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猪》 散文 作者:左思

我虽然生活在繁华的都市里,但是我从来不会以自己是城市人自居而瞧不起农村人。
我出生在农村,我的父母都是农村人。也许有些人会说,他们从父母开始就是城市人,他们与农村毫无瓜葛。但是,我想告诉他们,你爷爷的爷爷一定是来自农村的,追根溯源,我们应该都是农村人。
农村人就一定知道猪。猪曾经是全世界大多数农村家庭的主要财产,养猪则是重要的经济来源。社会在不断向前发展和变迁,如今,我们中国农村的大多数家庭已经不再养猪了,这是因为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就业渠道的拓宽,农民完全可以不依靠养猪来作为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
汉字“家”的造字释义与猪有直接的关系。古人认为有猪才算是有完整的家,猪养的越多家庭就越富有。
这个世界上,虽然有不吃猪肉的民族,但是食用猪肉的人群约占全球总人口数的70%以上,这是人类生存优选食物的自然选择。除了猪肉可以食用,还有猪皮、猪胆、猪油和猪鬃等也是人类少不了的物品。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猪。
很多人虽然天天吃着猪肉,但从来也没有看见过活猪的样子,因而很不了解猪。这里,我可以以切身经历告诉您我与猪的故事
我的爷爷是位勤劳厚道的庄稼人,他最擅长养猪,他就是靠养猪卖钱后再买田并发家致富,成了小地主。我爷爷却好赌,有一年春节前,他赶了四头猪去三河镇卖,卖了不少大洋,口袋有了钱他就去了赌场,结果被几个骗子做局,把卖猪的钱输了个精光!
奶奶在世时会经常唠叨这件事:早上出去四条大肥猪,晚上回来两手空空一个人。问他,钱呢?输掉了!奶奶那时便告诫我,十赌九骗,男人千万不要赌博。
我的父亲是一位知识型农民,在我小时候,我家就有好几本关于养猪的书《猪病防治》、《养猪快速增肥法》等等,没事我也翻翻,光看里面的图谱。
我家那时有七口人,劳动力少,父母挣得工分还不够分口粮,在生产队我们家年年超支。唯一的办法就是养猪,养猪卖的钱要全部交给生产队。晚上在油灯下,父母一遍一遍的数钱,唉,这一百多元如果不交给队里那该多好啊,我们可以过个好年,母亲一边长吁短叹道。
每年卖猪时,父亲便带着我一道,让我在前面唤猪,一开始猪还听话,跟在我身后面走,万物皆有灵性,到后来,走着走着,猪发现了不大对劲,它发觉了这是一条不归路,于是便拼命往回跑,好在它腿上栓着一根结实的麻绳,我和父亲就使劲的拽住它,父亲一边还用棍子狠狠的抽它,它终于被驯服了,也认命了。
到了食品站,猪被赶进一个铁笼子里过磅,对收猪的人,父亲是一脸讨好的恭维他,尊称他为“会计的”,并一根接一根递给他临时才买的一包好烟。那“会计的”嘴里叼着香烟,瞅瞅我家的猪,然后用剪刀在猪毛上横竖剪了几道我看不懂的记号,父亲告诉我,这叫定级,一级猪最值钱。原来父亲讨好那“会计的”是希望他高抬贵手给定个高级别。
当我们离开时,我家的猪已经被赶进一个很大的围栏中,里面关着很多很多的猪,有黑的,还有白的和花的,这时我已经认不出哪条是我家的了。父亲结了钱后会带我到商店,给我买一个又香又甜的大麻饼犒赏我。
卖了猪,会在来年的春天到集市上再去买一条小猪仔饲养。就这样一年一年的重复着卖了养,养了再卖的农家养猪生活。
“小猪秧子吃细糠”,小猪仔进门犹如财神到家,它可是我们家唯一的一笔财产和希望。我们要举家之力善待它,除了在饲料里会掺杂一些剩饭喂它,还要弄些新鲜的菜叶和青草给它吃。
父母交给我的任务就是“跟猪”(放猪),要我好生伺候它,绝不能有一丝闪失。它还小的时候,是用绳子栓住的,只管喂食,其它不用管,长到几十斤重后就要进猪圈关起来养,每天早中晚要放猪三次。
我小时候的记忆,除了读书便是放猪,放学后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猪圈,猪这时已经在里面嗷嗷直叫了。我一手拎着粪萁和尿瓢,一手拿着屎刮子。“跟猪”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拾猪粪和接猪尿。“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猪粪和猪尿都是农家的宝贝,有时候,为了一泡猪粪我会和同村的小伙伴干架,如果自家的猪粪被别人拾走了,或者是猪尿撒掉了而没有被接到,父亲就会责骂我。
在我离家工作之前,我养过十几头猪,每一头猪都有零零碎碎的记忆故事,最难忘的是在我十四岁读初三那年养的那条大白猪。
那条白猪是母猪,它是我二姨娘家赊给我家的,自打它走进我家后,就注定它与我家命运共济,风雨舛行的一生,它是我家艰难岁月的见证者和贡献者。
那一年,我母亲患类风湿性关节炎,需要很多钱买药,这给本来就贫寒的家庭雪上加霜,当年连买猪仔的钱也没有。它进了我家,我们就格外的用心饲养,父母对猪的关心有时候甚至超过了对儿女的关心。我们全家想方设法让它快快长大,养肥了就卖,然后换钱补贴家用。
