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者之说

传说的酆都城

果真有灵魂,果真有鬼吗,果真有阴曹地府吗,在有些人看来,这不过是古人劝人向善编出来的事物罢了,是完全不存在的。

然而在中国湖南通道县坪阳乡,就有这么一群奇特的再生人,他们不仅能记得自己前生的事,甚至还有人明确指出自己到过阴间。

接下来通过这些当事人的描述,我们来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人鬼世界。

一,人鬼如何相处,人供奉的物品鬼能吃到拿到吗?为什么阴阳眼能见鬼?

在采访再生人时,重点询问了他门前世死后分离出的灵魂在「阴间」的活动状况。综合数十个再生人的证词,得出了阴间和阳间的关系是:「一个空间,两个世界」。

借用中国传统阴阳理论,就是无论生命还是非生命都有「阴阳」两部分,即「阳性」的物质部分和「阴性」的灵魂部分。而鬼魂的特殊体现在它失去了「阳性」的物质部分,只剩下「阴性」的灵魂部分。所以鬼魂就只能生活在灵魂世界里。

虽然他们在阴间看事物的视觉效果和生人几乎相同(注:很多濒死体验者也描述自己灵魂出体后,虽然能看见周围的人,然而完全无法和他们交流)但其实他们看见的仅是万物的灵魂,吃的也仅是食物的灵魂(或者称作元神或精元),只能和灵魂交流。




我用人鬼同时同桌吃饭和喝酒来演示这个区別真实的人鬼世界。

1 鬼的视角:
比如某鬼魂与生前丈夫对坐,准备吃鸡蛋。鬼可以看见人,人却看不见鬼。

2 鬼的视角,生人的视角
鬼从盘子子里拿起1号「鸡蛋」(实为鸡蛋的灵魂),在鬼看來盘子里只剩下3个鸡蛋了,但在人看来,盘子里仍有4个鸡蛋。

3:鬼正在吃她拿走的1号鸡蛋,这时她看见丈夫拿走了2号鸡蛋,此时在鬼看来盘子里只剩下3号和4号鸡蛋了,而在丈夫这个生人看来盘子里仅有2号鸡蛋被自己拿走了,其余3个仍在。

鬼拿走鸡蛋,在生人看来鸡蛋沒有减少,而生人拿走鸡蛋对人和鬼看来鸡蛋都減少了,原因是鬼生活在灵魂世界,鬼的灵魂之手只能拿起鸡蛋的灵魂;而人是阴阳合体,人去拿鸡蛋时,手的物质部分拿走了鸡蛋的物质部分,手的灵魂拿走了鸡蛋的灵魂。

而且,人若是去吃1号鸡蛋,会尝出这个鸡蛋的味道比其他鸡蛋淡,吃下去也只能滋养肉体,人体內的灵魂是吃不到这个鸡蛋的,因为这个1号鸡蛋的灵魂已被妻子的亡魂吃掉了。

鬼把食物吃了或把酒喝了,虽然在生人看来实物仍在,但因为沒有了灵魂,他们的品质已下降。

如新寨村吴师科小時候晚上睡后灵魂离体,从本村飞到桐木村的前世家,从筐里偷拿前世妻子的桔子吃。他每次偷拿两三个,一段时间后把筐里的桔子拿走了一半。

后来他的前世妻子吴如英抱怨说,不知为什么一筐桔子的上半筐全烂了,而下半筐却一個也沒烂。(注:估计桔子的灵魂也就是精元被拿走后,其物质体很快就腐烂了)

非生物的物质部分和灵魂(或者称象魂)部分的分离方式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灵魂移动了某个物件的灵魂,则这个物件的物质和灵魂立即分离。如吴彩媛两岁时,晚上睡觉后灵魂离体回其前世家,把「自己」的老拐杖(灵魂)拿回了今生家里。

还有一种方法是用火烧或用火烤。比如某人去世后,家人将他生前的衣服焚烧成灰,物质部分成了灰烬,但灵魂不灭,死者若需要,就会把這些物品的灵魂帶走自用。(注:古来有给亡故的亲人烧纸钱以及纸扎物件便是由此而来)。

有时某个亲属想留用死者的某件遗物,则可以用火烤一下这件遗物,再发个愿,这个物件的灵魂也会分离出來。这样亡魂可以用这个件的灵魂部分,而亲属用失去灵魂的同一个物件的物质部分,似乎两全其美。

但这样做有何后果,尚需进一步的研究。(注:通常一般人更倾向第一种方法)

二,鬼的神通 ,为什么有的鬼很厉害有的一般般?

