上面了。



04/10

父母教你时,你是张白纸;

你纠正父母时,父母已成画。


05/10

世间的爱都指向团聚,

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


06/10

"我吃东西越来越清淡,对待人情世故越来越宽容,不乱发脾气也学会了忍让,慢慢地有了一颗成长的心。也开始害怕听到任何与病痛有关的事,最大的心愿变成了全家人身体健康。相比一两年前迫不及待要去看远方的心,我更希望花十分之九的时间在温柔灯光下和父母吃完一餐饭。"


07/10

父母的爱,

始于你尚未降世,

终于他归为黄土。


08/10

我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永无弥补。

毕淑敏


09/10

作为子女,我们要善于看穿父母的坚强,这件事越早越好,不要等到来不及了,也不要等到没有机会了。就像所有的父母都不愿意缺席子女的成长,我们也不应该缺席他们的衰老。至亲至情,不应该是看着彼此渐行渐远的背影,而应该是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王帆


10/10

我们如此奋斗明明也想让他们幸福,

可他们却淡淡地答:

 "做父母的

有什么比儿女的幸福还幸福的事呢。 "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传统经典交流站
46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