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灭商前后

周部族的始祖是后稷,后稷出生的时候就被母亲遗弃,没想到动物都保护着他,于是他的母亲也觉得奇怪,就重新把他接纳回来,取名为'弃',《诗经·大雅·生民》对此有记载。

       《夏史与夏代文明》的第七章末尾提到,1931年钱穆提出周族起源于山西晋南说,随后吕思勉、陈梦家、徐中舒等学者纷纷了这一观点。

       后稷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撒种种地,使得人类得到了一个重大的食物来源。

       殷商人实行内婚制,对于外国人,都是直接当食物当祭祀品而不是人处理的。

       而只有历史发展到周人,实行外婚制,对多元文化加以包容。中华的夷夏观不以血统,而是以文化认同来,这是周人留下来的好习惯。周人当然以华夏自居,认为和纯粹华夏血统的夏人同宗,他们通过两三百的经营,稳固了黄河流域的诸夏地盘,使得诸夏民族第一次在东亚大地占据了主导权。

       殷商征服了中原之后,夏族人被赶到北面,随着气候变化,那里变得不再适合种地,夏人中的一组人,周族,为了找回农耕的感觉,就往西走,渡过黄河,来到了陕西岐山一带。这帮人的职业就是种地。


季历的儿子姬昌非常聪明,深得古公亶父的喜欢。然而古公亶父已经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太伯和仲雍,根据周部族的规则,只能传给长子,这样就不能传位给季历和姬昌,古公亶父不太情愿,但是又不忍心。

       古公亶父已经研究决定了,内定季历来接班。

       太伯和仲雍察觉了父亲的心思,就借口给父亲找草药,离家远行,到了很远的地方。一般我们都认为是到了吴国,但是童书业、钱穆等认为是山西虞国,金文'虞'和'吴'确实是比较像,蒙文通、顾颉刚等认为是宝鸡一带的吴山。山西平陆那里虞坂就是吴坂


    相传两位哥哥走了之后,季历十分伤心,写了古诗怀念他们,感谢两位哥哥为了成全姬周族的霸业,牺牲自己。

哀慕歌【周】季历:先王既殂,长陨异都。哀丧腹心,未写中怀。追念伯仲,我季如何。梧桐萋萋,生于道周。宫馆徘徊,台阁既除。何为远去,使此空虚。支骨离别,垂思南隅。瞻望荆越,涕泪交流。伯兮仲兮,逝肯来游。自非二人,谁诉此忧。

    相传建文帝逃出北京后,在泰伯墓地感慨:“远隐停骑泰伯乡,仰瞻墓宇法先王;避荆不为君臣义,采药能全父子纲。八百周基无足贵,千秋俎豆有余香;深惭今日争天下,遗笑勾吴至德邦。”。

    中国一些古籍里,季是末的意思,像古文'季世'都是表示末世的意思,不论先秦还是之后的佛经,《中国人口史》记载了一些地方因为土地贫瘠人口众多,所以民间自行计划生育,多了的小孩生下来就只有处死。但是在春秋时期,往往是人少地多,没有任何计划生育的必要,大多数情况是人比土地重要,国家都是鼓励生育的,吉林大学的中国全史提到只有战国魏才发生人口多耕地不够的情况。


    目前夏商周工程在诸家之说中,武王灭周的时间,西元前1046年这一说法,各方面支持的证据最多,《西周史与西周文明》说'参与工程的众多学者多方面研究成果支持',据说好几百个教授认可。《西周史与西周文明》列出了42种说法。根据天象推断的一些年份,本身也有多种说法,刘歆,僧一行都精通天文,他们的说法都不同,现代高科技计算机算出1046、1044、1027三个符合天象的年份。

       战前两军对阵,武王发布了《牧誓》,以鼓励军士,声讨纣王一些有的没的罪状:

