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爱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墨子说:俱处于室,合同也。(《经说上》)并明确指出:天始生人(《尚同》),今天下无大小国,皆天之邑也。人无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法仪》)也就是说,不同地方的人,实际上是俱处于“天地之间”这个大“室”之中的,这就是墨学中“人类命运共同体”。《墨经》说,治:求得也。《经说》治:吾事治矣,人有治南北。不同地方的人都渴望稳定的秩序,都希望得到充分的发展,都期待富足幸福的生活,各自处理好各自的事务,是天下得“治”的基本标准。天下得治,则必定要面临两个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资源之间的关系。

当今社会,科技的跳跃式发展,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与现实让世界成为了“地球村”。人类在日益狭小的环境里,相互之间的影响越来越明显。那么,人类该有怎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呢?是继续加剧矛盾的冲突与各自利益的争夺,从而走向一种互害的模式,还是走向和谐共处、利害与共的共赢模式呢。这一切将完全取决于人类本身。这是人类的使命和命运。所谓“命运”,不是指被他者对人必然性的规定,而是指我们能够创造和将要实现并达到的目的,人类的命运始终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兼相爱则生生与共,交相非则祸篡怨恨所起。

两千年前的墨子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墨子说:人是其义,而非人之义,故相交非也。内之父子兄弟作怨雠,皆有离散之心,不能相和合。至乎舍余力,不以相劳;隐匿良道,不以相教;腐朽余财,不以相分。天下之乱也,至如禽兽然。(《尚同》)如果每个人都以自我的利益为中心而去反对别人的利益,这就是交相非。由此必然会导致人心离散,人与人相互坑害,天下之乱的状况。所以,墨子提出了“兼以易别”的主张:既以非之,何以易之?子墨子言曰:“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然则兼相爱、交相利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兼爱》)所谓“兼”就是“爱人而利人”;所谓“别”就是“恶人贼人”。人类是一个天然的命运共同体,而能够让人类共同体的利益得到满足的就只有兼爱: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兼爱》)消灭贫穷,追求富足;消灭混乱,追求和谐的秩序,以达到更好的发展,是人类所期望的共同目标。墨子说:今天下之士君子,忠实欲天下之富,而恶其贫;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兼相爱、交相利。此圣王之法,天下之治道也,不可不务为也。(《兼爱》)兼爱,是天下之治的必然条件和真正力量。所以墨学作为“古之道术”,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传统、价值观念的根本传承,同时也是人类奋斗的共同方向,所以只有建立在墨学基础上,才能真正走得稳当,行得久远。

墨家看来,人与人之间并非隔阂、仇恨,而是相互理解,相互接受,相亲相爱,互助互利的关系,也只有如此,每个人的利益才会得到最大的满足。“天下以相爱生”,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来说,只有兼相爱才是把天下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粘合剂,因为“众利所自生”皆由“爱”起。墨子告诉我们:藏于心者,无以竭爱。善无主于心者不留。(《修身》)墨家主张,心要长存善爱,因为我们有爱,才会爱我们的家人,爱同伴,爱那些陌生人。因为心中有爱,我们才会珍惜家人、同伴;因为心中有爱,我们的心才不会空洞;因为心中有爱,我们的亲人朋友甚至陌生人遭遇了不幸,我们的心就会痛。把我们紧紧连接在一起的,不是金钱名利,而是爱。唯有爱把我们连接的更紧密。我们会为了我们爱的人努力。我们期望我们爱的人,能够更好,这就是人情。没有什么比爱,更能打动人心了。面对陌生人,你善意的微笑,换来的也是对方善意的回应,所以我们的能力,是能够用爱把心填满。给予我们力量的,不是其它,而是爱。当你用爱来面对这世界,你会发现,他人也会以爱回报。爱,是一种能力,爱是一种力量。世界上所有的东西会越分越少,唯有爱会越分越多。所以,人类的凝聚力和最终的归宿必然是爱,是兼相爱。

