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素未谋面”的魏碑墓志

墓志其实就是是放在墓穴里记述该墓主生平事迹的石刻。因为墓志多不具书者的姓名,又因长期掩埋于地下,所以影响远远不及碑刻。但是墓志书法的成就绝不会逊色于碑刻,尤其是那些达官贵人的墓志,更是当时的书法高手所写。更为重要的是墓志书法可以补碑刻书法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一下两个方面:

一,碑刻都立于地表,长年受着风吹日晒,人工捶拓,加上经历的时代都很久远,这样就让早期的拓本很难见到,所以当时书写时的精神面貌都很难想象和亲眼见到了。但是墓志就不同,它一直都埋在地底下,不会受到风化,更不会受到人为的破坏,所以大多都保存完好,字字清晰,当时书写时的精神面貌都可历历在目。还有一些甚至还没经过雕刻到石头上就保存至今,让你可以很直观的目睹古代文人的亲笔墨宝,实属可贵。

二,学习书法的人尤其讲究“取法乎上”,古人称“楷法晋唐”,唐代碑刻流传至今的虽然不少,如果再往前追溯,可以到六朝。但是六朝所写的楷书实在是不多,流传到现今的钟王楷书,经过多次翻刻,形态神韵实在难以保全,然而六朝时期的碑刻因为年代久远又非常少见。那么数量庞大、精美纷呈的六朝时代的墓志,自然而然成为了想学习楷书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重要源泉。

墓志也因为这两大优势,所以一直以来都被学习书法和研究书法的人所重视。但是这些墓志的精善之拓,无论公私收藏,世人搜寻起来都非常不便。这对书法的学习与弘扬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墓志不仅数量巨大,还独具特色。不仅只有新、旧善拓,还有原石保存;不仅风格多样、种类繁富,还有很多精品名品;不仅只有拓本,更有朱书、墨书之真迹。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那些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精品墓志吧!

 

1、任法悦墓表

此墓表为砖质。高33CM,宽33.5CM。朱书,8行63字。1930年新疆吐鲁番雅尔湖出土。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局部放大

2、王闍桂墓表

此墓表为砖质。高32.5CM,宽33CM。朱书,6行54字。1930年新疆吐鲁番雅尔湖出土。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3、《张买得墓表》,砖,墨笔,纵35.6、横36.3、厚4.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高昌建昌十五年(北周建德四年,575年),墨书五行四十六字。

高昌砖分有界格与无界格两式。无界格时,楷书兼行,短长俯仰,左右参差,各随其体。本表和《麴弹那及夫人墓表》即如此。灵秀健拔,与《张猛龙碑》笔意同趣。

【释文】延昌十五年乙未岁七月癸丑朔九日辛酉,镇西府散望将,追赠功曹吏,旻天不吊,春秋五十有六,字买得,张氏之墓表。

4、《赵荣宗妻韩氏墓表》砖,墨笔,纵35×横35×厚3.7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高昌建昌元年(555年),墨书六行四十五字。

墓砖有刻字填朱和直接墨书或朱书两类,后一类往往先涂一层粉垩使砖面平滑易写,粉垩吸水性强,使提按转折、浓淡燥润的用笔历历在目。

【释文】建昌元年乙亥岁正月朔壬午十二日水巳,镇西府侍内干将赵荣宗夫人韩氏,春秋六十有七,寝疾卒。赵氏妻墓表。

5、《田绍贤墓表》,砖,墨笔,纵34.3、横34.3、厚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高昌建昌五年(北周武成五年,559年),墨书五行四十四字。

北朝后期墓志书法峭厉,此表和《赵荣宗妻韩氏墓表》则已趋圆美。墓文与佛经的书写都应郑重、工整,然而佛经要求更加严谨、整饬,于是在特定的时期和地区内形成有特色的经生体,这又是二者的差异。

【释文】建昌五年已卯岁四月朔戊午廿九日丁亥,镇西府兵曹参军绍贤,但旻天不吊,春秋册有九,寝疾卒。田氏之墓表。

编后语:墓志铭和碑文作为中国的一种文体,构成了中华几千年来古代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古代的生活领域影响深远。墓志铭始于南朝,秦始皇时期将其称为“刻石”。东汉之后被称为“碑”。而保存至今的完好无损的墓志具有文字演变活化石的价值和作用,对它们的研究将对汉字发展、规范史及现代简化字研究都有重大的意义和价值。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四艺
15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