不同灵魂在灵魂世界的「神通」差异幅度很大。

大部分灵魂与生前生活类似,也要吃喝拉撒(吴会凤与姚最元明确指出鬼也要排泄,至于如何排泄就不得而知了)。

其中有少部分灵魂的神通很特別。比如有些可以像鸟一样飞行,如吴喻媛的灵魂;可以变大变小,如吴师彩彩、吴师航的灵魂;可以把绳子变成老鼠,如吴时科的灵魂;可以搬起巨石,如姚最元的前世灵魂;可以打开电视机偷看电视,如吴云凤的前世灵魂;可以从桂林脚踩云朵到175公里外的东江村,如吴赵前世杨世门的灵魂;可以夜间飞去400公里外的广州旅遊,如吴会凤的前世姑柳的灵魂;可以从坟里面看见外面的事情,如吴王艳的前世灵魂;可以从鹰的灵魂变成生人可看见的小女孩的形象,并能和生人交谈,如吴永菊的前世灵魂。

种种神通各不相同,虽然从生人的经验看难以置信,但灵魂在灵魂世界的确与阳间不同。

三 灵魂与肉体的关系 ,灵魂转世后会保留前世习性吗?

通过采访这100个再生人后发现,他们绝大多数有前世(注:本体的灵魂意识只有一个,即使分裂为双灵魂 ,保留的也是本体的记忆,如陆小路和石君)遗留的灵魂特征,诸如性格、才智、爱好都高度类似,因为他们两世拥有同一个灵魂,仅仅是更换了肉体。

如石诗雷的上一世用电线电鱼把自己电死了,这一世五年级又在做同样的事情;杨玉纯的上一世爬乌梅树坠下摔死,这一世小时候还是喜欢爬树;吴祥云的上一世喝太多米酒喝出胃癌,这一世三岁多就又开始喝酒了,才16岁就和成人在饭桌上赛白酒,把酒友放倒两三个。




(注:理论上父母可「意造」,即意念创造一个灵魂投胎自己的孩子,但古今中外暂无此种实例。胎儿自有一个无意识的类似物件的灵魂,即「象魂」。只有有意识的主魂投入,胎儿才算一个完整的人。)

吴李纯在出生后的90天內,不会笑,沒有表情,也不会和父母有任何互动,就如同痴呆一般。第90天同村吴人口的亡魂入体後,吳李纯立即质变,不但会笑了,有了表情,还和父母之间有了互动。

又有广西防城港市企沙镇有个12岁白痴,自小不会讲话,更不会读书写字。某日村里有个退休老教师突然死了,当天这个12岁的男孩就突然会说话了,更惊人的是突然也会读书写字了。(注:此男孩今年已15岁,由吴玉华讲述,未去考察,估计是这个男孩体内只有象魂,待老教师的灵魂入才有了主魂)

马田村的姚佳璨两三岁时无人教就能唱高难度的传統老侗歌,因为她前世是村里的第一歌手;东江村陆小路稍微一学就会开车了,因为他的前世当工程兵时专门开拖拉机。这些再生人案例说明,灵魂可以带到下一世的不仅是记忆,还可以是各种天分和爱好,或者是技能。

小结:
子女的性格及天分仅与入胎灵魂有关与父母遗传无关。注:长相也有更像前世而不像父母的,如陆小路和杨圣槐。美国佛吉尼亞大学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教授在缅甸发现一名叫 Maung Za w Win Aung的男孩,长相完全是白人样子,但其父母却是地道的当地黄种人。此男孩自述前世是二战阵亡此地的美国白人飞行员。

四,奇特的投胎经历,投胎到谁家是怎么决定的?

