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哥王阳明—舌战腐儒

桃花仙人2018 2018-09-13 08:22:03


54 舌战腐儒(1)

对于刘养正和李士实的造访,王阳明早已恭侯多时。

废话永远是人际关系的第一句,酒宴上,刘养正先是对王阳明平乱的功绩赞不绝口,又对他讲学之事大加称颂。阳明一边听他扯淡,一边耐着性子等他转入正题。

酒壮怂人胆,刘养正几杯酒下肚,话锋一转,道:“宁王尊师重道,有商汤、周武的气度。先生以恢复圣学真谛为己任,我王十分钦佩,是以命我前来,一则为表敬意,二则是想投入先生门下,以求正学。”

事实上刘养正这么说也没错,朱宸濠是一个文学造诣很高的藩王,一度跟唐伯虎打得火热,要不是他非得造反吓跑了后者,搞不好还能传为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王阳明很清楚,再纯粹的东西沾上政治也会变味儿,因此开玩笑道:“宁王舍得去掉王爵,来赣州做我的学生?”

刘养正见他不为所动,只打太极,叹了口气道:“宁王去不去爵倒在其次,只是皇上总爱出巡,国事也不打理,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王阳明一愣:这么快就摊牌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直没说话的老愤青李士实抛出了更劲爆的言论:“世上难道就没有汤武(商汤、周武王)吗?”潜台词是应该有人起来革命才对。

王阳明平静道:“汤武再世也需要有伊吕(伊尹、姜子牙)来辅佐。”(很显然不是你俩)。

李士实:“有汤武就有伊吕!”(很显然就是我俩)。

王阳明依然平静:“有伊吕还怕没有伯夷叔齐吗?”(即使你们有帮手,国家还有许多我这样的忠臣来维护)。

刘养正见王阳明态度坚决,拉拢没戏,准备告辞。就在这时,王阳明做了一个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让弟子冀元亨随行,去南昌为宁王讲学。

后悔归后悔,但就当时的情形而言,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决定了。

原因很简单,虽然朱宸濠备战已久,但造反毕竟不是造谣,稍有差池就将万劫不复。所以,当他知道了王阳明拒不合作的情况后,完全有可能因为各种顾虑而放弃谋反。一旦朱宸濠不反了,那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宁王,虽说明朝藩王无权无势,但毕竟是皇族成员,收拾区区一个南赣巡抚还是绰绰有余的。因此,王阳明说话不说死,日后好相见——作为封疆大吏我不便擅离职守去给你讲课,但我给你面子,让我的学生代我去,这还是可以的。

另一种可能则更糟一些,朱宸濠得知情况后,决定孤注一掷,仍然要反,那么冀元亨此行便可摸清宁府的情况,以便王阳明早做准备。

冀元亨和徐爱一样,对王阳明忠心不二,当年参加乡试时,考官以“格物致知”作为策论题目,冀元亨完全无视朱熹那一套,只按王阳明的观点来回答,搁到今天搞不好网上又多一篇“高考零分作文”。谁知冀同学人品大爆发,考官也能不拘一格降人材,愣是让他给录取了。

冀元亨随刘养正二人一入南昌,发现局势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来历不明的人在街头成群结队地出现,拿着刀剑招摇过市,地方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也不敢管。

朱宸濠对冀元亨倒是礼遇有加,好吃好喝招待着,引为上宾。冀元亨大大咧咧,该吃吃该喝喝,四处玩乐,每天都拿一堆打着“宁府造反集团有限公司”名号的发票找朱宸濠报销,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

朱宸濠被雷到了,立刻找到刘养正,问他干嘛找了个二皮脸来白吃白喝。

54 舌战腐儒(2)

刘养正提醒朱宸濠,王阳明绝顶聪明,不可能收个脑残当徒弟,不如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作为一名文艺青年,朱宸濠喜欢的是诗词曲赋,对宋明理学了解很少,他翻箱倒柜找出一本张载的《西铭》,假模假样地拿去找冀元亨讲解。

冀元亨认为朱宸濠之所以一天到晚想造反,是因为没有被教育好,思想出了问题,于是借题发挥,把张载的原意扔到一边,反复陈说“君臣大义”,听得朱宸濠很郁闷。

朱宸濠想发表一下意见,刚一开口便被冀元亨打断。他话锋一转,又开始讲“时”与“势”的关系,暗示朱宸濠最好认清时势,别做傻事。

朱宸濠听冀元亨纵横捭阖了一整天,得出一个结论——整个儿一高智商左愤。

从冀左愤的表现来看,拉拢王阳明基本是不可能的了,但朱宸濠心里清楚,得罪王阳明后果会很严重,所以他也没怎么难为冀元亨,只是让他赶紧收拾东西走人,打哪来回哪去,别留在这添乱。

冀元亨回到赣州,向王阳明详细汇报了南昌的情形。王阳明料定朱宸濠必反,却未采取任何行动,因为,有一个更重要的人正在家乡等着他。

祖母岑氏。

一百岁的岑氏沉疴日久,已处弥留之际,只望死前能再见自己的宝贝孙子一面。

亲情为大,再说王阳明也不是墨子,非得摩顶放踵以利天下。保身才能建功,齐家方可治国,这一回,谁也拦不住他。

乞休书一上,两个人很高兴,一个人不高兴。

内阁首辅杨廷和、吏部尚书陆完很高兴,兵部尚书王琼很不高兴。

我说过,杨廷和不喜欢王阳明,也不喜欢王琼,尤其不喜欢王阳明+王琼的组合;至于陆尚书,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凡是顾客讨厌的,就要尽力帮之除去。因此,这两人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让他滚蛋。

但是王阳明身上有“提督军务”这个职务,所以能否批准他退休还要看兵部的意思。

关键时刻,王琼把具体负责此事的兵部武选司郎中(国防部人力司司长)应典叫到跟前,说:我把王阳明放到南赣,给他兵符令旗、便宜行事的权力,并不只是为了应付几个山贼。一旦江西有变,还得仰仗他靖乱。

应典立刻会意,提醒王琼说,福建的驻军有人煽动士兵哗变。

王琼便以此为由,驳回吏部的意见,以兵部的名义上了一道奏本,让王阳明去福建处置兵变事宜。这样一来,他的职权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还能调动福建的军队,一举两得。

问题是这样的奏本,杨廷和与陆完怎么可能同意?

事实是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朱厚照同意了。

一直以来,王琼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主要战友有三个:杨一清、梁储和张永。

杨一清虽然退休在家,但毕竟是三朝*,正德元年就当过三边总督,又曾平定安化王之乱,计诛刘瑾,如此履历和人望,跟杨廷和打个平手绰绰有余。

梁储稍微差点,资格也不是一般的老,正德元年就当过吏部尚书,入阁后地位仅次于杨廷和。

而张永是刘瑾伏诛后朱厚照身边最受宠信的几人之一。

有这几个大佬支撑,杨廷和这局败下阵来也是意料中事。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