它很乖,几乎就在我家的门前屋后跑,根本不会跑远去糟蹋别人家的庄稼,所以,我们就没有用绳子栓住它。有一天晚上,它在屋子的旮旯间照常的东嗅嗅西拱拱,突然间,它倒地抽搐,我们一家人都被吓坏了,慌乱无主,父亲连忙翻书找原因也没有找出所以然,后来不得连夜请来兽医,兽医一看就说是中毒的症状,这时,父亲想起来那墙角处原来放有一包六六粉,虽然早就被清理掉了,但估计还有些残留被它尝到了。我和父亲连夜去兽医站找熟人买阿托品,兽医站说没有了,父亲想了想,说干脆去医院买用人用阿托品替代试试看。死猪当做活猪医吧,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知道是药物所起的作用,还是我母亲在灶庙前跪拜菩萨保佑所起的作用,猪抽搐的症状渐渐的消失了,慢慢的又开始进食。
大病后,它好象特别怕冷,晚上总是呆在锅灶下睡觉。它特别爱干净,每天半夜,会在某个时段准时起来哼哼着拱门,我便会起来开门放它出去拉屎撒尿,一会儿功夫它就自个回来了,天天如此。
它睡觉时,还像人那样的打着呼噜。父亲陪母亲到合肥看病的期间,家中就只有我们姐妹在家,那时我们都还小,姐妹们胆小,晚上就睡在里面的那间有房门的房间里,我是男孩,就只能睡在外面灶间临时搭起的床铺上,半夜里寂静无声,我也会害怕,但是,只要听到猪的呼噜声我便获得一丝胆量上的补充和安慰,仿佛它是一个人陪在我的身边。
到了六月份,它长到差不多有百把斤重了。那年,我考上了中专,就要准备学费了,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庭哪里还拿的出学费呢?母亲说,把猪卖了吧,虽然现在卖它很不划算。
卖猪的那天,我们全家都目送它出门,只见它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乖乖的走在我父亲的前面,它随着父亲的身影最后消失在河埂的尽头,母亲潸然泪下,她说这条猪真的很乖,就像我们家养的一个人一样。
我们一直等到傍晚也没有见到父亲回家,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猜测是不是父亲到街上的姑姑家做客了 。到了天黑时,我们刚刚关门正准备睡觉时,突然听到有猪在拱门,我开门一看,是我家的猪!只见它浑身是泥,气喘吁吁的走到灶间,便一头倒下就睡。猪怎么自个回来了?我的父亲呢?一种不祥之兆笼罩在我们全家的心头。母亲赶紧让我找舅舅,陪我到街上的姑姑家打探一下。
来到街上的姑姑家,才得知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父亲跌倒住在医院!我来到医院时,只见父亲昏迷不醒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正在吊水,是姑姑把我父亲送到医院。姑姑告诉我,我父亲在街上赶猪,那猪胆小,见到汽车就拼命的跑,是拴在腿上的绳子把父亲绊倒,父亲后脑着地,耳朵孔里直往外冒血……,恰巧街上有认识我父亲的人,就赶紧通知我姑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姑姑这时要我赶紧的去街上找猪,我说猪已经自己跑回家了。
母亲说这条猪卖不得,养做老母猪吧,于是,我家从此开始养母猪了。那条母猪真不愧为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它有十六个奶头,母猪有多少奶头就一定产下多少条猪仔,这是物种进化的选择。那条母猪每年都产下一窝猪仔,我们家因此有了一项固定的收入,它在我家最困难时候总会雪中送炭,我的学费依靠它,我母亲的药费依靠它,我家的油盐酱醋也依靠它……,虽然它只是畜牲,但它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它是对我家很有贡献的一条生命,我们当然要善待它。
自己成家后,我便很少回老家了,我每年都会惦记那条白色的老母猪,它还胃口好吗?它还生猪仔吗?父亲说它老了,已经不能生育了,我说那就养到死吧。有一年,我回老家,发现挂在窗台上那根麻绳和转轴,我突然想起那条母猪。
如今,养猪已经进入现代化和产业化了,连网易的老板丁磊也开始养猪,我想他只是为了赚钱,一定没有我养猪的情怀。
去年非洲猪瘟爆发,很多养猪场和养殖户将疑似致病猪采取活埋的做法让我愤怒不已,我写信给浙江省农科院和农业部,呼吁从动物福利的角度出发,从善待生命的人道主义考虑,建议给疑似致病猪先采取安乐死,然后再做相应的无害化处理。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呼吁得到了积极的回应,他们认同我的观点并开始实施着。

2019/2/16于合肥万达银座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欢迎大家来到左思文集驿站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左思文集  驿站
左思文集
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