约有20%的再生人谈到他们死后见到了阴间神灵,如鬼差、土地公、孟婆、判官和阎王,这其中又有一部分指出他们来某家投胎属神灵指派或由鬼差押送。

如马田村吴干岳的前世石婄令的灵魂见了阎王之后,由鬼差押送投胎。地灵村吴妮斯的前世吴树枝的灵魂也是由鬼差押送到她的前世女儿家投胎。

而孟龙村吴赵的前世杨世门与其前世妹妹杨世梅在从桂林出发去湖南东江片区投胎之前,有个阴司负责安排投胎的判官对杨世门說:「因为你妹妹临死之前发过愿,本想安排你两再进同一个家庭再做一世兄妹,但你的未来父母无法同时扶养你们两个,所以只好把你们分开到两个不同的家庭投胎。不过不用担心,相隔不会很远,你们去吧!」

石婄令死前发愿想投胎做二女儿的孩子,阎王满足了她的生前愿望。

由此可以看出,神灵安排投胎時,也会考虑灵魂的意愿。

另有十余例前世快要去世时发了来生投胎愿望,结果都如愿以偿。(注:然而纵使灵魂发愿,也需再生未造重大恶业,不然依旧是轮回三恶道)。

其余80%的再生人或者不确定或者声称在死后沒有见过任何神灵。但很多再生人都声称他们的上一世死后的灵魂在某个时间碰见了今生家里的某个人,觉得这个人不错,就跟回去到今生家投胎了。

如坪阳村姚海滩和姚柳青(化名)的前世灵魂跟姚海滩的今生父亲来坪阳投胎;石庆忠的灵魂跟女儿回坪阳投胎;石诗雷的前世被电死当夜灵魂跟今生父亲回了家,当晚投胎到一个已出生的婴儿;吴王艳的前世灵魂是跟今生母亲回家投胎。

在100个案例中前世灵魂跟随今生亲属投胎者共有24例。这些灵魂跟某个今生亲属来到投胎目标家庭后没有反悔的,都是进去后不管这家穷富都不再更换。更加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一进今生家门之后发现几乎都有个孕妇在等待他们投胎,且平均等待时间不足三个月,仅等几小時的也有。

灵魂跟某个人去今生家投胎看起來像是自由投胎,实质可能是阴间神灵安排。神灵预先知道哪家有孕妇,或将会有孕妇,这样亡魂跟回去才不会空等。

另外这些安排不但考虑了此人的生前愿望,也权衡其前世的「业力」及与他人的缘分关係,如「恩」和「仇」。

超过70%的转世发生在亲朋好友或熟人之间,这个统计结果说明,其一,一个人的缘分关系大多在亲朋及熟人之间发生;其二,找亲朋或熟人的家庭投胎符合他们生前的主观愿望。至于另外30%看似投生于陌生家庭,实质可能是更久远的前世有某种緣份。

五,人的寿命真相是什么?

从坪阳的活人阴差吴玉华「办差」经历可以看出,人的寿命本质上与其健康状况和医疗条件件无关,均由「生死簿」上注明的寿限決定。即使医疗条件很高,他的身体状况很好,但阴司「生死簿」上记录的寿限一到,他也必须死,因为阎王或判官会派出阴差前来拘走他的灵魂,并不会考虑他的身体状况或年龄。所以医疗手段并不能延长寿命。

至于有人因车祸等受重伤,经手术救活,这应属于不该死;而有些人可因极小事故或沒有任何明显症狀而猝死,这些其实是按「生死簿」寿命到期,被阴差奉命前來索拿灵魂导致的肉体猝死。

人的寿命由其前世今生的「业力」所決定,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很难更改的,因为常人大多「执迷不悟」,「本性难移」。明代袁了凡写了一本《了凡四训》,以亲身体会告诉后人,一个人若大彻大悟,断惡从善,非但寿限,余生或来生命运亦可大有改观。

六:人和鬼能沟通吗?怎样沟通的?走阴托梦是怎么回事?