谦逊啊,西土之人。我友邦与属下,各级军官、各友邦联军,拿好你们的武器,我要给你们发布誓言(《尚书》的誓是指军队战前演说,不是现代汉语的誓言)。

古人有言:母鸡不该打鸣,母鸡如果打鸣,这个家庭就会受到灾难(意指商纣王听信妇人言)。

今商王受只听信妇人之言,昏庸地放弃祭祀,昏庸地遗弃同族表亲,收拢四处逃罪的奴隶来进行重用(其实是些有能力而出身奴隶又不甘为奴的逃犯)。

在殷商朝堂上推崇他们,安排他们高级职位,信任他们,安排他们去做事,让他们位列卿士大夫。

随后他们对百姓施暴,在商都行奸诈之事,今天我周王发只有恭敬地实行上天对商纣王进行的惩罚。

       今天作战,冲锋不超过六七步,就停下重整阵型。将士们努力。近战刺砍不超过四到七次,就停下来,队伍排齐,再继续进击,将士们努力。

       希望你们像老虎和熊一样勇猛,去的路上不要对前来投诚的人进行伤害,为我们西土作战。努力作战啊诸位!!你们要是不努力作战,你们自身就会被杀戮。

       殷王受必然也进行了一些战前动员讲话,我猜会是祖先保佑我们讨伐无道之类的话,这里暂且引用《玄鸟》。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叙述了祖先受天命,是从鸟蛋降下)我们是受伟大的玄鸟先祖所保佑的,我们国家的兴盛是天命所钦定的。

       【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殷商的子孙,土地广袤,上帝钦点了祖先汤,匡正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然后钦定他成为我们的王,已拥有九州。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王孙子。武王孙子,武丁靡不胜。】:我殷商先王,承载先王使命,不敢有怠懈。作为汤武王的孙子,武丁没有哪一方面是不称职的,(此处很多原文武丁和武王易位,此处采用中华书局的诗经注析的解读)。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龙旗烈烈,邦土辽阔,疆域抵达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四海之人都来进贡,进贡队伍的旌旗。殷受天命是理所当然的,有各种福利。


    鞌之战,韩厥一反常态不坐左边坐中间,结果他两边的人都中箭倒下,所以这时候起流行尊者坐在车中间,御者到左边。女人乘车,因为不像男人那样可以长时间站着,所以女人乘车是坐着的,但是和御者面对面会很尴尬,所以女人坐车的坐法另有规定,这些在古代礼法,尤其是《仪礼》中都有规定。还有一些轼的规定,要行轼礼,比如越王勾践(一说齐后庄公)马路上看到一只青蛙或一只螳螂都要行礼、春秋战国哲学家喜欢把一些大事都套到有名的人身上,尤其是晋乘和楚梼杌最为明显。

       根据DNA检测结果表明,BC2500到BC2000这段时间,牛(黄牛)羊、小麦还有冶金术从西亚进入中华领域。单个家庭可能无力饲养黄牛,是更复杂的社会组织完成的。BC3000到BC2000这段时间,粟、黍、水稻、小麦、大豆五谷都有了,狗、猪、牛、羊也有了,鸡和马来得晚些。

       《中国战术史》说,夏朝就有了战车,但不是主力,夏人的战车二马,商人的三马,周人的四马,但是战国时期墓葬中也有很多二马车出土。秦始皇铜陵的车马,每匹马两根缰绳,中间两服最中间两根系在车轼上,另外六根,御者每手三根,左手控制左边两匹和最右骖,右手对称。另外有一种驾驶法,是左手控制左边,右手控制右边。

在牧野消灭了殷商的抵抗势力之后,如何处理殷商遗民摆上了议事日程。

       姜子牙出身东夷,殷商对东夷的残暴,尤其是残酷的人殉,使姜子牙极度痛恨他们,所以他主张爱屋及乌,恨屋及乌,把他们都杀了。

       周公对此表示反对,他的反对救下了很多无辜的殷商遗民,也可能处于顾虑是殷商遗民太多,全部杀了反而激起他们的反抗把姬周给赶回岐山。

       周公也发布了一些文告,比如《多士》,警告殷商遗民不要妄想复辟殷商,如果他们安安分分,姬周也会好好对待他们。

       但是殷商旧贵族显赫的地位则失去了,被姬周来的新贵踩在他们头上,诗经的《大东》就是对这一状况的哀怨,《南渡北归》前期的主角傅斯年曾经写过《大东小东说》,《南渡北归》非常好看,在这里推荐一下。

