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说酒事丨你可知贺知章和谁一块金龟换酒?

天宝元年(742),江南会稽郡的剡溪带,有两个人正在尽兴遨游,或攀登青山或泛舟碧波,其中一人身穿道袍,他的名字叫吴筠,是位信奉道家学说的隐士,颇有点仙风道骨,另一位就是著名的大诗人李白,对道家学说和道教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两位好友正在赋诗饮酒、谈经论道,忽然,一位道童急急忙赶来,报告一个特大当今天子、玄宗皇帝召见吴筠先生。吴筠走了,李白为朋友的幸遇感到高兴,联想到自己,不免有一丝惆怅。

谁知没过多久,一名官员前来童读,玄宗召见李白!李白概时感到自已平步青云,一飞冲天,匡济天下的机会终降临了,他在诗里写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嵩人!”人到中年的李白,居然天真得像孩子一样,手舞足地奔向首都长安,原来,这是板力举荐的结果。

吴筠颇通道家修身养性、延年益寿之术,玄亲将他请去,就是为了讨教长生之道,对吴筠的推荐自然十分重视,为了长生不死,什么都好商量。

李白到了长安,免不了与吴筠相见,深表谢意,他就住在名叫紫极宫的道观里。一日,极宫里来了一位费客,那就是书监贺知章。贺知章不仅是一位高官还是一名诗人、酒徒兼道教信奉者,两人自然一见如故。李白向贺知章出示了自己的作品,当贺知章读到《蜀道难》时,更是费不绝口地说:“这样的诗歌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啊!”然后,他将李白看了又看,望着李白一派道家风范、神采飞扬的模样,大声地说:你可不是天上的嫡仙人么,你是太白星下凡呀!”"从此,“李谪仙”、“诗仙”的称号不胫而走。

当贺知章知道李白不仅是诗仙,还是个酒仙时,更是激动万分,因为两人绝对志同道合,都是酒囊饭袋。贺知章连忙拉李白上酒,非要来个一醉方体。他俩酒逢知已,喝得杯盘狼藉。很快,到了“买单”的时候,一摸腰包,两位号大哈都没带钱,这可如何是好。情急之下,贺知章突然大叫:“有了,有了!”顺手掏出腰间佩饰的金龟,招呼店小二,将金龟卖了付酒账,然后两人醉眼惺忪地扬长而去。

这件事其实非同小可。唐朝官员按品级颁赐鱼袋,鱼袋上用金属做的龟作为饰品,五品官用铜龟,四品用银龟,三品以上用金龟。贺知章担任的秘书监官居三品,自然佩金龟。这个金龟是皇帝所赐的,随便拿来换酒喝,追究起来,属于违法行为,在历史上是有案可查的。晋朝有个叫阮孚的官员,位居黄门待郎、散骑常侍,佩饰金貂。阮孚就是“竹林七贤”之一、大酒鬼阮成的次子,阮成与姑妈家一个鲜卑族丫头谈恋爱,“胡遂生胡儿”,取名叫阮孚,就是因为孚、胡同音。大概因为遗传的缘故,阮平也十分贪杯,一次,也可能是没带现款,付不出酒钱,便把皇帝所赐的金貂拿出来换酒,结果被监察部门弹効,幸亏皇帝饶恕了他总算没有治罪。

澄怀九姑娘观点:贺知章为什么也没有被追究,史书上没有明确的记载,想来唐王朝对官员的监察颇有漏洞;也可能事情牵扯到李白,唐玄宗正在用人之际、睁一眼闭一眼的,也就蒙混过关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贺知章还是很讲哥们义气的,冒着风险替一面之交的朋友买酒单,此情此举,足以感动天下酒鬼、百世酒徒。于是。金龟换酒就成了酒史中的一桩趣事、一段佳话。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澄怀本味
2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