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小雅·车攻》:“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朱子作《六先生画像赞》,引用《诗经》“允矣君子,展也大成”,盛赞小程夫子之德性。


“允矣君子,展也大成”,郑玄注:允,信;展,诚也。大成,谓致太平也。朱子注:“允,信;展,诚也。信矣其君子也,诚哉其大成也”。


以“信”注解“允”,以“诚”注解“展”,不是不可以,只是“诚”与“信”在现代汉语中意思都非常浅显,失去了本义。“允”与“展”呼应,都是实义动词,如果把这句翻译成:“他确实是正直的君子,一定能成就一番大业”。“允”与“展”的意思都虚化了。


“惟精惟一,允执其中”,“允”有“恒”这层意思。诗云:“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朱子注:“穆穆,深远之意;於,叹美辞;缉,继续也”。“允”通“缉”,有恒久不息之义。“允矣君子,展也大成”前一句“之子于征,有闻无声”,朱子注:“闻师之行,而不闻其声,言至肃也”。


《中庸》26章曰:“《诗》云‘维天之命,於穆不已’,盖曰天之所以为天也。‘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盖曰文王之所以为文也,纯亦不已”。


应结合“於穆不已”“纯亦不已”来解读“允”,再如商汤日日新、又日新,孔子学而不厌,颜子欲罢不能。


“允”之古今义差别很大,展开、伸展、舒展、施展、展现,“展”字多少还保留着古义。把“允”的内涵界定清楚,对于“展”也容易领会了。


《中庸》26章曰:“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中庸》23章曰:“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


能“恒”,能“久”,入于精微,则能致广大。“久则征,征则悠远”,或“诚则形,形则著”,均是从“允”过渡到“展”。


孟子曰:“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圣之时”与“集大成”,异名而同实,犹如《中庸》云“致广大而尽精微”,这有助于解读“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时,时中,能“时”,才能“久”,所以,《中庸》26章以“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承接《中庸》25章末一句“故时措之宜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