       殷商人本来是血统论者,他们自视甚高,非常看不起其他民族的人,把他们当做祭品和食物,所以,对于这样的落差,很是不能适应。

       《周灭商与华夏新生》认为:周公和武王也许也目睹了当年人殉的残酷,这对他们的折磨很大,即使事过多年,他们仍然经常在梦魇中目睹血腥的祭祀场面,希望子孙后代再也不要遭受这样的折磨,哪怕只是文史的描述。

       《中华文明传真:商周》中的图片,描绘了殷商人的祭祀,祭祀天神用火烧,祭祀土神埋地下,祭祀祖先的前两种都有,祭祀河神扔水里。殷商人特别讲究祭祀和鬼神。

       所以周公摧毁了商廷留下的甲骨文文献,并且修改他们的记忆,说历代商王都兢兢业业,黑锅都由末世纣王来背,让殷代那残忍的人殉,自此消失。《多士》也是这样归罪于纣王。另外我猜可能迷惑殷遗民,表示我们只是讨伐纣王,不是要骑在你们殷商人头上。

       周人以文化认同论归属感,自然是比殷商的血统论,要进步,自此,中华文化昌盛繁茂领先了两千年。

       周公决定毁掉殷商旧都,在今三川洛阳一代建立对东方控制的桥头堡。这个城市用俄语称作Владивосток(今海参崴)最贴切不过了,意为通过这个城市来统领东方。

       所以周朝要宣传自己取代殷商的正统性,手段之一就是宣称天命抛弃了殷商,殷商自己倒行逆施。

周公对纣王的罪名的整理中,主要有不用贵戚勋臣而任用小人,听信妇人言,不用心祭祀,酗酒。这也是看菜下饭,当年武丁的妻子妇好到处领兵打仗,你敢拿这话出来把武丁批判一番,说他听信妇人之言,还任用妇人为大将么?现在纣王被彻底打倒了,所有他做的事,都会被新统治者来抹黑一番,以彰显新的统治者属于吊民伐罪救民于倒悬。就如同金朝后世对完颜亮的评价,什么都抹黑泼脏水,有失公允。

    但是对于殷商文化,根据《汉字有话说》的看法,认为一些贬义词,尤其是刑罚名,都用来和殷商挂钩,有些故意遮蔽、羞辱、篡改。就像英格兰人把dutch用作一些贬义的形容词。汉字的古代形态和其演变,隐藏了周族在攻占殷商时期,周族男子强抢殷商女子为妻,并且以直男癌和男权以及注重血统论尊卑论贵族社会,来取代女权较为发达的殷商。书中引用周清泉的话说,商周时代的神话,首先是被周公改得面目全非。用朱大可的话说就是“三千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黄帝世系就是周公旦所编造的。但是对殷商遗民,多加了一条限制,就是禁止酗酒,在《尚书》的《酒诰》等篇章里,对于姬周族人,也是规定祭祀之外不得酗酒。如果说满清入关对汉人进行了大规模的剃发易服“思想改造”,以同样的标准来说,姬周人禁止殷商人饮酒,其实也有强迫别人的意思。易中天《奠基者》第一章说禁止周人酗酒,对殷商人酗酒则网开一面,但是没注来源,不像他的《诸子百家》来源注释满满。商人饮酒特别严重,所以周公作的整治规定中有说,发现殷人聚众饮酒就逮捕。周人倒可以适当在祭祀场合饮酒。

       根据童书业《春秋史》第一章和注释里的《荡》,说殷商人喝酒量大,经常白天就烂醉如泥,夜里大喊大叫,醉醺醺地上街撒泼,扰乱治安,“跟现在吸鸦片差不多”,【童书业说的是民国二三十年代时期,之前几个犹太商人向中国大肆倾销鸦片】。不排除有些人醉酒之后嚷嚷反周复殷。中国古代对晚上一般是要求安静的,在唐朝,夜里上街抓到就当间谍处理。

