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众”

以前我给工作室起名叫《槐石斋》,意思是心怀石涛、齐白石、傅抱石、石鲁等大家。后来又根据五行缺什么起名叫《易山》,意思还有我是画山水的,想用《周易》理解山水,更有很好的交易,几年过去了,《周易》没有弄懂,画我自认为有了很大进步,但好像更多人不喜欢了,“看不懂”的多了,加上我不会经营,不善交际,所以交易就很不好了。
错和对我不知道,但我会用“曲高和寡”来安慰自己。


前一段时间,老婆病了,我投资亏损而没太多钱给她看病,很大程度只能靠她自己支撑,我很心痛,但老婆很好,心态一直很平和,也不责怪我,她自己照顾好自己,用插花、画画来打发时间,并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摆上插花,弄得家里很有格调。女儿一个寒假也是猫在家里画画和准备考研,三个人在家很是温馨了一段时日。

老婆在大学里就显现了她绘画的才气,毕业后当了老师也就淡化了,但还时不时的指教我的画和撕我的画,经常是我辛苦了半夜的作品,早上起来画上就画了一些叉叉或不见了,弄得我哭笑不得。但不管对错,我的画在她的监督下还是进步了不少。

老婆加入《五蕴禅心》后笔名就叫淡墨,“淡墨”不是“淡漠”,她为人热情而大气,她病的这些时日,除了插花,她开始画画了,对画画的态度我自愧不如,展露出来的灵气我也自愧不如,而且人也显现出“淡墨”的韵味来,我画了几十年的画,现在要向她学习,我是有些心里“问题”了。

女儿平时的习作还是有些呆板,估计一是画画时间短,二是遗传了我的多一点,但寒假在家画了一个假期,对画画的刻苦和心境,我却自愧不如,这肯定是遗传她妈妈的要多一点了。

我们三个人合在一起,为“众”。于是我毅然将微信名改为“众”了。
“众”上边的人应该是我,像保护伞一样,但我没有做到,是一把破伞,汗颜。
但,“众”也为“三人行,必有我师”,家里三人都有我学不完的东西,更何况社会了。
致所以为“众”。

2019年农历2月18,
老婆的生日自省(李宏平)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艺术现场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