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徽韵清风,山水永恒 ——西递宏村游记


旅行的意义不是向外观察,

而是向内反省。




徽韵清风,山水永恒

——西递宏村游记

 

    暑假里,早有打算带着孩子出去采风,7月里忙忙碌碌的琐事,不得空闲。一直到了8月6号,和孩子驾车南行。原计划是往嘉兴木心博物馆,到杭州时,友人告知当日是星期一,闭馆。

    这时,孩子见我正用着“徽风皖韵”的紫砂壶在品茗,说道:“那我们就去徽州西递宏村吧”。

    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徽州是徽文化和徽商的发祥地,作为漂泊在外的徽人,对故里也是崇敬之情。何况,徽文化,作为一种独特 的“文化单元”,在中国的历史上,熠熠生辉。

    一路上,孩子不停的用着手机拍个不停,蓝天、白云、青山、溪水、沿着山路,带着热浪,穿过隧道,我们抵达了宏村。

宏村,在安徽黟县的北面,它和西递相距20公里,西递和宏村均是世界文化遗产,是具有千年的古村落,宏村为徽州第一大姓汪氏子孙聚族而居的地方。据考证,它始建于南宋,已有800余年的历史。

   中国的文化历史,也是一部迁移史。生存和安定是永恒的主题,氏族首领的远见,也将是整个家族的未来。汪仁雅就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氏族首领,他看中了雷岗山下(今宏村),那里面山临水,森林茂盛,于是留下遗言,希冀子孙日后 迁往雷岗之阳建村居住,“后必福禄永绵”,南宋绍兴元年四月,汪氏66世祖汪彦济秉尊祖训,“捧祖像、怀家乘、率妻孥、偕老幼”,举家迁往雷岗山,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终于建起了13座楼房,史称“十三楼”。汪姓人家,“枕高岗、面流水、一望无际”,他们给这处地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弘村,取“扩大、光大”,思弘祖业之意。到了清乾隆年间,因与弘历皇帝重名之忌讳,改为宏村,沿用至今。

    宏村现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140余幢,它以秀美的南湖风光,奇特的牛型村落,恢宏的民间故宫,征服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2000年底与西递村同时金榜题名,荣登世界文化遗产宝座,同样也被称为中国画里乡村。


    西递村同样也是一处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胡姓子孙聚族而居的古村落。西递村四面环山,两条溪流从村北、村东经过村落在村南会源桥汇聚。东西长约700米,南北宽约300米,构成东西为主,向南北延伸的村落街巷系统,整个村落状若船型。古代此处设有传邮之驿,遂称西递。

   西递村的开村立业之祖胡士良独具慧眼,他于北宋皇佑元年从婺源前往金陵,路过西递,见此处山色如黛,峰峦环抱,势如虎步前蹲,奇若犀牛望月,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经过胡氏子孙近千年的开发,西递村成为黟县境内较大的村落,最鼎盛的清乾嘉时期,宅院多达600多座,99条巷子,34座祠堂,13座牌坊,近万人口,号称“三千烟灶九千丁”。

   时至今日,西递村仍保存明、清古民居124幢,祠堂3幢,均以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称为桃花源里人家。

在这徽韵清风里,在这黛如色,山水清音的皖南民居大观圆里,不禁沉思,西递和宏村,充分展示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和中国古人在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统一方面的追求,形成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氛围,又似人类无意间遗落的一幅迷人的长卷。

    我又想,又是什么样的“秘密武器”能形成这样气势恢宏的历史文化长廊?

     我们沿着西递的九十九条深巷,犹如在青石板的轨迹和溪流中去聆听历史的诉说。

一是,明清之时,徽州商人称雄中国商界,黟县商人作为徽商中的一支劲旅,他们纷纷走出大山,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带着丰富的财富,又回到大山里来,他们用经商赚来的钱财,在家乡建造起豪华住宅,自身享受并光宗耀祖。

二是,在封建社会政治动荡,战乱频繁,黟县交通闭塞,是一块可以安身立命,繁衍生意的世外桃源。

三是,黟县自古就是蛮荒之地,查阅保存的各大家族《宗谱》,可以发现大部分大宗族均是历史某一时期迁入的,他们需要一种自我保护,需要抵御先期迁入宗族的侵扰,所以,还必须依靠宗族的力量,宗法观念成为宗族的凝聚力。

四是,迁入黟县的各大宗族,均是选择在背山、面水的地方,作为聚居之地。这也就是所谓的“依山造屋,傍水结村”。

五是,古时,按照风水黟县的民房建筑大门不朝南,一般都是朝着东、西、北三个方向,古民居的外形,全部是粉墙青瓦,有园林、庭院和题额。这种灰白色的基调,在绿水青山的掩映下,产生出一种祥和宁静的效果。小庭院内铺设青石板,或用不同颜色的鹅卵石铺成美丽的图案,有的设有假山、鱼池、花台,摆上盆景,栽上名贵花木,一年四季,花开花落,赏心悦目。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不仅讲究建筑的外形,还刻意追求屋内的装饰美,砖雕、石雕、木雕就极大的丰富了中国民居建筑的内容。

