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墨客的三大经典“拆字”趣闻

中华文字多奇趣,古今多少文人墨客玩味其中,引以为乐。

 

如有一种文字游戏叫拆字,被广泛用于作诗、填词、撰联,或用于隐语、制谜、酒令等。

 

正史中对“拆字”这种游戏有记载,如后汉书载:“献帝初,童谣云:‘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这条隐语中,“千里草”即董,十日卜即卓,暗示董卓专权事。历史上曾发生过大量的“拆字”趣闻,与各位文客共赏之。




李白巧对对联


最早称“巴陵城楼”为岳阳楼的人是唐代大诗人李白。


李白一生曾六登岳阳楼,最后一次到岳阳楼,有个路人在岳阳楼的墙壁留下了三个字“一、虫、二”。众人不解其意。及李白来,便向其请教。李白沉思良久道:“这是留下的一副对联。‘一’指水天一色;‘虫、二、’指“風月无边”。人们叹服,并请李白留下墨宝。李白欣然命笔,写下“水天一色,风月无边”八个大字。如今,这副对联刻成雕屏,悬挂在岳阳楼三楼主门。

 



东坡佛印互对为乐


苏东坡与诗人佛印和尚是至交好友。一次,苏东坡去找佛印和尚,看到他正在与三个木匠为庙顶上设计雕刻一个木头的小狗,只见他们四人围在一起,对着木头狗品头论足。灵机一动,想起一个拆字上联来。他上前对佛印说:“我有一上联在此,佛兄可对否?”随即出口吟道:“四口围犬终成器,口多犬少。”


佛印一听,心想这是一个拆字联,四口人围住一只犬,正是一个“器”字,四口对一犬,可不是口多犬少嘛。佛印正皱眉挠头时,忽然看见两个人抬着一根木料走了过来。他眼前一亮,联从口出:“二人抬木迈步来,人短木长。”


苏东坡听罢,连声称妙。原来,“来”的繁体字是“木”字腰窝两个小“人”,木头挺长,人却极短,佛印同样用拆字法对出了下联,可谓天衣无缝。

 




四才子拼文采


明代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周文宾,在平常聚会时,常常吟拆字诗联取乐。


一天,祝、文、周三人应邀到唐府做客,一进门,看到唐伯虎和家丁正在影壁墙前种桂树,便一齐上前打招呼。唐伯虎一见客人来到,丢下手中活计,将他们请到客厅就座。丫鬟上齐茶水酒肴,宾主坐定,祝枝山开口道:“小唐,今天我们四个来作一个游戏,每人一句拆字联,组成一首诗,你意下如何?”唐伯虎一听,揖手答曰:“祝兄所言,正合我意,请祝兄出首句。”




祝枝山说:“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你在种树,就以此为题吧。我出的是:闲种门中木。”唐伯虎听完暗思:门中有木是个“闲”字,从意思到文字技巧都挺好。有意思,有意思,思!对,有了,随即开口答道:“思耕心上田。”


众人一听,不禁拍手叫绝,更被唐伯虎的巧妙构思所折服,小唐确比老祝技高一筹。文徵明也不甘落后,连忙说:“我来第三句,我对的是:秋点禾边火。”


话音一落,众人齐声称妙。祝枝山指着周文宾说:“文宾,该你收尾了。”周文宾忙站起来揖手曰:“各位种的种,耕的耕,点的点,到我这里该生长了。我的尾句是:甜生舌后甘。”




刚一落音,祝枝山击掌称妙,说:“我们四人的拆字联连起来正好是一首诗呀”。随即从头朗诵起来:“闲种门中木,思耕心上田,秋点禾边火,甜生舌后甘。”


大家听后,齐声称赞。唐伯虎说:“我们江南四大才子聚会吟诗,各显其能,有种有收,可谓获益匪浅也。可喜可贺,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喝他个一醉方休!”众人齐声称好。四人开杯畅饮,尽兴而归。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薄荷幽幽之遇见
17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