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女孩火海救母感天动地

7岁,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遇到危险时还只会被吓得哇哇大哭,可许昌市襄城县范湖乡竹园村一个只有7岁大的小女孩,为了救自己的母亲,竟然端着盆冲进火海,结果自己被特重度烧伤,至今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我们在心疼这个小女孩的同时,不得不反思学校、社会、家长平常在对孩子的安全教育上的缺失。“水火无情!”这句老话可能这个7岁的小女孩不懂,可我们懂,我们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为什么没有教会她在面对危险时,首先应该保护好自己,再想办法求助?这个7岁的小女孩的遭遇让我们心疼的同时,更提醒我们,安全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而且刻不容缓!

  A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4月10日上午,走进平顶山152医院烧伤科一楼3-6床病房,一股腐烂的肉味扑鼻而来。掀开搭在床上的被帘,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目全非、满身裹着白色绷带的孩子,她就是火海救母的7岁女孩小萌婵。

  三个床位的病房里站满了陪护她的亲人和慕名前来看望她的人,病床旁边的地板上,横亘着一个木板,木板上沉睡着一个面容憔悴、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他是小萌婵的父亲菅公民,已经几天几夜没睡觉了,他头枕着下水道管子,面色惨白,眉头紧锁,鼾声疲惫。墙角的床头柜上摆放了几束鲜花,百合和康乃馨开得正艳……

  “疼!疼……”急促的叫喊声打破了病房的宁静,小萌婵的姑姑连忙跑过去掀开被帘,关切地问小萌婵怎么了。高烧40度的小萌婵神志已经有些恍惚,她的姑姑只能用调整她躺的位置这种方式来帮她缓解痛苦,却不见效果。心急的姑姑只好拿起床头的雾化探头,给小萌婵的面部做雾化,因疼痛而扭曲的小脸因为有冰凉的水汽滋润而少许舒缓……

  小萌婵的背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肤了,整个背已成青绿色,宛若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青苔,刺痛着人的眼睛。小萌婵的姑姑继续给她做面部雾化,小姑娘的眼睛里充满着痛苦和焦虑。来看望小姑娘的汪女士走过去对她伸出大拇指:“你真勇敢!你是好样的!”小萌婵羞涩地把眼光离开,身体也向一边侧去,可能在翻身时碰住了伤口,她又开始喊疼,并开始叫爸爸。小萌婵的姑姑说爸爸累了,正在睡觉,小萌婵立刻咬住嘴唇,开始小声哭泣起来……

  一种心碎的感觉猛然袭上心头,记者强忍住涌上眼眶的泪……

  在另外一个病床上,小萌婵的母亲一声不响,陪护的亲人告诉她有人来探望她,帮她撑起被帘。只见她的双臂被厚厚的纱布缠裹着,像个蚕蛹,她的五官已经全部模糊,皮肉已被烧焦,只剩下一双眼睛闪着亮光。这位坚强的母亲依然努力地想去微笑,以表示感激之情,并用虚弱的声音说了一声:谢谢……

B

  火海救母感天动地

  小萌婵的邻居大婶擦拭着眼泪,给大家讲起那感人至深的一幕。

  3月29日晚,家住许昌市襄城县范湖乡竹园村41岁的董会影正给两个刚刚7岁的漂亮的双胞胎女儿做饭。这时,她家开的小卖部里有人来买烟,董会影离开用帆布搭建的“厨房”到小卖部给人拿烟,等回到“厨房”时,看到没有关闭的液化气灶上的火灭了,而锅里还做着晚饭呢。她重新打火准备点燃液化气,然而就在这一霎间,“嘭”的一声,火光冲天,大火瞬间吞噬了整个“厨房”……

  “着火了,快去喊人!”董会影对正在外面玩耍的两个女儿菅萌婵和菅萌媛高声叫喊,妹妹菅萌媛立即跑向邻居家喊人,而一向乖巧听话的姐姐菅萌婵这次却没听妈妈的话,她一头钻进了“厨房”,因为她看见妈妈满身是火,她要帮妈妈把身上的火扑灭,要把妈妈从火里拉出来……

  “厨房”里都是纸箱、啤酒瓶等物品,瞬间,火越烧越大,董会影被火烧得睁不开眼睛,走不成路,几乎绝望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叫喊:“妈妈!妈妈!”董会影看到女儿端着一个盆向自己跑

  来,却一下摔倒在火海中……

  顾不上自己身上燃烧的火焰,董会影奋力跑过去,抱起全身都在燃烧的女儿……

  邻居赶来时,母女俩已经像火人一样,妈妈浑身都是火,却用双臂牢牢地抱着也同样燃烧着的女儿……

  七手八脚,众人合力灭火!灭火!