六是,民居建筑的对称,设有天井,马头墙。黟县民居建筑大都采用对称的布局,建有前厅,后厅,书房、绣房、厨房,体现出“男女有别,长幼有序”的特色。古黟县,建造这些豪宅大都是经商的商人,商人以积聚为本,怕财源外流,造就“天井”,俗称“肥水不流外人田”,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四水归堂”。马头墙又称封火墙,这种高大上的封火墙是在发生火灾时,起着隔断火源,防止火势蔓延的作用。设计师采用抽象的手法,增添了艺术美感。

七是,厅堂的陈设,中堂与楹联,东瓶西镜。进入正厅,正中照壁上挂的是中堂,一般是山水、花鸟、或者是象征吉祥如意的福、禄、寿,逢传统祭祀之日,改成垂挂祖宗遗容,祭祀结束换上画轴。画轴两边垂挂红底金字或蓝底金字,出自名家书法的木质漆联。这些厅堂的楹联和格言,体现了主人在特定历史环境中的追求、向往,对人生深刻的体味和对自己及子孙后代的劝诫。

正厅的画轴下,设有条案,条案前摆有八仙桌、八仙椅,条案 的正中位置摆有自鸣钟,钟的两侧为瓷器帽筒,帽筒左边摆有古瓷瓶,右边摆着精致的木雕底座镜子,古时称左为东,右为西,所以这种左瓶右镜的陈设,又叫“东瓶西镜”,这是很有内涵的摆设,取瓶镜的谐音“平静”,体现当时主人对生活环境的一种希望。

八是,徽州 的人。

徽州女人——“三从四德”的标本,她们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含辛茹苦,在小小年纪,就已担当起繁重的家务。徽州地狭人稠,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为求生存,只有脱离乡土,寄命于商。据考证,徽州人的规矩是:在外经商的人,大都娶本乡邻的姑娘为妻。学徒期满,二十岁左右,店主给三个月假,回乡完婚,蜜月期满,劳燕分飞,夫妻天各一方,妻子不但要承担起全部的家务劳动,还要忍受着公婆的白眼,独守空房,压抑着青春少妇人性萌动。徽商在外做生意,往往数年不归,按每三年回家探亲柜个月计算,加起来夫妻一生同居时间也不过三年半广景,所以徽州的土话叫“一世夫妻三年半”

徽州男人——“忠孝节义‘’的志士,在封建礼教的统治下,徽州男人们崇尚 的是忠勋、孝友、节烈、尚义。在能受苦方为志士,肯吃亏不是痴人的氛围中,他们一辈子都活得很累,过得很苦。他们确信“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男孩自子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毫无童趣可言,他们早早就被送进私塾学馆启蒙读书,每日面对的是老师威严的目光和铁尺无情的滋味,十年寒窗,至今人们在徽州的老房子里还可以看到书房木窗上的雕花冰纹图案。当然徽州也走出来很多大人物。

徽州的男人到了青年时代,他们的婚姻生活也是非常不幸的,爱情对他们而言,是两个十分迷茫的字眼,父母的选择是不可违抗的。另外,徽州是程朱理学的故乡,“忠孝”人、二字也被推向了极限以至大忠大孝变成了愚忠愚孝。

徽州商人——“亦贾亦儒”的朝奉,无徽不成镇,也是明清时期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徽人外出经商,足迹遍布天下,江浙一带,因地缘关系徽商尤多,巨商更是几乎都为徽人,徽商经营最成功的行业就是当铺和官盐。

徽商的乐善好施以及诚实守信,把商业做到了全国,有的成为了红顶商人。随着晚清徽州的政治家们一个个从官场失踪,“富甲天下”的徽商如大海退潮,突然也从历史舞台上销声匿迹了。

 

、、、、、、

 

    在西递的最高处,驻足俯视远处乡村,在群山怀抱中还是显得那样的安详和宁静,仿佛不曾被人打扰,他们也曾不想被外人道也。

    旅行的意义不是向外观察,而是向内反省。我知道,每个人对故土都是极致的热爱和无比的虔诚。辛勤的劳动创造了纷呈多彩的生活,引领我们不断追求,勇于精进。文化只是丰富生活的手段,但它记载着经久优秀的人文。它在昭示:劳动才是真正的美轮美奂!

 

                                                                                简一/文

                                                                           2018年8月7日—11日


xidi  hongcun

hongcun   xidi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化符号壶
21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