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宗教改革与整理国故

近代以来,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话语权与历史解释权掌握在邪恶势力手中。买办媒体总是宣传欧洲中世纪的黑暗与腐朽,目的就是映衬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的伟大、光荣与正确。须知,所谓宗教改革与文艺复兴,是魔鬼从一左一右两条路线展开对天主教的围猎。


    新教徒要摆脱教会这个中介,直接向上帝忏悔,这没错。但魔鬼处心积虑要肢解欧洲以天主教为核心建构的社会秩序,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标榜抽象的自由、平等与虚假的正义、博爱,由原子化的个人组成一盘散沙,社会没有了凝结核与凝聚力,才可以更好地进行渗透、收买与操纵。


    文艺复兴高扬所谓人文主义的旗帜,鼓吹人的价值和尊严,喊出的口号是响亮的,但究其本质,却是放弃道德的自律而为人欲的泛滥松绑。


    相比较而言,宗教改革可谓入室操戈,更具有欺骗性。假作真时真亦假,以更“左”的激进面目示人,标榜“真理”与“正义”,戴上虚假的面具来主动打击天主教,以“改革”之名行破坏之实。


    英美的清教徒攻击天主教的独裁专制、偶像崇拜与“赎罪卷”,非常激烈,但他们自己只是假装清高,实则比俗人更迷恋物质财富与世间的享乐。他们假冒为善,“在人前,在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欧洲的启蒙运动与中国的新文化运动,虽相距万里,间隔数百年,但两场思想“解放”运动幕后却是同一群“鬼子”在遥控指挥,按照同一个剧本,唱的同一出戏。冲在最前面的两群棋子,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与鲁迅、顾颉刚、钱玄同、胡适、陈独秀、蔡元培,“买办文人”是它们的共同身份。


    欧洲人对上帝的信仰,是无法遏制的,狡诈阴邪的魔鬼于是扶持基督新教这个假冒伪劣的基督教来对天主教进行包围、伏击与分化。基督教第一次分裂为天主教与东正教,天主教才是基督教的正统,为什么汉语世界直接称“新教”为基督教,这背后也有魔鬼操纵的痕迹。


    同样,儒学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中国人怎么可能会割裂传统?魔鬼在中国故伎重演,打倒孔家店,然后扶持“国学”,通过整理国故来慰藉中国人的乡愁。当胡适在1919年末提出“整理国故”,新文化运动的激进旗手们还上演一出双簧戏,骂胡适回到了保守阵营,背叛了新文化运动。


    这样的“国学”抽去了经史子集中的灵魂,不过是僵死的材料,而所谓的科学方法与研究范式,却是从西洋鬼子承袭而来。且“国学”是个大箩筐,是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混杂的仓库。胡适提出“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显然是削足适履,以保护与评估为掩护,行全盘西化之实。


    章太炎的苏州国学讲习会,清华大学的国学研究院,唐文治创办的无锡国学专科学校,均是这个殖民地时代的产物。看似要保存文化传统,实则悄悄隔断中华民族传承了几千年的文脉。


    新教,是假冒伪劣的基督教,是魔鬼渗透操纵的产物。有很多基督新教的牧师,一直攻击罗马教皇权是敌基督势力的代表。信众们要识别出这是魔鬼耍的阴谋诡计,树立一个虚假的“魔鬼”作为攻击的标靶,真正的魔鬼就能躲在幕后逍遥自在了。


    《货币战争》一书看似揭露西方金融寡头世家的发家史,其实是把罗斯柴尔德家族抛出来作为掩护,为魔鬼前面的几百年罪恶历史洗白。宋鸿兵这个买办,本身就是魔鬼收买的一颗棋子。


    宗教改革与整理国故,魔鬼在欧洲与中国企图实施“狸猫换太子”的阴谋诡计。中国人不能上当,不能让这个经过伪装的“国学”植入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如今讲国学课,犹如给人洗脑,授课者利欲熏心,却要让听众做个“好人”。还有一类,就更可怕了,它们是“黑暗资本”多年打造起来的“黑暗网络”,打着复兴传统文化的旗号,来操纵国人的意识,服务于魔鬼颠覆中国的野心与阴谋。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