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不种年年有,烦恼无根日日生

原创: 儒风君 儒风大家 今天



授权图片 | 赵赵  摄


人的烦恼仿佛是无穷无尽的,迎来送往,每天都有新的困扰。烦恼的生命力比路边的野花野草还要旺盛。纠缠不清的烦恼,像一张网,把人套进去,出不得。


之所以烦恼,是因为心不定,没有一个根本。

每天应对各种大大小小的事,自己的心总是随着外事外物在匆匆游走。纠结事应怎样做,而忘了叩问自己的本心。

战国时代,孟子曾周游列国,游说诸侯,与多国国君有来往。当时国君对有才的士人多有资助,孟子也不例外。他的弟子陈臻曾经就曾经就这个问题问过孟子。

他问:在齐国时,齐王送给您一百镒好金,您不接受。到宋国时,宋国国君送您七十镒,您却接受了;在薛地,薛君送给您五十镒,您也接受了。如果以前的不接受是对的,那后来的接受就是错的;如果后来的接受是对的,那以前的不接受就是错了。您总有一次做错了吧。

孟子回答道:都是对的。在宋国的时候,我准备远行,对远行的人理应送些盘缠。所以宋王送的盘缠我可以接受。在薛地的时候,我听说路上有危险,需要做些防备。薛君送我一些买兵器的钱,我也可以接受。在齐国时,则没有任何理由。没有理由却要送给我一些钱,这是用钱来收买我。君子怎么可以用钱收买?

陈臻的目光聚焦在“受”与“不受”上,认为两者只有一个是对的,另一种做法就是错的。我们很多时候其实也是纠结在外在行为上,总想“该怎么做”,而往往忽视了如此做之“理”。

王阳明说:此心不动,随机而动。

圣人之心如明镜,只是一个明,则随感而应,无物不照。未有已往之形尚在,未照之形先具者。

圣人的心像干净明亮的镜子一样,不管面对何事何物都能如实照见,等他们过去了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外事外物如来去不定的浮云,我们的目光总是容易集中在这些浮云上。

不能立足于本心,而聚焦于外物,就会被各种猝不及防的烦心事扰得焦躁不安。

遇事时,不妨把目光向“内”转。纵然烦恼日日生,只要内心坚定,遇到烦恼之事时,都能应付自如而不为其所累。


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想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东西放不下。

世上好的东西太多了,放眼望去,满目琳琅。人心有本能的追求欲望,想将更多的好东西据为己有。

孟子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在鱼和熊掌中,我们只能选一样,但是很多人都想同时得到两者。费尽心思去追求两样,到头来可能是一场空。

本来日子过得很舒坦,但是争强好胜之心激起了满腹牢骚。看着别人有、自己却没有的东西,不自觉地眼红心热,不掂量自己的实际情况就定要去分个高下。

不断地向上追求自然是积极的,为了自己心中笃定的理想去奋斗,即使失败了,也无怨无悔。

但是在追求中,切勿贪多务得。想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自己狂热追求的东西究竟有没有意义?

汲汲追求一些华而不实之物,本就是庸人自扰。在求而不得时,又只会徒增烦恼。

古希腊哲学家艾皮科蒂塔曾说过:一个人生活中的快乐,应该来自尽可能减少对于外来事物的依赖。

在追求一些外物时,其实是舍弃了很多内心的快乐,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人生风景。

梁晓声先生曾说:一种人生的真相是——无论世界上的行业丰富到何种程度,机遇又多到何种程度,我们每一个人比较能做好的事情,永远也就那么几种而已。有时,仅仅一种而已。真正能紧握在手中的并不多,专注当下可能比贪多务得更有意义。

其实只要放下一些执念,烦恼自会烟消云散。

转载儒风大家的作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