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掉的女子








 

 

总有那么些女子,我行我素,或者,我舞我自娇,于水墨一样清淡的生活里青绿重彩地活着,不买时光的帐。

我说她们是老不掉的女子,亦妖亦仙。

法国女作家杜拉斯肯定是一个。66岁高龄,竟然和一位27岁的大学教授相恋,敢于挑战极限的女子,总是难免叫人要侧目的。她不管,她恋她的,那是“我喜欢就好!”在我们,这样的高龄,是早已经退出江湖不想再折腾了吧。我总以为,爱情像气功,哭啊闹啊,欢啊醉啊,丹田里没那么一旋涡的真气,是摆平不了事的。我等俗女子,常常是,经历了一场爱情的悲欢后,便怕了,即便再有爱情续集,也是常被我们弄成了习惯性流产。红袄绿裙下,包裹的是一颗苍老的心。


在市井人眼里,66岁的女人,即便找一个夕阳红,那起码是在70岁左右晃的人啊,60岁的都不敢要。老了啊……

老了!人家杜拉斯可没觉得自己老,老妻少夫照常逍遥,让世俗的人们干瞪眼去吧。每一场爱情,于她,都是盛世狂欢,她永远都有着一颗十六岁的恋爱的心、不老的心。




 








 

 


老不掉的女人那里,爱情永远是一道新上来的甜品,即便不吃,赏心悦目也是好的。我的一个朋友,从十几岁和语文老师关关雎鸠,到现在快四十岁了依然热爱异性,几十年啊,她都是在谈恋爱,长亭连短亭,一场又一场。我有时纳闷,就问她:年年月月谈恋爱,你就不嫌累吗?她说:不啊!我享受着呢,可能是我的雌激素分泌比常人旺盛,那些服装干净气质优雅的办公室男人,对我来说总是充满诱惑!我骂她老妖精。
这样的女子,总是有点邪媚,骨子里有着妖性的,根本就没打算老,也老不掉。


也有另一类女子,不老如仙,尘世之中,烟火之外。

宋氏三姐妹中,最妖娆的怕是宋美龄了,我说的就是她。晚年的宋美龄,独守小楼,深居简出,外人很少能看到宋美龄的晚年容颜。那并不是说,她老到见不得人了。她和旧上海十里洋场过惯夜生活的人一样,喜欢晚睡晚起。平日,大部分时间是待在楼上的书房里画画,一个人画画,或者读读《圣经》。她不下楼则已,下楼必是极其认真化好了妆的。且这化妆,她向来不假手他人,人前,她永远是那个年轻美丽优雅的知性女子。晚年,满箱满柜的服装里,旗袍依然是她的最爱,她和年轻人一样几乎每天称体重,永远拥有一副可以穿旗袍的好身材,着旗袍的她永远是这个世界的别样女子。美丽的女子是不老的!





 





 

 
我也有那些奶奶级别的朋友,五十多岁了,喜欢K歌,喜欢给自己拍花前松下的照片,喜欢到精品小饰店里淘东西。她们像宋美龄一样喜欢旗袍,还喜欢戏曲,京剧或者昆曲,偶尔,手机铃声会是周杰伦的《青花瓷》。她们懂得善待自己,养花养鸟养鱼养草,那些平淡的时光里,总不忘常常给自己弄一点小欢喜、小满足、小感动。她们喜欢上网,喜欢告诉我她们网上的异性朋友,甚至偶尔露出几句她的异性朋友的情话来。她们甚至自己开车自驾游,几个人一道,自带帐篷,露营。还打电话邀请我一道,吓得我电话都从手心里抖掉了,那头她们叽叽喳喳地笑。

她们温柔,温暖,有一点贪欢的心。我想,她们若是花投胎来的,一定是泼辣地开到秋后的波斯菊或者大丽菊。柔韧,张扬,妖娆,明朗,又不失活力,这就是她们,以至我常常要人前人后地咒一句:这些老不掉的女人呀!下辈子的精彩都让她们给提前挥霍了!

时光是一盘大大小小的玉珠子,倾在地上,滚走了,有人抹了泪在找,找到老。有人不找,只兀自坐在窗前,欢喜地挑针弄一袭锦绣,绣了鸳鸯牡丹好春光,也把自己绣进去,就这样老不掉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善为心境
下一篇:女 人 味
返回心灵驿站  驿站
心灵驿站
8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