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名篇,美了数千年

诗经》是古代诗歌的开端,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从《诗经》中,我们可以窥见先民们的生活与情感。在《诗经》中,先民们将诗歌与劳动生活紧密相连,使得这些诗歌清新而真诚,读之令人回味无穷。



关雎

【诗经·周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雎》是《诗经》的第一首诗,历来为人称道。也是《诗经》中流传最广的诗歌之一。一句话总结《关雎》就是“思无邪”。这首诗歌将一个男子相思追求女子的真挚情感表现得十分单纯而美好,在几千年后依然打动着读者。


蒹葭

【诗经·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蒹葭》也是《诗经》中的名篇,一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将爱而不知,追而不及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缺撼的爱情总让人回味,镜花水月的事情总引得人再三追寻,念念不忘。


静女

【诗经·邶风】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静女》中的女主人公是狡黠有趣的姑娘,当爱人来时,她躲起来捉弄他。但她也是聪慧的,她送给心上人彤管,告知自己的心意。真真是一个有趣的姑娘,也展示了有趣的生活场景。


《淇奥》

【诗经·卫风】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宽兮绰兮,猗重较兮。

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淇奥》是一首赞歌。先秦时代,正是中华民族不断凝聚走向统一的时代,人们渴求和平、富裕的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人们自然把希望寄托在圣君贤相、能臣良将身上。赞美他们,实际上是在表达对生活的向往。

《淇奥》首开先河,用竹子喻人,借绿竹的挺拔、青翠、浓密来赞颂君子的高风亮节。


《氓》(节选)

【诗经·卫风】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这首诗不同于其它情诗,这是一位弃妇的血泪控诉诗。一位女子回忆自己和丈夫从相识成婚,最后却被丈夫无情抛弃的过程,在控诉的同时,还表示“一刀两断”的决绝态度。


《风雨》

【诗经·郑风】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风雨》是一首女子和丈夫久别重逢的诗歌。“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将那种喜出望外的感情写得溢于言表。短短八个字包含多少深情。


《野有蔓草》

【诗经·郑风】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一对青年男女在田间不期而遇,男子表现得十分喜悦。他看着这个女子,美丽生香,这样的相遇真是合我心意。男子将爱意马上吐露出来,十分大胆。他说,我想和你共结连理,一起生活。一见钟情而炽热与直白,让很多现代人也颇为向往。


《击鼓》

【诗经·邶风】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名句让后世多以为这是一首爱情诗。其实,这首诗是一首战争诗,是一位远征异国、长期不得归家的士兵唱的思乡之歌,诗中描写长期征战的悲苦,无以复加,感动了许多人。在悲苦的背后,战士们同生共死的誓言让人感动。“执子与手,与子偕老”说的就是这种战士之间生死相依的动人情感。


《木瓜》

【诗经·卫风】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与“投桃报李”不同,回报的东西价值要比受赠的东西大得多,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高尚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友情)。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不因回赠物品的价值高低来衡量情感,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情意的珍视,所以说“匪报也”。


《桃夭》

【诗经·周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首诗流传甚广,因其语言极为优美和精炼。这是一首祝贺年轻姑娘出嫁的诗。全诗三章,每章四句,以桃花起兴,为新娘唱了一首赞歌。读起来朗朗上口,颇有意趣。全诗语言精练优美,不仅巧妙地将“室家”变化为各种倒文和同义词,而且反复用一“宜”字,揭示了新嫁娘与家人和睦相处的美好场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国学 • 国风
83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