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久远的钟声(诗绪)

——眺望老城云阳张飞的小庙有感
文·三峡刘星


鱼贯而出,在历史的画卷
寥寂的苍穹。此际无言
雕刻岁月的隐约
模糊传奇的过往
唯听,那久远的钟声

直至斑驳青铜,纹理凹凸
缄默中有话要说
任由灵魂扩散
唯智慧的余音,为之绕梁

触摸冰凉的记忆
叩问被轻描淡写
此时此刻,古往今来了然
厚重、古拙直至苍远

振聋发聩中曾经穿刺浮云
告诫过西山、日落、黄昏、血染
这无声的黄钟大吕啊
唯有敲击的力度——震荡宏远

而今,此时此刻
在淹没的废墟之上
膨胀的平湖撑满丰盈之波
几根混泥土赤脚擎柱
江岸,只剩下一间小屋


【备注】。有感于老城云阳县城对岸的飞凤山麓湖畔的张飞庙。作为名胜古迹张桓侯庙已经整体搬迁,而且搬迁得干干净净。据记载,所有的雕梁画栋,木石结构,乃至庙中的所有植被。而怀旧的人,竟然在原故址的后山绝壁之上重新建造了这一座本来属于这里的张飞庙。因为高峡平湖前,对岸的飞凤山和此岸的五峰山麓几乎可以接壤。按照大唐杜甫的记载,这里的峡江大致是“腊月春意动,县前江可怜”,而且是“两边山木合”的势态;更别说江心还有形似游龙的龙脊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少卿府
6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