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告别宗教 用信念开启新轴心时代



2018年9月15日—16日,一场以“传统文化与轴心时代”为主题的“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在中国武汉隆重召开。论坛同时分设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建立——时代困境与东方文明使命”“第一轴心时代与人类文明发展”“第二轴心时代与国学复兴”“生命科学发展与宗教的未来”等十个论坛分论题。面对宗教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探究人类如何以信念取代宗教信仰,开启生命觉醒的新轴心时代,是来自世界各地近百名专家学者所关注的重要话题之一。



宗教是人类成长幼儿期的精神玩具


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主席、东方生命研究院院长潘麟先生向论坛提交的《生命科学与新轴心时代》论文指出,如果把处于初、中级觉醒阶段的意识状态,比喻为一个人的婴幼儿阶段,那么宗教就是此婴幼儿结构精巧、形状各异的精神玩具。对于婴幼儿而言,玩具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伴随着他们精神成长中最亲密的伴侣。可当我们长大成人后,这些曾经被我们视为性命般重要的玩具,早已失去其价值。


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主席、东方生命研究院院长潘麟先生


潘麟进一步指出,人类文明初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创立各种神、各种图腾和围绕着这个神而建立起各种宗教思想、宗教仪式、宗教信仰、宗教体系,建立起了充斥着大量神话、图腾、意象、象征、虚幻等非理性内容的宗教文化。

二千五百年前第一轴心时代的代表人物佛陀、马哈维亚(大雄)、摩西、基督等都自愿地选择了“与时相应”——主动地将自己的思想宗教化、信仰化、仪式化。因为他们深刻地知道,其时民众的心智尚处于初级阶段,还需要鬼神来依持和引导,需要宗教仪式来安慰和寄托,需要信仰支撑起生活和人生——以求最大限度地避免滑向黑暗的深渊。

稍懂历史的人都明白一个基本常识,过去人类五千年历史前进的最主要推动力是宗教。但是随着人类的成长与发展,反观宗教遗留给我们的问题也是非常严重的。其中之一就是将人人本自具足的自性(本性、德性、神性、圣性、佛性、觉性)过于神秘化和神灵化——实则是过于形式化、人格化和情感化,如此则极易被自我改造为“寓所”借居其中,或将其作为攀缘执著之对象。故而,宗教和神灵不仅不再是文明和人生“永远向上之感召”,反而成了一些人堕落、邪恶与纠缠之域场,成为人类文明和人生进步的阻碍。



主宰人类的是神还是人?


钱耕森教授


世界万物究竟是如何生成的?生成万物的本原是什么?国际知名学者、哲学家、安徽大学哲学系资深教授钱耕森发出这样的拷问。


成中英教授


对此,从大洋彼岸的美国夏威夷飞抵武汉参加论坛的美籍华人、国际著名哲学家成中英教授认为,生命是外在的上帝所造而无自主性及真善之性,还是内在的宇宙生命力所演化而有自主性及自觉的原善?我在此肯定后者,同时也就说明了生命的目的及价值所在:自觉的发挥生命内在之善,以酬谢天地化育之恩情,人能弘道,善及万物。


普雷姆·申克·什里瓦斯塔瓦教授


印度与亚洲研究硕士、新那烂陀大寺访问学者、西藏学博士普雷姆·申克·什里瓦斯塔瓦表示,那烂陀传统的教育目标是通往幸福生活,那是基于科学基础上的灵性哲学,这里没有对灵魂或神的盲目信仰,不把神作为救世主,人类自己为他自己的快乐与痛苦负责。

“为什么中国文化能屹立世界三千年而不衰?为什么中国被人称为没有宗教的国家?为什么佛教之后外来宗教在中国难以坐大?”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郁龙余教授经研究表明,在众多原因中,中国人的宗教元立场——“重理不重教”,有着特别重要的决定性意义。中国人“重理不重教”的宗教元立场,可以追溯到比诸子时代更早的神话时代。中国的“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大禹治水”“精卫填海”“神农尝百草” “钻木取火”“女娲补天”等神话故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信人不信鬼神。这是中国人的元精神,是中国人“重理不重教”的宗教元立场的精神基础。

“重理不重教”的中国宗教元立场的基本特征,带有全民族、全历史、全方位的性质,不是某些人在某个历史阶段或地域的宗教立场,不是任何宗教势力、政治权力、军事手段所能改变它的力量所在。它不但在历史上发挥过巨大作用,而且在今天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发达及较发达地区和国家信教人口比例较低,而无神论者比例较高