所谓的共同体实际上就是人与人,家与家,国与国的紧密联系。“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一种超越性的爱,不过,这并不是说要舍弃我们自己、家、国,而是说在我们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能够兼顾他人的利益。人类共同体,并非完全的感性的一厢情愿,而是人类理性的认知,是合作和最大效率的选择。《孙子兵法》里记载着一个同舟共济的故事: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九地篇)吴国人与越国人,世代相恶,然而当他们同乘一条船遇到危险时,彼此相互救助就如同人的左右手一样协调。这就说明,人类的合作是超越民族国家的,哪怕人与人之间存在着隔阂仇恨,人类自身的理性也会激发着人类去寻求合作。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如同舟共济,寻求合作也是最佳选择,没有哪个人或国家可以脱离人类共同体,即便脱离,等待他的也是加速灭亡。如果我们必须通过合作来共赢互利,又何不彼此兼爱呢?墨子说爱利不相外,爱必利。所以爱与利的统一,将是我们人类社会必然形成的状态。

人为灾难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大破坏者,这不仅体现在对资源的过度使用,更体现在对资源的掠夺而发动的战争上。如果稍稍翻开历史的话,可能让我们感受到的不是灿烂的文明,而是残酷而野蛮的战争。自从人类有了战争以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为战争的受害者。因为战争,“百姓饥寒冻馁而死者,不可胜数”、“与其涂道之修远,粮食辍绝而不继,百姓死者,不可胜数也。与其居处之不安,食饭之不时,饥饱之不节,百姓之道疾病而死者,不可胜数。丧师多不可胜数,丧师尽不可胜计”。(《非攻》)所以墨子明确的提出了非攻的主张,因为战争,是“攻者不利,所攻者亦不利”的灭亡之道。先秦的墨家,自墨子始,就一直不遗余力的站在人道主义和平立场上,坚决的反对战争侵略。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当走向休戚与共的共赢之道,而不应该走向战争这种灭亡之道。和平稳定的秩序,是保障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的基础。任何人类之间的冲突,都应当有一种更文明的解决方式,而不是必须诉诸于暴力和战争。墨子止楚攻宋的事例为解决人类之间的冲突,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鉴。

墨子说,民生为甚欲,死为甚憎。(《尚贤》)富裕的物质是民生的基础。然而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非乐》)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一直面临着贫穷、饥饿、疾病、战争等等自然的和人为的灾难。如何解决这些人类共同的“敌人”,是人类所必须面对的课题。科技的发展,使得人类社会中物质的生产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并为战胜自然的灾害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然而,科技的发展也带来了相应的副作用,比如对自然资源的无尽的掠夺。自然资源,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是“周生之本”。没有了自然资源,人类必然会走向毁灭。如何有效的保护和使用资源,是人类必需思考的事情。在墨学的思想中,墨子提出了“节用”的主张。节用,就是适度的使用。只有适度使用自然资源,才能保障人类文明的延续。如果当代人仍然继续无限度的撷取自然资源,毫无节制的奢侈浪费,必然会受到自然的报复。生态环境的破坏,导致极端天气的频繁出现,大自然已经向人类敲响了警钟。同时无节制的消耗资源,也是对后世子孙的不负责任。有些观点认为,科技的发展必定能解决人类生存所需资源的问题。诚然如此,但是这也不是我们可以任意挥霍资源的理由,况且科技的发展,目前来说并没有创造资源,只不过是加大了对新资源的利用。我们应当知道,地球上的资源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而是有一定限度的,积极的创造与节用是并行不悖的。随着人类不断的发展,地球上的资源也正在逐渐减少,虽然当下还未到“捉襟见肘”的局促地步,但是如果不加以节制,在不远的将来,这将会成为一种事实。而在墨子看来,节用与兼爱也是一体的。墨子主张“爱三世”“爱众世”,爱后世子孙最好的方式,就是从现在开始节约资源,为后世留下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周生之本”。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包括现在的我们,更应当包括后世子孙;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局限于当今,也必然包含未来。所以,面对人类共同体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墨子的节用思想,就仍然具有着明显的现实性与超越性以及指导性的多重意义。所以古人对墨子节用思想的评价极高——强本节用,不可废也。(《司马谈 ,论六家要旨》)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离不开每个人和每个国家的努力,这既是各自发展的必要责任,也是共同发展的必然义务与担当。在地球“越来越小”的今天,在人类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今天,没有任何一个人或国家应当成为孤岛。每个人或者每个国家有着不同的情况,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非要消灭掉这些差异,而是更好的维护不同的差异,使之能够在自由平等基础上更好的发展。世界是多姿多彩的,参差多态才是真正的和谐。墨学有个尚同的主张,很多人对“尚同”的思想存在着一种看法——追求一模一样,反对差别。实际上这样的看法是对墨学思想的误解。墨子说,“同,异而俱于一也”。所谓同就是包含一切差异,所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包含着各自的不同,而非把世界和每个人都搞成一模一样。墨子说,有其异也,为其同也,为其同也异。(《大取》)所以尊重不同地区,尊重不同国家,尊重不同民族的风土人情,保持各自的特色,并使之能够得到完全的发展,这就是“尚同”。

