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说酒事丨《红楼梦》中的侑酒(二)

《红楼梦》中的侑酒内容最丰富的第五十四回与第六十二回。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前,已写到正月十五那晚上,贾放和众门客赏灯吃酒、笙歌聒耳,而贾母这边则是听(看)戏侑酒。贾宝玉将壶暖酒、从李婶娘到姐姐妹妹一并斟去,让她们干了。只有黛玉平日不饮酒,宝玉代她饮而尽。接着,贾母对《凤求凰》一类戏的陈腐旧套进行了批评,书中将此称为“掰谎”。此时,凤姐则在边上情酒:“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罢。老祖宗且让这两位亲威吃杯酒、看两出戏着,再从逐朝话言掰起,如何?”她一面说,面斟酒,一面笑。最后,凤姐又提议传梅,行“春喜上眉梢”的酒令,即击鼓传一枝红梅。鼓一停,到了谁手里,就吃一杯,还要说个笑话。这是一种雅俗共赏的侑酒方式。结果,贾母和凤姐拿住了红梅,贾母说了一个伶俐嘴乖吃孙行者尿的笑话,凤姐说了“聋子放炮仗”和另半个笑话。最后,贾母又吩咐放烟火解解酒,实际又是一种侑酒形式。

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果香菱情解石榴裙”中,写的是一种“射覆”的古代侑酒游戏。这是一种用字句隐寓事物,令人猜度的酒令游戏。俞驶培《酒令丛钞·古令》中说:“今酒座所谓射覆,又名射雕覆者,法以上一字为雕,下一字为,没注意“酒”字,则言“春”字、“浆”字使入射之,盖春酒、酒浆也,射者言其字,彼此会意。”湘云嫌射覆麻烦,说要去猜拳,被认为是乱令,笑灌了一杯。结果,宝琴与香菱同掷出三宝琴说了个“老”字,香菱一时射不着,湘云在边上提醒,又被罚了一杯。香菱也被罚一杯。如此一射一,使得“湘云等不得,早和宝玉三”五”乱叫,猜起拳来。那边尤氏和鸳鸯隔着席,也七八'乱叫,捨起拳来。”湘云和宝玉这种猜拳也不容易。湘云赢了宝玉,袭人赢了平儿,两人限酒底酒面。湘云说:“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有的话,总共凄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众人听了,都笑说:“惟有他的令,比人唠叨,倒也有意思。”接着大家催宝玉快说,宝玉笑道:“谁说这个,也等想一想。"黛玉说:“你多喝一盅,我替你说。”宝玉真个喝了酒。听黛玉说道:“落霞与孤查齐飞,风急江天过雁衰,却是一枝折脚雁,叫得人九回肠。这是鸿雁来宾。”说得大家都笑了,说:“这一串子倒有些意思。”

另外,在《红楼梦》中第六十三回、七十五回里,都有类似或另样的侑酒场面,令人叫绝。

澄怀九姑娘:曹雪芹真不愧为艺术大师,《红楼梦》一书所展示出来的酒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珍贵遗产。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澄怀本味
2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8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