人与鬼互动的最大的障碍是生人看不见鬼魂,也无法用语言沟通。但人鬼同住一个空间,互动虽少,却并不罕见。人鬼互动主要有以下方式:

(1)鬼托梦给生人




又如西腰村杨通文的舅舅夜里梦见阵亡于越南的外甥杨通文回了西腰村,但却沒有进姐姐家,而是进了蒙政芳家,他在梦中还特別注意到其外甥整个头部都是血红色的。次日,他告知姐姐,即杨通文的母亲吴氏。吴氏便去蒙政芳家查看,得知蒙家那晚果然生了一个男孩,整个头部都是血红色的,与梦境相符。

以上兩個是投胎前的预告型托梦,还有鬼魂给生人提供商业机会型的托梦。

地灵村吴艳芳做鬼期间可怜她的儿子粟志勇经济困难,曾用托梦方式向儿子提供商业机会。粟志勇在梦中看见母亲和自己坐在路边,母亲慈祥地对他说:「孩子,明天你去三江县城卖茶叶吧,你会卖个好价钱的。」

粟志勇半信半疑,次日一大早带上20公斤自己用铁锅炒的春茶去了三江县城茶业市场。去后发现別人的茶叶大多是用机器炒制,色泽明显比自己的好,价格才110元每公斤,粟志勇担心自己的茶恐怕连100元每公斤也卖不上。但很快有个安徽客商过來,以160元每公斤的价格一次性全收了他的茶叶。

托梦,我猜测是生人入睡后的灵魂短暂离体或者不离体,和鬼魂直接进行短暂的沟通。托梦和普通做梦区別在于托梦往往是特定鬼魂告知生人特定事件。托梦現象在民间广泛存在,双方亦无需再生人身份。主流媒体大多视其荒诞不经,甚少报道。

2008年夏,吉林省长白山市的张永成被谋杀后,灵魂托梦给居住辽宁省的姐姐张燕,向她说明了自己的被害经过埋尸地点。张燕报告了正在侦查此案的警方,按梦境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挖出了张永成的尸体,之后很快抓到真凶。

(2)鬼魂的显灵及附体

据地灵吴会凤讲,鬼魂若想让某个人看見自己,他就會显灵,这样生人看他就像他生前一样。相关案例中的姚润雪、吴师科、杨梦、姚乐元、何姿娜及吴慕云的各自前世灵魂都有显灵让生人看见的现象。

其中有石成良与杨圣贤死後的灵魂一年数次显灵,持续几十年。本人猜测是这些灵魂降低振动頻率导致。一切意识的振动频率都高于传統意义上的实物,肉体的振动频率远低于灵魂。据此推測,灵魂若能自己降低振动频率,也是可以被低频率的生人看见的。

灵魂附体現象在众多案例里仅有吴王艳一例,但这个现象在全国各地均有大量实例。它的方式是某个鬼魂突然入侵某个生人,中断身体中的原灵魂对身体的控制权,自己临时获得被入侵身体的控制权,于是就可以用这个身体说话。(注:唯物主义者认为附体多数都是精神病导致)。

用驾车打比方就是甲正坐在驾驶员的座位上驾车,某乙把车拦下钻进车,把驾驶员推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临时控制了车辆。但灵魂附体似乎只是控制了一部分身体功能,往往只是用入侵灵魂的生前口吻讲一些生前的事情,似乎只能讲不能听,不能和其他生人互动。

(3)生人下阴间

有些再生人的灵魂可以主动到阴间,例如吴师彩、吴师航的灵魂离体后还能去阎王那里求情。

非再生人的灵魂下阴间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高僧或某些道士,他们打坐入定后,就可以灵魂离体下阴间游览。西南侗族中也有一些「阴师」能协助非再生人,让他们的灵魂临时离开身体,到阴间去走走看看,比如去拜访某个在阴间的亲人的灵魂(据说某些催眠师也能实现类似功能)。

不过这类操作风险巨大,因为你若定力不足,在阴间可能因故无法返回,这样你在阳间的生命可能因此无法醒来或死亡。

有些阴差如丁生活、吴玉华,他们的灵魂可以奉召离体到阴间执行任务。

另外一种是生人的灵魂不离体,直接到阴间场所所,那里全是鬼在居住、生活。

如坪阳西边的贵州黎平县述洞村,传闻该村有某生人寻亡妻的灵強拉亡妻回家,亡妻說:「这里不是人间,我已无法回去了。」说完,亡妻塞给丈夫一个荷包,便消失不失了。丈夫回家打开荷包,发现里面竟是一缕长头发。

综合上述众多案例,或者在我们阳间之外,存在着鬼道众生,然而由于种种的原因,导致我们无法和他们交流,然而若是完全不存在,一些灵异现象乃至转世轮回又如何解释呢?!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逍遥自在天外天
10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