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能够成为可能呢?墨子说,今人固与禽兽、麋鹿、蜚鸟、贞虫异者也。今之禽兽、麋鹿、蜚鸟、贞虫,因其羽毛以为衣裘。因其蹄蚤以为绔屦。因其水草以为饮食。故唯使雄不耕稼树蓺,雌亦不纺绩织纴,衣食之财固已具矣。今人与此异者也,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非乐》)在墨家看来,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会用劳动创造价值。“劳动是整个人类生活的第一个基本条件……以致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不得不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08页)。我们应当认识到,人类社会的一切文明,都是由劳动创造的,而人类社会一切的文明并非由某个人或某个国家单独创造的,虽然一些精英在人类文明的创造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人类文明的创造应当归功于全人类。

人类的需求多种多样,劳动技能也包罗万象,没有任何一种劳动技能可以满足人类的需要,也没有任何人拥有全部的劳动技能。每个人的天资禀赋不同,所掌握的劳动技能也各有差别。比如说,医生拥有着医术这种技能,音乐家则拥有着演奏的技能,司机则拥有着驾驶的技能,作为厨师则拥有烹饪的技能,而教师则拥有着教育的技能。每个人凭借自己的技能劳动,每一种技能都为人提供一种特定的服务。由此,劳动的分工也产生,同时,劳动的合作也相应的产生。比如说,要想建筑城墙,就需要不同技能的人分工合作。墨子说,譬若筑墙然,能筑者筑,能实壤者实壤,能欣者欣,然后墙成也。(《耕柱》)当今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合作也越来越紧密,很多时候缺少分工中的任何一环,都将使劳动生产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或陷于停滞。即使看似不相干的分工,也存在着间接的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正是各种分工合作造就了人类文明。所以,基于这样一种事实,人类命运共同体将会自发自觉的结合起来,因为分工合作并非“零和博弈”,而是彼此成就的“交相利”,就目前来说,经济一体化,经济全球化实际上就已经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了。

人类文明的发展,取决于内在的文化。古老的智慧与文化传统,是生生不息的,并仍将指导我们的现在乃至更久远的将来。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作为“古之道术”的传承的墨家墨学,其兼爱非攻,爱人节用的价值观,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社会发展的真正智慧。人类社会一直在曲折前进,接近兼爱非攻,爱人节用的道路,人类的文明就越顺利快速的发展;背离兼爱非攻,爱人节用的道路,人类的文明就会遭受极大的损失和伤害。这就是墨学所给予我们的智慧和指引。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欢迎大家来到墨学驿站
下一篇:非墨之谬
返回墨学  驿站
墨学
1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