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很励志,唐伯虎就很颓废吗?

翡翠原石每日一贴 



唐伯虎王阳明同处一个时代。

从历史地位上来说,如果说王阳明是划过长夜耀眼的彗星,那么,唐伯虎可能只算是流连于花花草草之间的一只寒萤。但后人眉飞色舞谈论更多是作为风流才子的唐伯虎,却很少有人知道,天下还有一个叫王阳明的人。

正所谓: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王阳明生于1472年,仅仅比唐伯虎小了两岁,浙江余姚人。唐伯虎是江苏苏州人。两人少年时代就皆有才名,唐伯虎更是被誉为“神童”。但这两位江南才子,却最终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之路。

在那个年代,人生都被设计好了:科举,然后入仕。唐伯虎当然是对自己颇有信心的,他天资聪颖,16岁就考中府试秀才第一名,轰动了苏州城;29岁参加乡试,再获第一名,从此人称他“唐解元”。

1499年,28岁的王阳明连续在两次科考失利之后,第三次进京参加了会试,发挥出色,榜上有名,赐二甲进士第七,从此以后走上仕途的道路。同年参加会试的唐伯虎,却因被牵连进“泄题案”,身陷于科场大狱之灾。



考生进京赶考,通过各种关系然后结识主考官员,这是当年的潜规则,但唐伯虎和与他同行的徐经却被举报了。为什么被举报?此二人过于张扬,俨然摆出此次大考非我莫属的派头,得意便娟狂,有才华有名气却不懂低调,终于被人抓住把柄。

这正是唐伯虎此后郁郁不得志的关键之原因:交友不慎,为人轻狂。

当王阳明开始自己的官员生涯时,这场科场大案处理的结果随即也下来了:

徐经、唐伯虎均遭削除仕籍,发充县衙小吏使用。

相比于唐伯虎,科场春风得意的王阳明,却面对着更可怕的挫折。当时权倾一时的大太监叫刘瑾,他大肆逮捕反对自己的大臣们,时任正六品的兵部主事王阳明实在看不下去,上疏要求释放这些正直的官员。但不知为何这封举报信落到刘瑾手上,刘瑾大怒,假传了圣旨,结果王阳明被责40杖,贬谪至贵州龙场当驿丞。

王阳明拖着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身体,在前往贵州的路途之上,又遇到了太监刘瑾派来的杀手。王阳明选择假装跳水自尽,最终躲过一劫。

同样遭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唐伯虎的表现,却是跟王阳明完全不一样的,唐伯虎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态度呢?


一、

唐伯虎有一颗骄傲的心,他坚决不去干那个县衙的小吏这样的职位。唐伯虎归家后夫妻反目,自己开始消极颓废,筑室名“桃花坞”以自娱,从此就开始玩世不恭、游戏人生。

王阳明显然有一颗强劲的心,既然被贬去贵州,那就去吧。他逃过刺客追杀,后来又在舟山遇到台风,差点命丧在海上,但仍然去上任了。当时的贵州龙场,“万山丛薄,苗、僚杂居”,闭塞落后。他根据风俗教导当地人开化,受到了当地民众爱戴,就这样慢慢扎下根来。

让后人感慨的是,王阳明性格的执着与他解决问题超凡的能力,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他成为一代大儒之前,读书人十分注重宋儒朱熹的经典著作,朱熹强调“格物致知”,所谓“物有表里精粗,一草一木皆具至理”。王阳明在少年时,对此身体力行。有一次他决定穷竹之理,他就安静守在竹林中,“格”了三天三夜的竹子,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自己反倒大病一场。从此以后,王阳明对“格物”学说就产生了怀疑。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事件:“守仁格竹”。


同一时刻,在江南的温柔乡里,唐伯虎则过起了狂放不羁的生活,酗酒、狎妓,卖画为生。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业钱。”这首诗就很形象地表明了他此时闲云野鹤的心境。

王阳明在前往贵州的路上,也曾经写过一首诗,按意境却大不相同:“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大概意思是:我根本就不在乎生活是顺境还是逆境,所有这一切都跟天空中的浮云一样,风一来,就被吹走了。月夜,风高,我在静静的大海上泛舟了三万里,那种痛快的感觉,和我驾着锡杖、乘着天风,从高山之巅疾驰而下的感觉一样。

在某一个晚上,在贵州龙场这个穷山僻壤的地方,习惯夜夜静坐深思的王阳明突然大悟“格物致知”之道,高兴得跳了起来,把睡着的仆人都惊醒了,这就是史称的“龙场悟道”。



二、

何必事事格物?不如关注自己的内心。王阳明“心学”理论的核心是“知行合一,以致良知”,他曾对弟子说:“人胸中各有个所谓的圣人,只自信不及,都自埋倒了。”强大的内心,就能够使一个人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直到成为圣贤。

要知道,在当时崇尚空谈的团团迷雾之下,王阳明的新学之说,如同黑暗中熊熊燃烧的火炬,散发出了穿透力极强的光芒。

人生中经历的大磨难,别人强加而来的羞辱,却成了王阳明成为圣贤的最后一道淬火的工序。

王阳明自小学习骑射,又精通兵法。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能文能武的人很多,但文武两方面都臻于极致的首推王阳明。他不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他的“心学”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因为他同样主动去作为,将学问在事业上充分表现出来。

王阳明在军事上最令人称颂的是,他只用几十天的时间,平定了宁王朱宸濠策划了很多年的叛乱,对一个从未带兵的人来说,实属不易了。当时王阳明以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宁王叛乱,声势惊人,呈席卷之势。王阳明手中虽然无兵,却临危不乱,他一方面在袁州(今江西宜春)聚集各府县的士兵,征调军粮,制造兵械船只,另一方面他假装传檄各地至江西勤王,在南昌到处张贴假檄文来迷惑朱宸濠。为争取更多时间集结军队,他写蜡书让朱宸濠当时的伪相李士实、刘养正劝宁王发兵攻打南京,却又故意泄露给宁王。



李、刘二人果然劝朱宸濠进兵南京,但朱宸濠大疑,所以按兵不动。过了十多天,勤王兵未至,朱宸濠才发现被骗,带兵攻下九江、南康,随即在攻打安庆时受挫,此时的王阳明大军已集结完毕。朱宸濠精锐兵力都前往了安庆,而留守南昌的兵力则空虚,王阳明于是率兵攻打南昌,朱宸濠回兵救南昌。最终双方在鄱阳湖进行了决战,经过3天的激战,宁王战败被俘。

这一役,足见王阳明的用兵之道,神出又鬼没。他带兵打过很多场仗,无一不取得辉煌的战绩。历史上对他用兵有一个评论:王阳明用兵诡异、独断,素有“狡诈专兵”之名。当然,这源于他强大的自信心。

其实,此刻王阳明和唐伯虎的命运差一点就交织在一起。宁王起事前,到处招募贤才,用重金将唐伯虎征聘过去。不过唐伯虎这个人虽然纵情于酒色,但还算一个聪明人,发觉宁王叛乱阴谋后,他就佯装疯癫,而且装得很像,甚至在街上裸奔。宁王一看,这人废了,放掉算了,唐伯虎因此才躲过王阳明的雷霆之击,捡回一条命来。



这一年,唐伯虎不到50岁。他的心却仍然很热,放浪形骸不过是寻到机会之前的表现罢了。

唐伯虎的晚年穷困潦倒,54岁的他临终时写下有名绝笔诗:“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6年后的1529年,王阳明病逝,他的遗言却是:“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这就是不同的人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