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腊月,赏腊梅 | 盛放,在属于自己的季节

儒风君 儒风大家 今天

文稿 | 儒风君原创


梅花三弄传奇乐坊 - 传奇乐坊萧演奏曲

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2019年的第一花,就这么华丽丽的盛放了。

腊梅,古称黄梅,因花瓣盈润如蜜蜡,自北宋始称蜡梅。

由于其吐蕊飘香正值农历腊月,民间又称之为腊梅。

腊梅与梅花,花形、花期及花香都极为接近,很多人往往将二者混为一谈。

按生物学分类,腊梅为蜡梅科,多为金黄色;而梅花为蔷薇科,有红、粉、白等多色。

古往今来,爱梅者甚多,咏梅者亦甚多。但这种误解,大概古已有之。

文人诗中的“梅”,到底指腊梅还是梅花,有时会傻傻分不清楚。

但是,那又何妨?它们有着相同的气节和品格:

一样的冰清玉洁、傲视群芳;一样的铮铮铁骨、坚韧不拔......


腊梅傲,凌寒独自开


腊梅傲霜雪,凌寒独自开。

冬天,或许没有雪,却一定有腊梅。

不惧天寒地冻,不畏冰袭雪侵,纵情绽放,用一身傲骨,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上天给了腊梅种种磨难,也赋予它种种美好:凌霜斗雪、俊风傲骨,高贵脱俗、不趋荣利。

做人应如梅,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要傲,就傲的像梅,不动声色,虚怀若谷。


人生本没有固定模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

做一枝腊梅,在属于自己的季节盛放,那么自由,那么洒脱。

不献媚,不讨好,把自己活成一道风景。

用从容淡定的美,让世界惊艳;用一抹淡妆,让百花失色。

2019,勇敢的做自己,用你的方式,以你的节奏......


腊梅香,香自苦寒来


一花香千里,更值满枝开。承恩不在貌,谁敢斗香来?

腊梅,芳香四溢,浓郁醇厚

却没有人知道这傲人的花香,经历了怎样的雪虐风饕、天寒地坼。

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横空出世,随随便便成功。

每一个成功者,都曾经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奋斗和漫长等待。

歌德写《浮士德》用了60年,李时珍写《本草纲目》用了27年,司马迁写《史记》用了14年,蒲松龄写《聊斋志异》用了一生......


假如梦想总能轻易实现,这世间,哪还会有那么多热血沸腾、百转千回的奋斗故事?

假如成功还未到来,或许是机缘未到,或许是努力的还不够。

等待,是人与时间的博弈。

而上天,终将眷顾那些不畏挫折、不懈奋斗的人......

2019,努力,但不着急。不因看到希望才选择等待,而是选择了等待才会看到希望。



腊梅俏,俏也不争春


人间寒彻,众芳失华,唯有腊梅,鹅黄沾雪,俏立枝头。

人们爱梅,不仅爱它凌寒而来,迎风冒雪的坚韧,更欣赏它无意争春的豁达。

无数文人墨客,独爱梅,他们种梅、赏梅;咏梅、画梅。

中国文学艺术史上,梅诗、梅画数量之多,足令任何一种花都望尘莫及。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陆游说:“看尽人间兴废,不曾富贵不曾穷”。

诸葛亮也曾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欲为大树,莫与草争,是大智者的修为。

人生,若只顾着计较得失荣辱,争来抢去终是空。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余生不长,善待自己,善待生活,善待他人,善待身边的一切。

2019,静而不争,就少了烦恼;不惊不扰,生活便安好......转载儒风大家的作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6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