世界各国宗教信仰人数减少


宗教一度曾经完成的历史责任与使命,能否在现在与未来的社会中发挥出同样的功效?潘麟对此持否定的态度,“因为人类经历了一场理性启蒙运动——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运动其实就是理性复兴运动。我们的现代文化就是理性文化。”

现在人们信仰宗教的热情和信教人数比例越来越下降。即使信教,也远远没有几百年前那么的真诚。这在西方开始得更早,西方在几百年前就开始用行动来去除这个宗教,越来越淡化宗教、远离宗教,要么干脆就不信宗教。

诸多媒体的报道,印证了潘麟先生的说法。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报道中引用资料称,据英国《卫报》报道,2016年宣称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英国人占全国人口比例为48.5%,宣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数为43.8%。仅看这些数据,人们也许不会感到惊讶,但比较一下英国宗教力量分布情况,英国宗教版图之巨大变化就一目了然。1983年时,宣称自己为基督徒的英国人高达87%左右。在近33年来,英国基督徒人数削减了一半。与此同时,宣称不信奉任何宗教的人数比例却呈快速增长势头。五年前,不信教人数占英国人口比例仅为25%,现在,该比例却“突飞猛进”至48.5%。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显示,德国“教堂正在失去越来越多的教徒”;《基督时报》一篇报道表明,四十年前,美国白人基督徒比例高达81%,如今这一比例却大幅下滑至43%;《中国网》的一篇报道的标题就是《调查称英国基督教徒正在减少 近半数人无宗教信仰》;《新华网》曾披露,波兰年轻人信仰宗教人数逐年减少。而美国“皮尤中心”的一份调查报告,更表达出宗教信仰的一种趋势——全球各大宗教年轻信徒占比都在减少。遍览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年轻群体的“宗教情怀”比年长群体更为浓厚的国家地区,简直是凤毛麟角。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中国民族报》的报道表明,发达及较发达地区和国家信教人口比例较低,而无神论者比例较高;欠发达地区和国家信教人口比例较高,而无神论者比例较低。





用信念取代信仰——儒家千百年的生命实践


失却了宗教信仰,生命将归依何处?当今时代在全球化的挑战下,人类个体的情感、伦理、价值、生存意义等该如何安置?生命觉醒之信念体系又该如何科学、理性、系统地建立起来?

有的人对中华国学缺乏自信,其原因是认为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对此,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吴光很不以为然,他说,中国人是没有宗教式的非理性信仰,但是建立了在敬畏意识上的理性信念,试看中国历史上涌现了多少像苏武、岳飞、文天祥一样成仁取义的志士仁人。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儒家的敬畏意识表现在对天命即自然规律或当然之理的敬畏;表现在对道德的敬畏;表现在对历史的敬畏;表现在对民心的敬畏。在对人文的理想,对天命、道德、历史、民心的矢志不渝的崇信与敬畏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以信念代替宗教信仰,以理性代替情感上的、原始的冲动,以生命解脱代替宗教解脱,以生命觉醒代替宗教式觉醒。”潘麟认为,儒家不谈信仰,儒家只谈信念。二千五百多年来,儒家为我们做了一个坚定的实践已充分地证明,用信念代替信仰,用信念来支撑人类社会新的动力,是儒家为人类开辟的一个新的希望和通道。

大成至圣孔子,终其一生不愿与世妥协,“与时相应”。而是坚持“与理相应”,持守“子不语怪、力、乱、神”,将其教导和学说自觉地建基于理性与人文之上,从而提前跨入第二轴心时代,提前跨入后宗教时代。



第三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可以得出的启示是,我们迎接第二轴心时代的到来,无论是个人还是全体人类,几乎所有人都将生命的觉醒——即将追求成为圣贤当作人生的起点,故将如同小孩断奶一般地彻底告别宗教之类的精神玩具,一任纯理性良知之高度觉醒与彰显,生理(身体)与意识(德性)皆统一于高度成熟的意识世界中而呈现其各自之终极真相,从而获得高度的自在、自由、自足、自然、自发、自觉和自律。其时,人类将在真正意义上由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获得身心两方面的彻底觉醒与真正解放。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生命与国学”头条号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