 

 一旁的沙堆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母女二人身上的火终于被扑灭了,然而二人已是面目全非、全身赤红。站在一旁的管萌媛惊慌失措,看着妈妈和姐姐号啕大哭起来……

  救火车、救护车呼啸而至。此时的小萌婵头发已被全部烧焦,面部已分不清轮廓,全身赤红,两条腿上的肉开始脱落,卷曲着、耷拉着……救援的大夫心疼地掉下泪来,而小萌婵看到有人来救她时,还喊着:“叔叔,我不疼,我没事儿,赶紧救我妈妈,我妈妈被大火烧坏了……”人群中,有的乡亲忍不住掩面哭泣……

  小萌婵的父亲菅公民在内乡县打工,听说家里着火了,连夜打出租车从内乡县直奔萌婵母女俩接受治疗的平顶山152医院烧伤科。

  C

  四面八方传递爱心

  为了不干扰母女二人治疗,在医院烧伤科病房外的小花园里,小萌婵的姑姑对前来看望小萌婵母女的人们表达着感激之情。她说,哥哥家出了这样的事儿,看着小侄女和嫂子遭受这样的折磨,她快承受不住了。她心里很难过,眼泪也已经流干了。但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的爱心,让她惊讶,让她感动。

  她拿出一个小本子,让记者看上面记录的奉献爱心的款项和电话:上海2万元、唐山1万元、郑州1万元、长葛1000元、平顶山1000元……“他们都是好人,有的连名字都不留,只是叮嘱我们不用管他们叫什么,赶紧救孩子和她妈妈,希望母女俩早日康复。”她感动地告诉记者,郑州的一位刘老师专门跑过来,把他们班上孩子捐的395元钱(大部分都是钢镚)和学校筹集的1.5万元送到小萌婵爸爸的手上,临走时自己又拿出3000元。这位刘老师还对孩子的爸爸说,以后如果家庭有困难,两个孩子上学的事儿他全包了……还有平顶山的一个饭店老板,已经来了3趟了,每次都带着员工和自己的心意。“我们真的好感动,好人啊,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我们谢谢他们,谢谢他们啊……”

可爱的小天使你们真的伤不起

 

对于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菅公民一家来说,碰到这样的灾难性打击,医疗费成了他们最大的问题。小萌婵和妈妈刚入院时,一天的医疗费就要1万多元,而他们家的积蓄只有几千元,连一天的治疗费都不够。事发当天,竹园村的村干部组织村民捐款。村支书陈群朝说:“只要家里有人的,基本上都捐了,有10元、20元的,也有100、200的,300多户村民捐了1万多元。菅萌婵所在的村小学的学生也进行了捐款。学校规模小,只有100多个学生,

  孩子们拿的都是零花钱,捐了813元。事发后的第二天,乡里送来了5000元钱。4月10日,襄城县民政局也拿来5000元的救助款。后来,乡里又送来6700元的爱心款……”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得到救助款10万多元,这可是救命钱啊,真是太感谢大家了,请记者同志在报纸上帮我们转达谢意,我们一定会永远记住他们的大恩大德的……”小萌婵的姑姑哭着对记者说。

  但是,对于两个特重度烧伤患者来说,想要完全治愈她们的病症,10万元钱是远远不够的。小萌婵的姑姑说:“我嫂子清醒的时候,知道治疗的费用很贵,我们负担不起,他对我哥说,"不要再管我了,救咱的女儿吧",我哥流着泪说,"你们娘俩,我都要管,不会丢下任何一个,要做植皮,我把我的给你们"……”

  惨烈的哭叫声从病房传来,我们赶紧往病房跑去。原来小萌婵的主治医生海艳丽在给她擦拭伤口,准备换药,小萌婵承受不了换药的疼痛在大声哭泣,大声叫喊……

  据海艳丽介绍,目前母女二人病情都比较严重,还没脱离危险期,母亲烧伤面积68%,三度烧伤43%;小萌婵烧伤面积84%,三度烧伤达到65%,都属于特重度烧伤。而且,母女二人都在发着高烧,可由于没有手术费、没有足够的医疗设施,她们只能在这里接受保守治疗,她们面临着剧烈疼痛、高烧折磨、毒素入侵、器官衰竭等多重的折磨,一般人都承受不了。

  小萌婵的姑姑给小萌婵增加背上的冰块(现在只能靠冰

块来给她镇痛、降热)。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孝感天下
44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