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书发展史

篆书是对原始先民使用的符号和文字进行整理和规范所形成的,在它的血统中,既有来源于对神的符号化描画,也有一定的社会实用功能。可以说,篆书到了清代才因金石考据学的兴起,自觉的从书法艺术自身的发展诉求出发,从根本上滤清了它血液里面非审美的元素,成为了中国书法艺术中一只独特的奇葩。它所表现出的对笔墨价值的重视,是对书法形式语言的感性抽象的发掘。它改变了篆书发展的方向,并为后来的书法发展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方向。

现在普遍的看法,认为篆书是从甲骨文始,经过金文再到小篆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过去人们习惯把小篆以前的古文字称为大篆。许慎《说文解字》:“篆,引书也”。启功先生称“引”为“划线”、“划道”。结合“篆”兼有的结构造型的指向,所以“篆引”应该是专指籀书大篆和小篆书体的共同的线条特征和笔法。也就是说如果不具备“引书”的特征,就不具备篆书的品格。从汉字发展来讲,小篆作为大篆的简体,具有简化、工整、规范和线条圆润均匀,结构统一定型、章法整齐划一等特点,这无疑是一大历史性的进步。

商周的甲骨文已经具备了后世书法的用笔、结字和章法等诸多因素,笔画则是方笔居多。从文字点画中看,具有起收、提按变化的弹性和柔韧性。同时具有重心稳当又错落有致的美感。由于甲骨文是以刀为刻写工具,加之甲骨文的质地坚硬,所以笔画以方折为主,具有瘦劲峻挺的刻划特征。结字和章法方面也大都体现出对称、匀称的特征。从整体来看,又具有雄伟、整饬、劲峭、严谨的风格。

 

商代金文承继甲骨文遗风。这一时期代表性作品如《司毋戊方鼎》腹壁铸铭“司母戊” 风格上既承甲骨文起笔收笔尖利的遗风,又融入了圆润、浑厚、朴拙的气韵。

西周金文:金文发展至西周中晚期,已臻繁荣昌盛。内容逐渐加长,笔画由粗细相参而趋于均匀划一;收笔与起笔亦由方圆不一变为圆笔。书体有的雄浑典丽壮观;有的严谨端正。有的端整典雅;有的恢宏恣肆;有的幽雅清丽。代表作有墙盘、颂鼎、大克鼎、毛公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废除混乱的六国文字,推行小篆,因此小篆也被称作秦篆。著名的《泰山刻石》、《峄山刻石》、《琅琊台刻石》、《会稽刻石》等是小篆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品。《泰山刻石》文字结体肃穆严整,《峄山刻石》笔画略细而匀整,多用圆笔,字体呈方形,表现圆浑流丽之风格。这些刻石用笔匀净挺瘦,提笔疾过,圆融峻整,其笔法又如玉筋,所以秦篆又称“玉筋篆”。

 

汉代金文被称为“汉金文”,以区别于商周金文,文字较多者是新莽时期的《嘉量铭文》,紧缩中宫而伸长垂笔。许慎的《说文解字》问世。这部依据“六书”对文字予以解说的著作,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地分析字形、考证字源的专著,对我国的文字学研究和书法艺术发展史的研究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影响。汉之篆书以《袁安碑》、《祀三公山碑》、《嵩山少室石阙铭》为代表。《袁安碑》继承秦篆而有所发展,圆劲清朗,后世对其评价甚高。《祀三公山碑》篆法特殊。《少室石阙铭》篆法轻松自如。汉碑额风格多样,以《张迁碑》篆额最有特色,其结体宽扁,布局密集穿插,给人以有法而无定法的感受。

 

 

篆书在唐宋元明时代处于低谷状态,但还是涌现出一些著名书家。李阳冰被誉为李斯后小篆第一人。他的篆书创作,开创了“铁线篆”的新时代,为篆书的变革与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代表作品有《城隍庙记》、《三坟记》等。点划婉转冲融,结构圆劲遒密,能传古代篆法的精神。徐铉精于文字学。擅长小篆。他考订了《说文解字》。徐铉小篆出于李斯。所作的篆书,映日视之,笔画中心有缕浓墨,因其笔锋直下不倒侧,故笔锋常在画中。

 

清代迎来了篆书创作的昌盛。邓石如、杨沂孙、吴昌硕引领时代风骚。邓石如被誉为“国朝四体第一” 。他用羊毫笔、生宣纸,以略带行意的笔法入篆,创作出了既玉筋垂拱又跌宕起伏、变化多姿新的篆书体式,形成了与上古篆书完全不同的审美品格。他关心篆书所蕴含的审美价值,发挥用笔技巧对先秦篆书线条图式予以改造,追求篆书中蕴藏的淋漓元气。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书画同源
22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