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说酒事丨刘伶病酒到底是怎么样的故事?

如果说:“竹林七贤”都是大酒鬼,那么刘伶就是其中的超级大酒鬼。

刘伶字伯伦,“身长六尺,容貌甚陋”,身材长相都很差劲,而且“沉默少言,不妄交游”。但是与嵇康、阮籍却一见如故,“欣然神解,携手入林”,一块儿钻进竹林喝酒、谈玄,扯淡、聊天去了。

刘伶曾任西晋的建威将军,但他志不在仕途,而是“唯酒是务,焉知其余”,连出游时也念念不忘喝酒。刘伶出游用的是“鹿车”,也就是用鹿驾驶的车,这已经够绝的了,他还特地在车上装载大量的酒,一路走,一路喝,痛快淋漓。更绝的是,车上还备了一把铁钛,有人问,这铁锹干吗用?刘伶得意地说:“我酒喝多了说不定会醉死,我吩咐卜人,在哪里醉死,就在哪里挖土埋葬。”喝酒喝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最高境界了,连死都不怕,还怕喝酒吗?

酒鬼往往出洋相,刘伶的洋相,比一般的酒鬼更多、更绝、更噱。他每次喝酒总是喝得酩酊大醉,喝醉以后,更是不拘礼节,放浪形骸,居然在屋子里脱光衣服,赤身棵体,习以为常。客人们见了大为不悦,众口一词,纷纷责。刘伶却振振有辞地答道“谁说我没有穿衣服?谁说我赤身裸体?我把天地当作大房子,把屋子当作贴身穿的衣裤,你们为什么钻进我的裤档里呢?”于是,“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就成了常用的典故,表现文人的旷达、风雅。所以,发酒疯,要玩绝的;说胡话,要捡大的。如此一来,否极泰来,瘋酒便变成风度,胡话变成雅话。

《世说新语・任诞》还记载了刘伶另一个醉酒故事:

刘伶病酒渴甚,从妇求酒,妇捐酒毁器,涕泣谏曰:“君饮太过,非摄生之道,必宣断之。”伶曰:“甚善,我不能自禁,唯当祝鬼神,自誓断之耳,便可具酒肉。”妇曰:“故闻名供酒肉于神前,请伶视誓,伶跪而祝曰:“天生刘伶”,以酒为名(名和“命”通用)一饮一斛,五斗解醒、妇人之言,慎不可听。”便孔酒进肉,隗然已醉矣。

刘伶是个活宝,先是把老婆逼急了,老婆被采取草命行动,把刘伶喝酒的家当统统砸个稀巴烂。刘伶却山人自有妙计,以发誓戒酒为幌子,让太太乖乖地把酒肉送上嘴来。以戒酒之名,行骗酒之实,真是不可救药。不过,这个招数也只能用一次,缺了试信,就下不为例了。好在刘伶聪明,点子特别多,太太又好说话,所以刘伶也就与酒相伴终生了。

以上几个故事都发生在家里,在家里,刘伶是老大,绝对权威,绝对得胜。到了外面,情况就复杂了。一天,刘伶外出喝酒,和一个酒鬼发生口角,相互争吵起来。那酒鬼大概文化程度低了几个档次,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基本原则,撸起袖子,对着刘伶一挙头打过去。刘伶是谈玄论道的高手却不是拳击的选手,当然不是那酒鬼的对手,但他还是有一手的,只见他不慌不忙,散开前襟,说:“别忙,您,我这两排鸡肋,哪配接受您高贵的拳头?”那酒鬼真被刘伶逗乐了,收回自己高贵的拳头,和刘伶对饮起来。

看来,刘伶也是个“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整”,龙门敢跳,狗洞也会钻的人,一看苗头不对,“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装孙子;只要有酒喝,当回孙子也无所谓。

澄怀九姑娘小结:在竹林七贤中,真正能喝酒的,不是阮籍,也不是阮咸,而是刘伶。刘伶这个人,没有任何别的本事,就是喝酒。他的一生,与政治无缘,与诗词不沾,是中国历史上唯一靠酒留名的人。甚至他的遗文只有一篇,谈的就是酒。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澄怀本味
2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