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渎职了!当处长也不好好上班,整天想这想那

对于工作,王阳明同志失望归失望,组织安排还是要坚决服从,不能因为这点事,给人留下党性不够纯洁,觉悟不够高的坏影响。

第二天,王阳明就去刑部上班打卡,开始仕途生涯。

王阳明是根正苗红的进士出身,仕途起点还是比较高,人生第一个职务是刑部主事,也就是大家说的处长。明朝的处长,官阶虽然不高,权力还是挺大的。有时候心情不爽,看到皇帝大人的文件也敢不盖章,签上“不同意”、“情况不属实”、“需详细斟酌”等牛逼意见。

在明朝,被处长搞下台的高级干部,多得去。

当然,我们王处长还是比较低调,没那么彪悍。职业生涯中,除了弹劾过死太监刘瑾之外,好像和谁都挺客气。

因为,我们王处长不屑于搞政治斗争,他喜欢搞学术研究。

刑部的工作,还是比较单调,平时就是负责翻阅刑事卷宗,审查刑事案件,看看是否存在冤假错案,偶尔去趟监狱。

这年刚好换届,闵珪接替白昂,出任刑部尚书。

闵珪,是一个按规矩办事犟老头,做事挺有原则,颇有几分魏征的风范,敢于犯颜直谏。

有一个案件,闵珪没有按皇帝意愿办事,而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一点面子都不给皇帝,气得朱佑樘直骂娘,恨不得马上抄老头鱿鱼。事后,朱佑樘找刘大夏说理,刘大夏只是说,这事不能怪老闵无礼,这是他职责所在。宽厚的朱佑樘,最后谅解了闵珪,从此对他更敬重,在工作上遇到分歧,多数以闵珪意见为主。

闵珪,担任刑部尚书之前,是都察院左都御史(中央纪委书记),做过两广总督,还带兵打过仗,平定地方匪乱,算是朝廷的循吏干才。有这种老江湖坐镇刑部,朱佑樘还是比较放心。

这就是问题症结所在,即使朝廷出现大案,需要交付刑部审查,也轮不到王阳明。一向不安分守纪的王阳明,突然要他安分守己地上班混日子,这个比用棍子抽他还难受。

一年半载,王阳明发现仕途,没有想象中有趣。

北边鞑靼犯我国土,杀我军民,掠我财产,而我王阳明腹有奇谋,满腔热血,却埋首于案头纸堆。

王阳明毕竟还是太年轻,没有什么阅历,把仕途看得太简单。以后考中进士,成功仕途,有了一官半职,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谈论国家大事,可以挽狂澜于既倒,可以消除边患,救万民于水火。

事实上,国事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5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