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香 | 历史文人的传香之道

好香难得,正如知音难觅。移步琴桌,弹起一首应景的古曲。古琴不宜合奏不宜众赏,不为演出不为悦他,更多时候只是两三人一起静听风过竹林,雨打芭蕉的一点心趣罢了。只可惜“古调虽自爱,今人不多弹”,然而,同样是盛世文化,相较古琴,用香之习却始终荣昌。

大约魏晋以后,文人的生活中开始有了“香”这样一位雅士相伴。而文人与香的关系在唐宋之际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读书以香为友,独处以香为伴;衣需香熏,被需香暖;公堂之上以香烘托其庄严,松阁之下以香装点其儒雅。调弦抚琴,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导其韵;幽窗破寂,绣阁组欢,香云一炉可畅其神而助其兴。难怪明朝的周嘉胄慨叹“香之为用大矣!”

史上也流传许多文人用香的轶事。韩熙载喜对花焚香,花不同,香亦有别:木樨宜龙脑,酴釄宜沈水,兰宜四绝,含笑宜麝,薝卜宜檀。徐铉喜月下焚香,常于月明之夜在庭院中焚烧自己制作的“伴月香”。蔡京喜“无火之香”(“放香”)。常先在一侧房间焚香,香浓之后再卷起帘幕,便有香云飘涌而来。如此则烟火气淡,亦有气势。到了宋元明清时代,香道的整体设置和仪式流程已经趋于成熟,文人墨客非常崇尚香道文化,并且乐此不疲地聚集在一起,讨论、研究,促使香道文化在这一时期有了长足的发展。

孟子说:“香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长寿”。看来孟夫子不仅喜香,而且有其理论根据,人们从内心深处喜欢香。有了一定经济条件的文人们,不仅用香,而且还想尽办法制作自己喜爱的香,要用香烧出情趣来、烧出意境来、烧出学问来。如此,不仅制香、使用香器,连焚香的方法也是文人们研究的范围。我们从杨庭秀的《焚香诗》中可见其大观。

文人相聚,能有自制的好香是一种荣耀。而且,许多香还要引经据典,甚至配以诗词。雅士制香,附庸风雅者人数更众,其它各业人士为示其风雅,也纷纷加入到这个行列之中,香的使用,逐渐成了全民的习俗。几千年来的屡屡馨香,始终像无声的春雨一样滋润薰蒸着历代文人的心灵,而中国的哲学与艺术也向来有种“博山虽冷香犹存”的使人参之不尽悟之更深的内涵,或许其中也有香的一分作用吧。

对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来说,焚一炉解困意的香才是最好的选择。在《香乘》中记录了一方读书时焚用的“窗前醒读香”,此香可为丸或制成线香。读书时若有倦意,焚烧此香,便可神清气爽,不思睡眠。此香相当于香中的“红牛”,困了累了,焚上一支,效果甚好。高濂说:“嗜香者,不可一日去香”。焚香伴读书不仅是文人雅趣,其清芬醒神以利读书的功效,更让香成为书斋必备之物。

明清两朝,则是中华传统香文化的普及期。当时的制香技术、较之前代有了长足发展:线香,棒香、塔香得以普遍使用;民间用香风气也更为繁盛,香以其特殊的魅力征服了宫廷贵族、豪门富户、文人雅士乃至市井平民。人们妆饰香膏,佩戴香囊,雅室香熏,彻饮脊茶,沐浴香汤,调服香药。不知不觉,香以各种形式融人到古代中国人优雅而极富情趣的日常生活之中。

文人中有许多制香高手,如王维、李商隐、傅咸、傅元、黄庭坚、朱熹、苏东坡等。苏东坡即有“子由生日,以檀香观音像及新合印香银篆盘为寿”作为生日礼品的记录。仅文人墨客因对香品的喜爱而自行配制的“梅花香”配方,流传至今的就有近百种;“龙涎香”则有五十余种。文人相聚,能有自制的好香是一种荣耀。

关注“香意嗅觉”公众号,
建设属于你自己的一亩方塘。
感谢朋友们的细心品读。
如此,时光静好,岁月安然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和香传习馆
2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