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说酒事丨《水浒》中的酒文化(一)

说到《水浒》,我们都熟这样的场面:花和尚鲁智深不顾寺庙清规,为喝酒吃肉而闹得天翻地覆;行者武松酒足饭饱(足足了十五碗酒,吃了两斤熟牛肉)后打死了凶悍的老虎。这便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典型场面。

《水浒》第四回中引过一首诗来论述酒的利弊

从来过恶皆归酒,我有一言为世剖:

地水风火合成人,面曲米水和醇酎。

酒在瓶中寂不波,人未酣时若无口。

谁说孩提即醉翁,未闻食糯颠如狗。

如何三杯放手倾,遂令四大不自有。

几人涓滴不能尝,几人一饮三百斗。

亦有醒眼是狂徒,亦有酕醄神不谬。

酒中贤圣得人传,人覆帮家因酒覆。

解嘲破惑有常言,酒不醉人人醉酒。

诗后作引申与解释说:“但凡饮酒不可尽欢,常言:酒能成事,酒能败事。便是小胆的吃了,也胡乱做了大胆,何况性高的人。”

整部《水浒》写的是宋代中下层人士起义的故事,那一百零八将自然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高”之人,因而几乎个个都是能喝能打的“大胆之人”。作品中写到的所有争斗、殴打、复仇、欺凌、智击等,其前后都有喝酒吃肉的描写。单看作品目录,就可见酒醉满篇:“小病王醉入锁金帐”,“赤发鬼醉卧灵官殿”,“虔婆醉打唐牛儿”,“武松醉打蒋门神”,“武行者醉打孔亮”,“扬雄醉骂潘巧云”,“活阎罗倒船偷御酒”等等。其中,较有意思的是两个方面:一是喝酒筵宴的场面设计,二是酒及其他食品的配制。

喝酒筵宴的场面在《水浒》中有两种情景:开打前和聚会时。小说中,每次开打,无论是人打人还是人打兽,也不管是好人打坏人,还是好人误打好人,其他的如练武、比试、复仇、济贫、打抱不平、无端寻毕之前或之后,也大抵有一段大喝其酒、大吃其肉的描写。其中,较为精彩的还数武松打虎前的那一段:

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热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一碗酒来。式松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要些来吃酒。”……武松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酒家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做‘出门倒’。初入口时,醇和好吃,少刻时便倒。”

这里,有意思的倒是那酒的名称和效力。此酒也许只是普通的农家酒,但一则此地闹虎患,喝酒过岗就显得很希奇(后面的打虎也因此显得格外有声色);二则此酒的名目取得妙。“出门倒”直露与俗气了点,“透瓶香”却是个好品牌,可见当时店家的聪明智慧,市场意识很是突出。

澄怀九姑娘:大河向东流,天下美酒跟我走。在水浒传中,梁山好汉们可谓是无酒不欢,结拜少不了酒,接风送行不能没了酒,得胜庆功当然得备足了酒。几乎每一回都少不了“酒”,酒作为一条主线,俨然贯穿了水浒传的始终。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澄怀本味
26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