       《殷墟: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家在洹上》篇说:殷商人的坟墓里往往带着酒具,哪怕是贫穷的平民也会陪葬一些酒具,至于有权有势的人家,随葬的酒具就更多。美国在20世纪初,苏联的后期,都曾有过禁酒。《中国人应知的国学知识》中提到,酒可以分为发酵的果酒、榨汁酒(如黄酒)、蒸馏酒(如烧酒),古代一般所谓的酒,是把黍煮烂了,添上酒母发酵酿成的。

       《族天下:不周山黄帝时代》说,周征服了商之后,还改造了帝喾时代的传说,比如周的祖先姜嫄是大老婆,儿子后稷是长子,你们殷商人祖先简狄是小老婆,契是次子,本来应该我们当家,都已经让了你们千百年了,知足吧。大家都是自己人,同一个祖宗,现在轮到我们管你们,你们不冤,以降低殷商人对周人统管他们的不满。《汉字有话说》等书认为,周人击败殷人统治华夏之后,就把中国上古的神话乱改一番,以符合周人长期统治的利益。《全球史下看中国》提出,商人甲骨文记载的始祖也不是炎黄,对炎黄的崇拜兴起于东周,很明显炎黄崇拜的兴起和周朝建立有直接关系。周人控制了政权之后,改编了中国上古史,提高姬周政权的合法性。虽然这段历史不真实,但是从这一说法中可以了解先秦人的认知和意识形态。同样的还有《世说新语》,有个人说它本身就是虚构的,我问他为什么还是买各种《世说新语》的解释,他说来了解魏晋人士的社会观念。

       周朝对商还是很宽大的,《大雅·有客》中,微子启朝觐周王,周王都不敢对他用臣礼,而对他用客礼,殷商并没有出身不好这样的历史包袱,反而一视同仁,并且受到尊重,很快杜绝了代沟隔阂,就融入了姬周大家庭。

       到后来宋襄公要争霸的时候,也只是为殷商祖先争光,并不提对姬周诸侯进行报复,反而站出来为中原姬姓小国代言,尊王攘夷,俨然姬周诸侯一员,姬周诸侯也没有因为它的殷商出身而对它有所防范,殷商人虽然有自己的特点但是大家都视为同胞,这个民族融合我认为很成功。

       像鲁国的统治范围内,殷遗民非常多,而鲁国的官方祭祀是周社,于是周人的周社与殷人的亳社并重,地位同等,大家爱上哪上哪祭祀。

     武王克殷后,还虚心向箕子请教商之所以亡的教训,就像韩信在井陉之战打败赵军后,还虚心向李左车学习军事理论知识。箕子看到殷商古代宫廷被毁很伤心,作了《麦秀》,内容是: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徸兮,不与我好兮。看得出箕子也是很有良心的人,文中的狡童指商纣王,和'山有扶苏'以及'狡童'中的'狡童'含义不同。箕子不愿意说商的坏话,就不回答。武王发觉自己问问题没有考虑到箕子的感受,就转而问他如何治理好国家,箕子就回答,根据君王、贵族、平民、龟壳和占卜草两种占卜物一共五方面意见的情况下,是否要执行,程序员不用算就知道有32种组合,如同铜钱卦,但是尚书原文也就写了五六种结果。

       王威认为,殷商人在战败后,可能像北方的游牧民族那样选择回家,于是箕子就往朝鲜方向走。箕子之朝周,并不是箕子抵达了朝鲜之后,再折返回来。而当是箕子带领追随他的族人在战国燕国一带游荡的时候发生的。箕子朝周的结果应该是很不理想的,周武王给他的选择不多,要么像微子一样,彻底的臣服,要么,退出周人的势力范围。无奈之下,箕子只好继续往北了,再往北即是伯夷叔齐兄弟所出之孤竹国了。《搜神记》里说辽水上有个棺材被人劈开,里面的人说我是伯夷叔齐的弟弟孤竹国君。等周公把三监踩平之后,就又可以腾出手来,要求古孤竹国把避难的箕子交出来,箕子于是只有继续往外逃,逃往朝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周秦文化论坛
35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